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瑩歲月
關於部落格
在荒海與寂空的交界微笑面對考驗
  • 513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Good Afternoon, Sunshine】露米









      這不是場生死交關的搏鬥。
在萬里無雲的午後阿爾弗雷德會坐在自家的客廳裡接受溫暖陽光洗禮,旁邊擺著某人堅持要放在他家的向日葵盆栽。他會脫下那件在外頭似乎總不離身的夾克,伸直腰桿打個大大的哈欠,然後對一旁的植物夥伴說話:「這種天氣才像話嘛……一天到晚冷得要死,連吃藍藍路都沒有胃口了。」
當然,他會忘記昨天自己才讓市中心那家藍藍路險些面臨漢堡斷貨的危機,閉起眼享受著遲來的春天,渾然不覺自己家中廚房的水槽裡碗盤已經堆成一座小山。通常這種事情都是馬修幫他料理得好好的,但是自從他的兄弟上星期跑去俄羅斯開會以後阿爾就沒再見過他,更不用提踏進廚房,在碗盤越疊越高的同時體重也跟著一路飆高。他的上司不知道告誡過多少次關於體重控制與營養均衡的重要,以及代謝症候群對於年輕人的威脅性。
「但是BOSS,」他抬起手梳了梳只比雜草堆稍微整齊一點的金髮,笑著露出潔白的牙齒。「我的年紀起碼是你的五倍以上呢。」
從此以後他的上司就再也不提這件事了。
雖然對於那時一頭栽到辦公桌上的上司有點內疚,不過阿爾對於自己的生活方式可說是相當滿足。尤其是現在,沒有公文、沒有冒黑煙的司康餅、沒有針鋒相對的爾虞我詐、沒有人在自己的耳邊提醒他要減肥,除了肚子有一點餓……
一盤彩色的蛋糕無聲無息出現在他背後的茶几上。
阿爾弗雷德,這個昔日的草原之子在飢餓的驅使之下將自己的五感發揮到了極致,循著糖霜的香味猛然回頭,眼睛睜得大大地端詳著完美無瑕的七色漸層奶油以及表面上滿滿的巧克力碎片,喉頭上下移動著吞下險些滴下出嘴的口水。
難道神真的聽到了他的願望?阿爾著實在心裡感動了一把,雖然這和他原本想要的起司夾牛肉的七層漢堡有不小的落差,但總算有所回應了。他緩緩伸出手探向那盤無言吶喊著「快來吃我」的蛋糕,一邊在心裡默念著主禱文,感謝上天賜給他的禮物。
但也許是因為背錯了禱詞,也或許是要考驗他的信徒,或是神只是不忍心讓阿爾家裡碩果僅存的體重計就這麼去金屬回收場報到,他的手在距離厚厚的奶油層只剩下零點一公分時被另一隻手緊緊捉住。
「抓到你了☆」
於是阿爾會滿懷怨恨的抬起頭,瞪著不知道從甚麼時候開始躲在沙發後頭,緊錮著自己的手腕但笑得一臉無辜的人。「為什麼又是你!」
這不是場生死交關的搏鬥,對伊凡‧布拉金斯基而言從來不是。
這只是小小的捉迷藏罷了。
*
「阿爾弗雷德真的很好騙呢,只要用蛋糕就能釣到你。」伊凡托著下巴看著坐在對面的青年,對於私闖別人住宅這件事情沒有絲毫歉疚。
「不要把別人講得好像是魚一樣!」狠狠用手中的叉子戳著已經快變成一團彩色泥巴的蛋糕,阿爾講歸講卻沒停下咀嚼的動作。「而且我說過多少次了不要闖進我家來!這樣我很難對BOSS交代。」
「在說這種話之前應該先反省一下自己的所作所為吧?上次偷偷摸摸沿著排水管爬上來的不知道是誰呢~」語尾上揚彷彿在哼歌一樣,伊凡輕快的語調毫無保留地展現了他的好心情。
「我可是有按過門鈴的。」吞下最後一口蛋糕,阿爾滿足地放下叉子。「明明在家卻不出來迎接HERO就是你的不對!」
「所以只要主人沒應門鈴就可以爬牆私闖民宅是美國的習俗嗎?」伊凡的微笑慢慢由「春風和煦」往「毛骨悚然」的軸向移動。
「呃,也沒有啦,這是我個人的習慣……」人可以不會看氣氛,但不能毫無危機意識。而兩樣技能都高於標準值許多的阿爾弗雷德也不至於笨到繼續和伊凡爭論下去。
當然,轉換話題是個很好的選擇。
「這次你是怎麼進來的?破壞門把?開鎖?還是打破窗戶?」最近跑家具店的頻率實在有點高啊,阿爾心想。負責導覽解說的小姐一看到他就眉開眼笑,問他是要換門把還是裝玻璃……要不直接打把鑰匙給他算了?可是HERO不能向壞蛋讓步。話說回來,BOSS上次也把他的住宅繕修申請駁回,說是私人事務不能報公帳……果然還是應該多打一把鑰匙?
