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瑩歲月

關於部落格
在荒海與寂空的交界微笑面對考驗
  • 513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同人【童言無忌】露米

「媽媽,你甚麼時候要生弟弟妹妹?」宛如撫曉前明亮夜色的紫瞳洋溢天真無邪,阿拉斯加從餐桌另一端探出頭,軟軟的童音裡充滿了期待與好奇。
阿爾弗雷德‧F‧瓊斯將剛喝下去的咖啡全噴到了正在看的報紙上。

*

            阿爾在自己生活的兩百多年的歲月中有三件遺憾的事,第一件就是當初沒有老實說出對亞瑟做的料理的真正感想,讓他吃了好幾年的廚餘;第二件是與伊凡交往時沒有摸透這個外表看來純樸的大國的本性,讓他一直到現在都還翻不了身;第三件是在阿拉斯加剛學講話時沒有糾正對於自己的定位,以致於到現在他只能默默接受愛女有失妥當的稱呼。

             再怎麼說他也是個身心健全的男人……應該是吧。

             因為是難得的假日,阿拉斯加沒有去上學,伊凡也待在家裡陪著女兒做作業;阿爾難得地打開報紙打算關心一下時事,一大一小的低語和笑聲不時傳到耳際。

             他偶爾會看著如同皚皚白雪反射陽光般的髮絲一縷縷垂下,和自己相似的金髮糾纏。伊凡對於阿拉斯加有著和阿爾一樣閃耀的金髮感到非常高興,同時也有點遺憾女兒沒有遺傳到那對如同夏日晴空般的眼瞳。
阿爾從來沒有告訴他,自己很高興阿拉斯加能夠擁有和伊凡一樣美麗的紫色眼睛。每次女兒跑來找他時,他都能在那雙盛開著紫羅蘭的眼瞳中發現伊凡的笑容。

             「爸爸,你和媽媽當初是怎麼認識的?」阿拉斯加宛如冰雪清洌卻又柔軟的聲音響起。
「去問你媽。」伊凡泛出神秘的笑容抬起頭看向阿爾,後者只能將頭埋進報紙中當作沒聽到。
「爸爸,你們吵架時都是誰先道歉?」
「去問你媽。」
「爸爸,你和媽媽交往多久才生下我?」
「去問你媽。」
「爸爸,我甚麼時候才能有弟弟妹妹?」
「去問你媽~」

             喂,那個語尾的上揚是怎麼一回事?
阿爾的額角冒出一滴冷汗,努力地裝做沒聽到父女倆的對話。接著響起的卻是啪搭啪搭的腳步聲,以及餐桌椅子被拉開的刮地聲。

            「媽媽,你甚麼時候要生弟弟妹妹?」

               *

             「……怎麼會想到這個問題?」將已經被咖啡浸濕的報紙揉成一團隨手扔進垃圾筒,阿爾硬是扯開一個自認為慈愛的笑容,看著女兒臉上滿滿寫著的好奇。
「是作業!」阿拉斯加舉起手上的紙。阿爾瞇起眼,仔細研究了一番。
「家庭樹?」
「對啊,老師說要我們把家人都寫上去,還要問一些家庭成員相關的問題!」阿拉斯加得意地指著上面畫著的圖騰。「爸爸和媽媽我都有畫上去喔!還有亞瑟爺爺和馬修叔叔!」

               阿爾無語地看著上面畫著的漢堡和水管圖騰,向下延伸是一隻鮭魚──阿拉斯加,再往旁邊一看,代表自己的親屬那邊分別畫了一片楓葉和兩道粗線……大概是眉毛。

              伸出手揉了揉女兒的頭髮,阿爾強壓下想要爆笑出來的衝動。「那又為什麼想要弟弟妹妹呢?」
「班上的愛德華前天多了一個弟弟喔!他還很得意說甚麼有弟弟妹妹的人比較成熟,獨生子女都是一些被慣壞的小鬼!」實際年齡也離所謂「小鬼」有一大段差距的阿拉斯加想起班上男孩得意的表情仍舊氣憤未平。「我就跟他說弟弟妹妹有甚麼了不起,我爸媽也可以生一個出來啊!」
阿爾無言地看著也跟著站起身向這裡走來的伊凡,兩人都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幾分苦笑的意味,顯然對於阿拉斯加把生小孩講得像去便利商店買東西一樣容易這件事感到為難。

