流瑩歲月

關於部落格
在荒海與寂空的交界微笑面對考驗
  • 513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半生緣】土銀

一年後,你十七歲,他二十六歲。 你們從一開始的互看不順眼到擁有難以言說的默契。他不再用奇怪的綽號招而願意叫一聲你的名。你不再拿他的自然卷和無神的眼大作文章而是輕輕敬他一聲老師。雖然你更願意讓他的名溫潤的音節在你的口舌間滾動,輕輕印下一吻有著年少的青澀和堅持。 兩年後,你十八歲,他二十七歲。 你在蟬聲中步出包容你所有少年輕狂時光的校園,畢業的當天你在同班三年的朋友們面前吻了你的導師,當下把公開的秘密變成了公開的事實。班上的同學們像是發了瘋一般的吹著口哨拍手尖叫,原本比你高現在卻矮你一點點的導師面上紅的能滴出血來,銀白柔軟的頭髮無聲埋進你的肩窩。你笑著擁抱他,毫無理由的相信你能一輩子這麼對他好。 五年後,你二十一歲,他三十歲。 你笑著聽他抱怨過了人生的三十大關好似失去了什麼了不起的權利,你說不要緊,你更喜歡有著成熟魅力的他,即使一直到現在都還戒不掉JUMP和甜食,你無可救藥的喜愛這樣的他。 七年後,你二十三歲,他三十二歲。 你一償所願從警校畢業,因為傑出的能力而步步高升。從那時你發現他不再有著歡快的笑顏,更多時候是強自裝出的笑容。你心想是否因為自己工作太多而忽略了他,旋即又對他承諾自己更努力工作著,有朝一日帶他去旅行,地中海撒哈拉江南水鄉隨他選,沒有責任沒有工作沒有需要煩惱的學生只有你和他。 八年後,你二十四歲,他三十三歲。 賞識你的長官想要將女兒嫁給年輕有為的部下。你的第一反應是拒絕,回到家卻發現你深愛的人已經不見蹤影,屬於他的東西一絲一毫都不留清的乾乾淨淨,連一點氣味都不留下,彷彿從沒這麼一個人存在過。你發了瘋似的亂竄,尋找每一個你們待過的地方,撥了一通又一通你想得到的電話,終究沒有他的蹤影。六個月後你和那位溫婉美麗的女孩結婚,婚宴上你看到他捧著酒杯向你賀喜,你二話不說一大杯就灌了下去,和你曾經愛的人你一杯他一杯喝到酩酊大醉。那天晚上你心中只知道一件事就是你恨透了他。 十年後,你二十六歲,他三十五歲。 你將同學會的請柬扔在角落不敢再多看一眼,因為你知道那個讓你狠狠受過傷的男人也會出現。你的妻子善體人意地將請柬和一束的信札放在一起鎖抽屜中,她為你留下一扇可供憑弔的窗口,只是當時的你並不知道。 十四年後,你三十歲,他三十九歲。 你不經意的想起他曾和你不無撒嬌的抱怨過了三十歲的男人身價的貶值。又是心酸又是甜蜜時卻接到很久不見的同班同學的電話。於是你沒想到最後一次見到他是在冷冰冰的殯儀館內。過了十四年容貌更加妍麗的中華女孩見到你就狠狠一拳招呼在你的鼻樑上。你被打在地上卻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只是不可置信的看著不鏽鋼的鐵架,一塊白布隔開生死的鴻溝。於是你知道幾年前的同學會你沒去是多麼大的錯誤。他的遺囑表示所有的東西都歸你只有一個要求就是將他的燒成灰後灑在無論何處的海上,於是你想起了總有一天帶他去旅行的承諾,失去了所有哭泣的力氣。 二十年後,你三十六歲,他三十九歲。 你將他所有的日記書信請妻和同學會的請柬擺在一起,你心知你對不起你的妻因為自己一時的報復情緒而娶了她。即使如此她卻還是一樣的溫柔體貼,和那個迷糊又會撒嬌的人是如此的不同。你的工作已經受到許多人的讚揚,稱你是警察的驕傲,只有你心裡知道你虧欠太多人,尤其是當初為了自己前途而選擇離開的那個人。 三十年後,你四十六歲,他三十九歲。 妻因為心臟的宿疾而過世,臨終前掛念的仍是丈夫在世上過的可好。於是你聽到你自己的聲音對她保證自己會過得好,守靈的夜晚你一滴眼淚都沒流,就和你在他下葬時一樣只是看著。你心知現在你真的是一個人了,你也不知你還有什麼動力支持你活下去。 四十年後,你五十六歲,他三十九歲。 你猛然想起你是真的比他老了,年紀一長似乎特別容易回憶往事。你想起你曾經恨不得和他相廝相守,恨不得一夜白頭和他永不分離。於是你打開了塵封多年的抽屜,取出你一直沒有勇氣閱讀的,他寫給你的信。信上並沒有很多對於自己的辯護,只寫了一句抱歉。還有許許多多美好的事物,諸如冬天的陽光,夏天的風,春天的櫻花,他所帶過的孩子們,還有你與他的相遇相守的時光。於是你將一些落葉收集在一塊兒點上火,從你寫給他的信一封一封開始燒。只是燒到一半就被自己很久沒有出現的淚水澆熄。你想著他真是卑鄙,連一點能恨他的空間都不讓你留下。 五十年後,你六十六歲,他三十九歲。 你去妻的墳前祭拜,看到一家四口穆肅的站在一座新碑的面前。他們走後你好奇的探頭,背上寫著恩師XXX之墓。你想起很久以前那段幾乎認為自己可以呼風喚雨的歲月,想起你認定自己可以一輩子給他幸福。想起後來的種種波折,終究你無法和他一起白頭。你早已忘記他過世後你驚鴻的一瞥,卻總是記得櫻花樹下他溫柔的微笑。 六十年後,你七十六歲,他三十九歲。 你已步入風燭殘年,這些日子來接到同學的訃聞也不是一則兩則。於是你在想什麼時候會輪到你。膝下並沒有子息,財產也已安排妥當,你心知你隨時都可以死去,只是不知能否還能見到他。 六十二年後,你七十八歲,他三十九歲。 今天剛好是你的生日,過了今天你的歲數整整是他的兩倍。你想起好久以前他總是買回來很甜的巧克力蛋糕幫你過生日,於是你決定出去走一走,順路的話順便買一小塊蛋糕回來。走出大門你看見亮晃晃的陽光,突然胸口一陣絞痛倒了下去。逐漸朦朧的眼中依稀看見有人圍過來,很遠很遠的地方似乎有人高喊些什麼你沒聽清。逐漸放大的瞳孔中你看見你的人生有如影片快轉般快速流動,最後定格在你與他相遇的,黑白的,影像。 那一天,兩人櫻花樹下初相見,一個懵懂,一個年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