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瑩歲月

關於部落格
在荒海與寂空的交界微笑面對考驗
  • 513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其它架空【wanted】(二十三完)露米

場景一‧咖啡廳
「你……到底是做甚麼的銷售員啊?賣東西為什麼會賣到粉碎性骨折?」灣不可置信地看著阿爾上了石膏的手臂,髮飾上的白花彷彿感應到主人的情緒,晃動得特別激烈。
「這個……在產品試用上出了一點小問題,和顧客進行意見交流留下的紀念。」
「你是想說拳腳交流吧。」
「差不多啦。」阿爾聳了聳肩,用完好的那隻手抽出一大疊信件交給女子。「菊託我交給你的。」
「……他怎麼樣?」慎重地接下信件,灣輕聲問了句。
「他……過得還不錯,只是外調到別的國家去了。大概要在那邊工作個五、六年吧。」阿爾說出多次排練過的謊話,努力不去回想整理菊的遺物時看見這一大疊信件的心情。「剛開始會辛苦一點,不過待遇不錯。」
「……是喔。」濃墨暈染開的瞳色裡帶一點亮褐的光采看著他,半是審視半是思忖。阿爾心想該不會謊話要被拆穿了吧,一邊覺得自己的背脊不斷冒出冷汗。
「嗯,那我就收下了。記得最近多喝點牛奶,骨折才會好得快。」將信件收進包包裡,灣起身順便拿走桌上的帳單。「你還要等人對吧?我下午還有個會議要參加,先走一步。」
「啊,我來付錢就好。最近協調的結果怎麼樣?」
「總算有了比較能夠令人接受的條件,只是有些細節還要再調整。還有這次不用客氣,把你的錢留著多去買點牛奶來喝。」爽快地揮了揮手,阿爾望著灣走向櫃台結帳的背影依舊苗條而亮眼,只是多了些他以前沒查覺的穩重。
每個人都有所成長。
「那麼我走了……說真的,阿爾弗雷德。」推開玻璃門前女子回頭,看著曾經一度分離但終於得以重聚的朋友。「好好活下去。」
「……妳也是啊。」
阿爾目送顫動的白花消失在街角,長長吐出一口氣,隨即回頭瞪著今天預定要見面的對象,後者仍然望著灣消失的方向,臉上滿是好奇。
「桑德斯先生,下次拜託別再用左手打石膏來當作見面暗號了行不行?」
場景二‧某家未開的餐廳門前
「彼得,上課要專心一點,還有午餐不可以再挑食囉。」提諾整了整深藍的水手衣領,對金髮藍眼的活潑男孩叮嚀。
「知道了!媽媽再見,爸爸再見!」
「呃……再、再見……」
「再見。」
兩人看著新領養的孩子快樂地追上學校的同學有說有笑地走遠,良久沒有言語。最後是提諾先垂下頭,遺憾地嘆了一口氣。
「不知道阿爾過得好不好……那孩子也真是的,半點消息都不留……啊,我、我不是在埋怨瑞先生你甚麼都不說,只是……總覺得很擔心……」
貝爾瓦德輕拍提諾的背,無言地安慰著他。那天讓阿爾放手去走自己的路雖然是他思考了很久的結果,每個獨自醒來的清晨他仍然會走進那個沒人使用的房間,坐在鋪設整齊的床上──提諾總是將那個房間保持原樣,等待著阿爾回來──一次又一次在腦裡播放那段對話。
他那時候是不是做錯了呢?或者說,有沒有更好的選擇是可以幫助阿爾的?
提諾擦了擦眼角,走進屋裡去準備今天的菜單。貝爾瓦德則是打開信箱檢查收到的信件,一如往常的例行公事。
鐵皮製的空盒裡只有一個沒有寫上寄件者的白色信封,輕搖可聽見清脆的金屬碰撞聲叮噹作響。他打開信封拿出內容物,看到裡面裝的東西後笑了起來。
金屬製的牌子躺在他的掌心反射朝陽升起的光芒,上面雋刻的名字是他們時常思念的對象。白色的便條紙上只有一行手寫的句子,是阿爾的筆跡。他珍惜地將兩樣東西收回信封內拿進屋裡,準備和提諾一起分享他們的兒子捎來的訊息。
晚上來和彼得說說他以前兄弟的故事吧,他想。一邊在心裡默念那句他所熟悉的箴言。
愛是永不止息。
場景三‧客廳內
「你那時候真是嚇死我了……直接從二十樓跳下去可是會出人命的!」
「啊哈哈哈真是抱歉,我那時候真的沒想太多。」阿爾又給自己倒了杯咖啡,悠悠哉哉地笑道。「不過你的偽裝真的好厲害喔!居然能夠無聲無息的混到伊凡身邊而不被他們發現,改天也教教我怎麼樣才能完全消除自己的氣息吧?」
「呃……這個,其實我並沒有刻意偽裝……」
「唉呀別謙虛嘛,法蘭西斯說你到刺客聯盟臥底已經很久了,要不是有一流的易容術和偽裝技巧,怎麼可能瞞過他們?」
「呃……我是真的沒有易容過,而且還和你打過好幾次招呼……」
「怎麼可能!我根本一點印象都沒有!要是有個長相跟我一模一樣的人和我打招呼,我怎麼可能沒注意到!」
「真的啦,可是每次我和你打招呼你都不理我,不是被菊抓去訓練就是和伊凡聊天……」
「哇喔!居然連他們都沒注意到你!馬修你是不是有修煉過隱身術?我聽菊說過日本有種叫做『忍者』的人都會修煉這種密術,改天你也教教我……唉呀?怎麼哭了?」
 
