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瑩歲月

關於部落格
在荒海與寂空的交界微笑面對考驗
  • 513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夏雨】土銀

午後雷陣雨,夏天的特產。 土方在萬事屋的樓下晃了第十八個圈子,十二萬分的後悔自己為什麼會來到這裡。雖然今天休假,身上的黑色和服沒有真選組的制服來得顯眼,但是如果有一個人在某棟建築樓下晃了十幾圈而沒有進去的打算,相信沒有人會不感到好奇的。 從懷裡摸出最後一包煙,土方點上火,深深吸進一口,讓五臟六腑充滿薄荷涼菸的味道。原本他抽的是更苦的香煙,自從那個人半開玩笑的說多串君身上的菸味會讓人不想和你接吻後就改了。菸癮要戒不是一天兩天的事,這個折衷的辦法讓兩人都還算滿意。 談戀愛就是要有一點讓步,就像雖然銀時無法放棄最愛的甜食,卻答應他至少約會的時候嘗試點些甜食以外的來吃(雖然還是無法接受蛋黃醬)。緩緩的吐出煙霧,冷如冰稜的臉浮出一抹淡淡的微笑。 木製樓梯的扶手上一隻黑貓瞪著他看,黃澄澄的眼珠子睜的大大地,好似在質問這個闖入牠領地的傢伙究竟有何貴幹。土方捻熄了菸蒂朝樓上走去,訝異自己的反應像少不更事的男孩子等待自己的初戀情人赴約。不自覺的嘆了口氣,是否代表自己已在改變? 慢慢的,由刺人的冰尖化為柔軟的水。 按下電鈴,一聲,兩聲,三聲,無人回應。發狠了重重戳著電鈴,震耳欲聾的電鈴從二樓傳到一樓。 忽地門被一把拉開,新八衝了出來。 「要遲到了,要遲到了!」新八嚷著,急急忙忙的朝樓下奔去。土方目瞪口呆看著新八的背影,外套背部似乎還印著「寺門通親衛隊」幾個字。 晚上行動的蝴蝶終於忍不住探出頭來。 「不用按了,銀時一早就出門去了。」 黑貓叫了一聲,跳上低矮的屋簷尋找更適合休息的位置。土方覺得自己真是蠢的可以。 *……………………………………*……………………………* 土方獨個兒走在街上,行人稀稀落落的並不多,想是預見了即將來臨的雷雨寧願待在家中。外面曬著衣服的急急忙忙地收著,土方很後悔自己沒有帶傘出來。 信步到了常去的店家,推開門毫不驚訝生意的清淡。現下的年輕人似乎喜歡坐在有著冷氣的咖啡廳的皮製沙發上喝著下午茶,也許配上銀時最愛吃的巧克力聖代。不是在這樣的有著竹製拉門和廉價木桌木椅的老店和已過不惑之年的老闆聊天。 他向老闆點頭致意,老闆也點了點頭。 「阿銀沒來過呢。」老闆這麼說。 「我只是進來躲躲雨。」土方輕輕地回應。 這是這種傳統店家的另一個好處:就算你什麼都不點,只是進來躲雨,老闆也會露出和善的微笑給你一杯清茶而不是擺出 「不吃東西就滾出去」的表情。 他低頭看著小小的白色瓷杯,杯中一層青青的水光讓他記起屯所角落有著這麼樣一棵茶樹,下雨過後枝葉碧油油的十分可愛,沒來由的令人喜悅。 他想起他與銀時在那一天,也是在這家小店。他坐在現在的位置上喝酒,銀時就坐在他隔壁吃著令人退避三舍的紅豆蓋飯。 他到底講了些什麼呢,現在回憶起來土方仍是沒什麼印象。大概就是一樣的嘲笑銀時那失調的味覺吧。總之後來他們就像那次賞櫻一樣開始拼酒,他倒還記得老闆那欲哭無淚又擔心的神色。 總之喝到後來好像是銀時先倒下的,整個人趴在桌上處於將近深度麻醉的狀態,土方自己總算有好一些,但也只是在勉強能站起來的程度罷了。他正要站起身便感到一陣天旋地轉,炸裂般的雷聲在耳邊響開來。豆大的雨珠打在門上,叮叮咚咚敲擊著他的鼓膜。 