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瑩歲月

關於部落格
在荒海與寂空的交界微笑面對考驗
  • 513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同人【靜花】英+米隱露米



交織的光影在黑得發亮的鋼琴蓋上挹注白銀溪流,斜切過散落的琴譜在紅地毯灑下滿地碎音符。一人站在窗口逆光而一人試圖遠望,自由的美利堅與日不落的不列顛。
他脫去黑革手套輕撫著琴架上的白色流蘇,抬頭看著夕暉描繪曾經養育的孩子看不清的身影,墨色中只有那雙琉璃藍的眼對上綠色的碧玉閃動灼灼的光華。
你開口吧。
不,你先說。
沒關係,你說。
煩死了,你就說吧。
 
你說。
 
「……真是沒出息啊,你。」終究他先開口,話語中夾雜的一點怨懟宛如嘆息。「難道還有甚麼值得留戀的嗎?」
對方笑得很輕,幾乎像是細碎的啜泣,但是不可能,永遠也不可能。
美利堅永不哭泣。
 
「沒有的話最好,不是嗎?對你而言。」阿爾弗雷德笑著說。夕陽落下了,那片美得令人心碎的天空現在已被刷成黯藍色,像是他從未去過的深洋。
「別說那種不負責任的話。」他握緊手中麻線織成的結,白穗在他手上印出一條條清晰可見的紋理。
 
你何不拿出一些骨氣毅然決然地和他背道而行。
就像當初離開我那樣。
 
「亞瑟,我啊……非贏不可。」阿爾轉過頭讓外頭繁星在瞳底生根茁壯。「非贏不可,你懂嗎?」
 
他的驕傲,他的志氣,他的希望。曾經同樣被孤立的外來者。
他在冰雪繚繞中看見自己分岔的未來。
 
亞瑟背過頭,不願研讀阿爾臉上的表情。他在海藍瞳底千億的星光中看見了一望無際的向日葵花田,一半向陽一半枯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