             「弟弟妹妹可不是這麼容易就生得出來喔。」抱起阿拉斯加讓她坐在自己腿上,伊凡溫柔地幫女兒把剛才被阿爾揉亂的頭髮梳順。「阿拉斯加知道弟弟妹妹是怎麼生出來的嗎?」
「當然知道啊。」外表僅有六歲的小女孩笑得很甜,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阿爾猜想幼稚園老師教的大概不外乎是一些送子鳥或是包心菜之類的傳說,也就略微前傾,微笑著擺出一副專心傾聽的姿勢。

             「首先呢,男生要把女生壓倒在床上,兩個人要把衣服都脫光光,然後……」

             「
STOPPPPPPPPPPP!!!!」突如其來的大喊讓伊凡嚇了一跳,急忙捂住女兒的耳朵;阿拉斯加不知是因為自己的敘述被打斷還是因為被媽媽大吼而嚇到,眼睛裡泛起淚光;不過看起來最驚嚇的還是阿爾,整個人都從椅子上摔落在地,眼鏡架也歪了。

             「媽媽好兇……」小女孩癟起嘴,淚水還沒落下眼眶已經先紅了起來。阿爾見狀連忙低下頭和女兒道歉。「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可是媽媽說話好大聲,媽媽生氣了……」
「媽媽只是有一點驚訝而已,沒有生阿拉斯加的氣喔。」伊凡柔聲安慰道,順手抓起一旁的餐巾紙擦了擦女兒的眼角。「你是從哪裡知道這些東西的呢?」
「對啊……媽媽沒有生氣,只是很想知道你是從哪裡學會這些東西的……」這時候也顧不上甚麼男人的尊嚴,阿爾連忙強調。
「上次……去亞瑟爺爺家,轉電視轉到的……」阿拉斯加吸了吸鼻子,小心翼翼地觀察著阿爾的表情,直到確定媽媽沒有生氣後才放下心繼續說。「亞瑟爺爺說那是每個人都必須知道的事情。

            「
コルコルコルコル……」
眼看伊凡的微笑已經混入了陰狠與威脅,背後也開始發散出有如黑洞的強大氣場,阿爾只好不著痕跡地從伊凡懷裡把女兒抱過來,輕輕拍了拍瘦小的肩膀。
「這樣啊……真抱歉剛剛對你大吼。作業晚點再寫,我們來看電視好不好?」
「好!!!媽媽陪我一起看!!」
看著女兒破涕為笑的臉,阿爾總算鬆了一口氣,帶著阿拉斯加到客廳坐下一片一片開始挑選要看的東西。

            「嗯……天線寶寶
(Teletubbies)怎麼樣?」
「我不想看四個穿著奇怪布偶裝的人在那邊一直說再見。」
「那……飛天小女警(The Powerpuff Girls)?」
「不要,裡面的人都是二頭身,看起來好奇怪。」
「蝙蝠俠(Bat Man)?還是超人(Superman)?」
「為什麼他們都喜歡把內褲穿在外面再穿件大披風?好像變態一樣。」
「那你想看甚麼?」聽見自己喜歡的東西被女兒如此評價,阿爾的心底有一絲絲的失落,同時又為了女兒出類拔萃的分析能力而感到驕傲。

            「嗯……我想看這個!」阿拉斯加左挑右挑,最後在許多
DVD的盒子中挑出一片。
「喔?是甚麼?我看看……」阿爾笑著接過,在看到塑膠盒上的標題時表情瞬間凝固。
《奪魂鋸四》(Saw IV)
「那個,我想這一片不太適合阿拉斯加喔,你要不要挑一片別的?」覺得自己不僅是額頭,連背脊都冒出了許多冷汗,阿爾連忙提議。
「那……我想看這片!」又挑出一片遞給阿爾,阿拉斯加閃閃發亮的眼瞳和伊凡有所企圖時幾乎一模一樣。阿爾定睛一看,《驚聲尖叫》(Scream)
「……不行。」
「那這片!」
《大法師》(The Exorcist)
「不行!」
「這片?」
《靈異七殺》( Child's Play )
「……阿拉斯加,你能不能選些符合你這個年齡該看的片子?」

