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瑩歲月

關於部落格
在荒海與寂空的交界微笑面對考驗
  • 512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同人【柔言】加米

馬修伸手解開糾纏成一團的風鈴,讓銀亮金屬片隨著夏季的微風清脆作響。窗外一望無垠的天空清澈無雲,只有遠方的山脈綿延不絕,白雪皚皚覆蓋著稜線。他昨天帶來的花束已經插在茶几上的玻璃瓶裡,隨著風鈴作響就有幽香飄散。澆了滿滿楓糖的鬆餅已經在餐桌上疊得像一座小山,但他的兄弟仍窩在床上爬著他的枕頭山,身軀安然蜷縮在柔軟的被褥之下,打定主意就算天崩地裂也不會起床。
馬修嘆一口氣揉了揉眉心,輕手輕腳推開臥室的房門。毫不意外看見阿爾弗雷德將自己縮成一團,就連那條原本屬於他的被子也加入了建造「人球」的行列。他慢慢走近,伸手推了推安然坐落床中央的龐然大物。
「阿爾,起床了。」
沒有反應。
「阿爾,鬆餅已經好了,照你的要求放了滿滿的楓糖。」
沒有反應。
「阿爾,你再不起床我就把你的電動玩具全拿去回收,而且一個星期只能吃生菜沙拉當正餐。」
模糊的呻吟從層層棉被下傳出,半顆金色的腦袋冒了出來,阿爾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努力聚焦,一隻手伸向床頭櫃摸索著眼鏡。馬修耐心地等著,腳尖有一下沒一下輕叩著地板。
「早安,馬修。」將眼鏡架上鼻梁,阿爾皺起臉,為突然清晰起來的世界而暈眩。「下次叫我起床時可不可以講些更溫柔的話?」
「溫柔只會讓你得寸進尺而已。」馬修也在床鋪上坐下,伸手撥了撥阿爾本來就像團鳥窩的頭髮,多少讓它變得整齊一些。「你要感謝我這次沒硬把棉被掀起來。」
阿爾發出一聲長長的呻吟,鼓起雙頰看起來像極了拼命把食物往嘴裡塞的天竺鼠。「馬修是魔鬼……這麼殘忍的事情也做得出來……」
「那是因為你的行徑容不得別人溫柔。」忍不住戳了戳阿爾鼓起的雙頰,馬修有點理解為什麼有些人總是愛捏別人的臉──這麼有彈性的觸感可不是隨處可見。「而且今天是你的生日,早點起來才有時間準備慶祝。」
「哪有要壽星自己準備生日宴會的道理!」阿爾一臉哀怨地瞪著馬修,對自己早早就被叫起來這件事仍然餘恨未消。
「所以我才會被你叫來不是嗎?」馬修聳了聳肩。「總之,你再不起床鬆餅就要冷了。」
阿爾睜大了眼睛,先是恍然大悟似地用右拳敲了一下自己的掌心,接著用彷彿初生小狗般的眼神看著他溫柔的兄弟。
該死,馬修心想,每次阿爾只要露出這種眼神他就會有很大的麻煩──等等他的眼睛有這麼大嗎──這次他又想要甚麼了?無論如何都不會是很正常的要求──嗚啊啊啊不要用那種眼神看我!
「馬修……」
聽見自己的名字被像吟唱詩歌一般吟詠,馬修覺得自己全身上下的汗毛一根也不剩地豎立起來。「先說,再怎麼樣我也不可能幫你開發出拯救溫室效應的機器人……另外就是別想叫我開發出楓糖口味的漢堡,更別叫我今天晚上陪你一起看恐怖片……還有,不管你再怎麼努力加拿大也不會成為美國的第五十一州!就算是生日禮物也不能這麼過份!還有……」
「不是啦!」阿爾翻了翻白眼,像索取擁抱似地伸出雙手。「早安。」
喔,早安。
喔。
喔喔。
馬修愣了大約三十秒才了解阿爾的意思,對方仍然滿懷期待地看著他,但是笑容已經變得有點僵硬,舉在半空中的手開始微微發抖。
他立刻給了他的兄弟一個大大的擁抱,雙臂緊緊摟著阿爾的腰。
「早安,阿爾弗雷德。」他低語,盡情汲取著混合草原和陽光的香味。「希望今天也是美好的一天。」
「早安,馬修。」阿爾閉起眼睛,任憑自己沉浸在熟悉的甜美氣味中。馬修的體溫不高,兩人緊緊擁抱的感覺很好,像是世界地圖上國界接壤一樣理所當然。「希望今天我有千層漢堡可以吃。」
「駁回。」
「……小氣……」
「我答應了亞瑟要好好監控你的飲食。」馬修嘆息著,手在阿爾的背上游移,隔著睡衣可以摸到微凸的脊椎骨。「你的飲食要更正常點。」
「還有甚麼說教一併放馬過來吧,老媽。」阿爾咕噥著更往馬修懷裡鑽,手完全沒有要鬆開的意思。
「咳嗯,衣服脫下來要疊好不要亂丟;玩過的遊戲要收好,尤其是你和別人借的……」
「嘿!那是菊送我的!」
「……不要每天都熬夜又睡到中午過後才起床;別人說話時要認真聽;別總是想些奇奇怪怪的意見……」
「唔呃呃呃……」
「要懂得看場合說話;別人有事時不要跑到人家家裡去打擾人家;
阿爾沒有回應,把頭埋在馬修的頸窩裡一動也不動。
「……別太快對一個人下定論;做事情別總是橫衝直撞;不要老是擺出一副隨時想幫助別人卻不顧自己的樣子……」馬修的聲音倏地變得非常柔和。「受了傷要會喊痛;害怕時可以放心地說自己害怕……雖然不能總是陪在你身邊,但是你是我很重要、很重要的兄弟。」
嗯,對啊,是這樣的。
所以他才會在這裡。
他吵鬧的、衝動的、天真單純的兄弟。
最可愛、最重要的兄弟
阿爾的呼吸像是微風一樣撫過他的脖頸,沉靜而有著固定的節奏。馬修閉上眼,輕拍著阿爾的背。兩人就這樣沐浴在早晨的陽光中,寧靜祥和彷彿又睡著了一般……
不,他真的睡著了。
馬修鐵青著臉推開阿爾,鼾聲以及夢話的斷言片語不時飄到耳際,他湊上前凝神細聽。
「嗯……那個漢堡……吃不下了……誰……好囉嗦……」
 
 
「阿爾弗雷德‧F‧瓊斯!!!!」
 
 
客廳窗口的風鈴仍在叮噹作響,一些含苞待放的玫瑰緩緩綻放。熊二郎舔了舔爪子放下最後一個餐盤,滿足地打了個飽嗝。
「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