就像現在一樣,透過窗子他能看到天空已經由淺灰變為深灰,遮蔽所有的光線,一點都不亞於夜晚的黑暗。老板只是笑了笑轉過身去整理櫃檯,他現在聽著雨聲就像篇壯麗的交響詩,那時的他藉由酒精卸下所有的防備和面具。俯身在已經陷入深沉夢鄉的銀時的耳邊,用盡所有力氣擠出微小卻清晰的聲音。 我喜歡你,銀時。 雨仍在嘩啦嘩啦地下,天地間的一切生機不過源於這一唱。 *……………………………………….*……………………………..* 西北雨,落不過田埂。 莫約十來分鐘雨便停了,相較五月時那黏膩陰濕總是從早下到 晚的梅雨,雷陣雨後的空氣顯得清爽多了。 向老闆道了聲謝跨出店門,意外地看到一隻黑貓趴在門外,黃眼珠直直盯著他看,土方不禁認為這和他在萬事屋那裡看見的是同一隻貓。 該去那兒呢,土方忖度著,現在回去也沒事可做。連續劇的重播今天暫停一回,回去只是增加自己被總悟暗殺成功的機率,近藤想必還在想辦法接近外表可人的暴力女,至於陪山崎打羽毛球更是他連考慮都不考慮的選項。 黑貓柔柔叫了一聲站起身來,走了幾步又回頭看著土方。那神情讓他聯想起銀時有求於他時的表情,臉上雖掛著微笑,眼中卻有著狡黠的光芒。 雖然說好奇心會殺死一隻貓,不過因為土方並不是貓,而先死的想必也不會是他,土方決定跟在貓的後頭看看牠要去那兒。 彷彿是在確定土方會跟著,黑貓喵了一聲,回頭輕巧地跑著,速度恰巧讓土方可以跟在後面。 牧神的午後是閒適愉悅的,土方十四郎的午後卻沒有那種從容的享受,反而更接近閒閒沒事幹。 *……………………………….*…………………………………* 貓兒在一個小販的腳邊停了下來,土方走近一看,小販的攤子上插著十幾隻的糖葫蘆,竹籤上串著蕃茄和草莓淋上金色的麥芽糖,紅豔豔地散發出甜美的氣味,閃爍著如蜜的光澤。那個人,那天晚上也是這般,柔軟的身軀顫動著,喘息著。 那天是望日,夜空中懸著玉輪流洩銀白的光河。他勉強扶著銀時回到萬事屋,傍晚的雷雨沒有留下一絲的痕跡在空氣中,清澈的一如祕境的湖水。令他意外的事門沒有上鎖,房裡一片陰暗,兩個孩子似乎是到新八家的道場去過夜了,所以銀時才會傍晚就跑去喝酒,還喝到酊酩大醉,得讓別人送他回來。 他把銀時背到房間,醉眼朦朧中看見銀時的臉頰有著玫瑰般的光澤,熟睡的模樣毫無防備,月光在他的皮膚投下蒼白的光暈,太甜美太惑人,像是月下的曇花。 好吧,土方十四郎雖然平時是個正人君子,但是也是個男人,再加上他喝的多了自制力也下降了。基於以上種種的理由與藉口,兩人的關係從連一壘都還沒到達的狀態跳躍至直接奔回本壘,而且還是支再見全壘打。 唉,都是月亮惹的禍。 好不容易找到新工作的長谷川看著眼前的年輕男子盯著自己架上的貨品出神,一下皺起眉像是想起什麼,一下又是臉微紅有點靦腆,終於忍不住出了聲:「這位小哥你要買糖葫蘆嗎?」人看的雖多,這樣的客人倒是第一次見到。 結果,土方買了兩支糖葫蘆。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要買,正想後悔時黑貓又朝下一個地方跑去。 於是真選組的魔鬼副長就這樣拿著孩子吃的零嘴,跟著一隻黑貓在江戶的街道到處遊蕩。讓他覺得稍微欣慰的是一路上那股淡淡的甜味盈滿他四周的空氣,就好像是銀時一直在他身邊一般。 *…………………………………….*…………………………….* 黑貓跑進了小小的公園,七八個孩子正在那裡玩著。土方在一旁的石椅上坐下,遠遠的就看見支那女孩和那隻大的不合常理的白狗(?)正在欺壓,不,正在與其他男孩溝通意見……用拳頭和啃咬。 