「啊,放心。因為我和你不一樣,多少有點自知之明,所以這次我把門完完整整的拆下來後又裝回去了。」伊凡帶點期待的眼神看向阿爾。「不覺得我很體貼嗎?」
「……真的……很體貼呢……」阿爾突然覺得有點頭暈,決定改天要去找保全公司把他家的保安系統整體升級。「我還真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你啊……」
「真的不用太感激喔,阿爾弗雷德,這是舉手之勞而已。」
「不,我並不是真的想感謝你。」
「果然一點感恩之心都沒有呢,有夠無情的。」
「你不是說我不用太感激嗎!」阿爾忍住一腳踢翻桌子的衝動。「所以你到底來我家做甚麼?除了惹我生氣就沒有別的事情好做了嗎?」
「你在說甚麼啊,阿爾弗雷德?」伊凡坐直了身體,眼中閃爍著正氣凜然的光芒。「如果不惹你生氣我不就沒事可做了?」
「……」
阿爾垂下頭轉過身,雙手抱住膝蓋縮成一團不再搭理不請自來的客人。伊凡好奇地戳了戳阿爾的背,手隨即被打開。
「喂,阿爾弗雷德你怎麼了?」伊凡的聲音裡溢滿關懷與好奇──雖然阿爾知道裡頭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裝出來的。「你不回嘴的話很無聊耶。」
「囉嗦!我不管了,看你是要去拆門還是搬冰箱都隨你便。」額頭緊貼著手臂幾乎能感覺到自己的脈搏正加速失控中。
「那你要做甚麼?」
「我要行光合作用,看會不會發芽或是開花結果。」悶悶的聲音從阿爾懷中傳出。「你儘管去拆啊,反正全垮了我剛好換新屋。」
逗阿爾弗雷德生氣真的太有趣了,伊凡在心裡暗笑。
他緩緩挪動身體爬到阿爾背後,慢慢將手環上比自己略小一些的肩膀,感覺著對方倏地繃緊的溫暖軀體,下巴頂著阿爾的腦袋望著落地窗外的花園。「一個人曬太陽太無聊了,也算我一份吧。」
阿爾抬起頭,茫然地看著外頭冒出芽尖的土壤以及枝頭綻放新綠的老樹。伊凡的雙手環在他的肩膀上像是擁抱著玩具布偶一樣,讓他腦海瞬間閃過怕寂寞的北極熊縮成一團的樣子。
真是令人毛骨悚然的想像。
「別忘了你拆了我的門。」阿爾翻了翻白眼。
「我也裝回去了。」伊凡在他耳邊輕笑著,柔軟的喉音隔著空氣振動著他的耳膜。「而且你還吃了我拿來的蛋糕。」
「……那蛋糕根本不夠甜。」輕聲嘟嚷著,阿爾嘆了口氣讓自己僵硬的肩膀慢慢放鬆下來,直接往後枕著對方胸口閉上眼睛,隱約的酒香與外面的微風與陽光混合成馥郁的芬芳,讓他眼皮漸漸沉重垂下。「下次要準備一卡車的藍藍路才能過來。」
「……你還真是貪得無饜。明明已經有這麼好的陽光還想要求更多。」伊凡輕柔的聲音像新落的初雪緩緩落下,好似嘲諷卻又好似愛憐的嘆息。「我都幾乎不想離開了。」
甚麼嘛,就不能說點好聽的話嗎。
阿爾動了動肩膀,隨即被背後的伊凡抱得更緊,彷彿害怕他隨時都會逃跑一樣,讓他不得不感慨他們兩個在某些討人厭的地方還真的非常相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