             「媽媽真小氣。」高高噘起嘴,阿拉斯加一副心不甘情不願的表情握緊手上的白紙。「我還是進去寫作業好了。」

              目送小小的身影消失在房間內,阿爾轉頭看著走進客廳的伊凡苦笑。「果然把小孩托給亞瑟照顧是個錯誤的選擇。」
「下次我會和他好好談一談有關那些限制級節目放送的問題。」輕攬阿爾的肩膀,伊凡嗅著阿爾身上陽光和洗衣精揉合的香味。「不過阿拉斯加的提議倒是不錯。」
「……休想,一個已經夠多了。」阿爾打開伊凡悄悄爬上腰際的手。「養小孩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嗯,我知道。」索性一把將阿爾整個人拉進懷裡,伊凡親吻著白皙的脖頸。「反正我會幫你啊,有甚麼好擔心的?」
「你說得倒簡單。」半是嘆息地回抱伊凡,阿爾也在額上落下蜻蜓點水般的吻,想到方才女兒的表現不禁皺起眉頭。「我有點擔心阿拉斯加,她……」
「沒甚麼好擔心的。」伊凡笑著,讓兩人的額頭輕觸,深深望進能把人溺斃其中的兩潭清澈湖水。「你剛剛不也聽到了?她的膽識絕對不是問題。」
「我就是擔心她太大膽,結果讓自己受到傷害,就像上次看28天毀滅倒數》(28 Days Later)一樣……」
「那次明明就是你被嚇得手腳發軟,還抱著她大哭。」
「……你很煩耶。」不悅地輕扯頭髮,阿爾瞪著伊凡低語。「你知道我不是那個意思。」
「我知道。」隱含語調裡如磐石般的堅定出現在明亮的紫眼中。「不必擔心,我們也是這樣走過來的。」
 
              阿爾閉起眼,初建國時的那些日子、孤立的那段歲月互相扶持的身姿、冷戰時他們隔著海峽、隔著圍牆彼此相望,交纏的視線理不清憎恨與燒灼心臟的激情。
「而且,她有我們。」伊凡強調。「沒甚麼好擔心的。」
就像我有你一樣。
「……希望如此。」金髮的青年低聲說道,閉上眼睛小小放縱自己枕著伊凡的肩膀。伊凡只是輕輕摩娑著對方的背,像在撫慰一隻貓那樣溫柔。「所以你真的不考慮一下?」
「……阿拉斯加還在房間裡。」
伊凡思索了一下,面帶遺憾地放開了還在阿爾腰上的手,兩人慢慢地站起。「那麼,等晚上?」他悄聲在耳邊私語,不意外地看到阿爾頓時臉一路紅到耳根。
「……如果你願意在下面的話再說……嗚啊哇!」阿爾急忙轉身想要走開,腳一滑卻不小心踩到了剛才拿出的塑膠盒子,連伸手一起去扶他的伊凡也沒能撐住,兩人雙雙摔倒在地。
「給我快點起來!你重死了……」阿爾急忙想推開壓在他身上卻來沒有絲毫想動的意願,只是一直微笑看著他的伊凡。
 
「媽媽,你還沒告訴我甚麼時候要生弟弟妹妹!」
 
清亮的聲音傳來,兩人同時一愣,緩緩望向客廳入口的方向,阿爾面帶驚恐,伊凡則是維持著有點僵硬的微笑,看著女兒一臉期待地凝視倒在地上的父母。「你們要開始生弟弟妹妹了嗎?那我不吵你們了,等生出來要和我講喔!」

              和方才一樣的腳步聲又消失在走廊盡頭,阿爾瞪著到現在還不肯起身的伊凡,殺氣正在凝聚成形。

             「被看到了耶,阿爾弗雷德。」
「伊凡‧布拉金斯基,你給我去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