土方搖了搖頭,現在小孩究竟是怎麼回事? 話說回來,那傢伙特別照顧孩子。上次莫名冒出一個私生子的 時候,雖然只是聽總悟事後轉述,但他嚇得把整碗的土方特製豬排飯全扣到了山崎臉上,現在想起來還覺得心痛,那是醬料店小姐報答他這個常客特地送給他的頂級蛋黃醬中的最後一瓶啊…… 回過神來,土方發現那隻黑貓不見了。 又跑到哪個屋頂去睡覺了吧,他想。支那女孩早已站在他的面前伸出手。 土方愣了一下,左看右看,最後遞了一隻糖葫蘆給神樂。 神樂皺了皺眉好像嫌不夠,不過也沒有再向土方要第二支。 「阿銀在丸子店那邊,你是要找他吧。」 土方一邊疑惑為何大家都如此斷定他是來找銀時的,一邊站起身。 他走出公園時眼角餘光瞄到一個長髮的僧侶穿過公園走向另一 頭,太遠了看不清那僧侶的臉,但土方總覺得很眼熟。 神樂看著土方走出小公園。一個早上土方來到萬事屋找阿銀,那時阿銀正宿醉得厲害,身體也很不舒服。但土方卻說他要和阿銀說一些很重要的事,於是她和新八就被趕了出去。 她不服輸,爬上屋簷將耳朵貼在窗戶上。 「昨天晚上的事……」土方開口,聲音低低的,出人意料的沒有平常的尖銳。 「……反正不過是一場錯誤,忘了對大家都好,你是想這樣說吧。」阿銀打斷。「你放心,我不會四處宣揚的,所以你可以回去了吧。」語氣很急促,不容打斷的尖銳。 土方沉默了一陣子。 「你是這麼想的?」聲線充滿了壓迫感。 「吵死了,反正我就是不受人歡迎。我家還有兩個小孩在,我可不能讓他們太早見識成人世界的醜惡……反正你想做你就那麼做,完全不顧慮別人的想法就認為別人會接受,也不需要負起責任……」阿銀開始語無倫次了,就連在外面偷聽的神樂都可以想像那個傢伙一定是滿臉通紅,這樣要怎麼和別人勒索啊?神樂心想。沒想到阿銀還不如連續劇裡的女主角可以點起一隻煙緩緩地說我懷孕了,臉皮還是不夠厚啊。 當然,裡面的兩個大人是不會知道外面的小孩對於這次事件完全錯誤的評價。 「我會負責。」土方的聲音再度響起。 「讓我來負責。」 她從沒想過有人的聲音可以如此的堅定,卻又如此的溫柔。 神樂原本應該高興釣到了一個金龜婿的。卻有種遠遠被拋在後面的感覺,接著她又想起了那個總和她作對的沖田總悟,毫無任何的關連性。 「笨蛋。」她喃喃的說,又咬下一顆草莓。 她那天所沒看到的是,兩人牽起的雙手。 *………………………….*…………………………………* 當到達丸子店的時候,土方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坐在板凳上喝茶的銀時。黑貓窩在銀時腿上睡的正香,他突然興起把這隻貓掐死的衝動。 不過他什麼也沒做,只是默默遞出另一串糖葫蘆,隨即看到銀時笑開了臉。 「今天休假啊?」銀時滿足地吃著糖葫蘆,土方看著他舔了舔手指,不願放過任何一滴的麥芽糖,那表情像極了小孩子,又誘人得恰到好處。 土方在銀時耳邊輕輕的說:「今天晚上陪我吧。」然後微笑看著銀時紅了臉轉向一邊。 土方記得有個故事是關於一隻會說話的貓幫助牠的主人獲得了爵位、城堡並打敗了巨人,娶了美麗的公主為妻。而他卻是跟著一隻普通的貓遊走大街小巷,最後找到了他本來要找的人。 好像平凡得多,不過還算是個好結局吧。 他與銀時一起坐著,什麼話也沒說,單是這樣便讓人覺得幸福。夕陽投下橘色的光芒,一黑一白的身影並肩,既突兀又和協。 「吶,十四……」 「別想我再幫你付帳。」 「小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