 
 
三年後
「伊凡先生,這是此次行動的地點以及相關資料,愛德華已經安排好相關的路徑以及各種應變方案,您看看有沒有甚麼需要修改的……」褐色頭髮的年輕人畢恭畢敬地將一疊資料遞給這位在短短幾年之內統合了此區各股勢力而成立新興幫派,目前已成為國際通緝榜單榜首的上司。銀灰色頭髮的男人只是噙著一絲慣用的微笑,隨手翻了翻資料就將厚厚的報告書扔到一旁。
「嗯,是有個問題。我這次也想去湊湊熱鬧,能不能請你們重新安排所有的計畫,托里斯?」雖然是請求的話語,語氣中卻有股不可抗拒的威嚴。伊凡伸了個懶腰,站起身走到窗邊俯望全市的景色。
「咦!可、可是,根據我們收到的情報,這次長年和伊凡先生做對的那幫人也已經打探到這次行動的消息,準備展開反制行動,這樣太危險了!」托里斯急忙勸阻。「伊凡先生您還是待在這裡就好,任務由我們……」
「我知道,所以我才想去。」伊凡轉頭向可憐的下屬露出令人無法抗拒的笑容。「說不定會遇到許久沒見的情人喔。」
托里斯自從跟隨伊凡以來飽經折磨的胃又一抽,只能提醒自己等一下記得去多吞幾顆胃藥,默默地拿起已經沒有任何實質意義的報告書靜靜退出辦公室。
*
「我們已經收到可靠的消息,說此次選舉中會有人被近來勢力極速擴展的幫派暗殺。而且他們的首領會親自參與這次的計畫。」馬修切至下一張幻燈片。「我們已經準備好十種因應計畫,不過最有效率的方法還是直接擊倒那個首領……」
「反正就是把大魔王幹掉,然後世界就和平了,對吧?」吞下滿嘴的食物殘渣,阿爾喝了一大口可樂,為馬修將近兩小時的簡報下了一個簡單的結論。
「……是這樣沒錯。」馬修無力地垂下肩膀。雖然他的雙胞胎兄弟的確是非常優秀,但是對方太過簡單的思考邏輯還是會讓他煩惱透頂。「不過你真的沒有問題?畢竟他是……」
「嘿,我可不是以前那個我了。」阿爾拍了拍馬修的肩膀,輕鬆的語氣讓馬修的眉頭幾乎打了結。「而且這次有你們幫我,不會有問題的。
「……唉,是這樣沒錯。」馬修開始收拾簡報設備,將法蘭西斯新開發的槍械留給阿爾去慢慢研究,走出房間前回頭又喚了一聲。「……阿爾。」
「嗯?」心思已經完全繞著改良式超小型手榴彈打轉的阿爾勉強抬起頭,發出疑惑的聲響。「甚麼事?」
「你不要太勉強。」馬修誠心地告訴自己的孿生兄弟。就算阿爾沒有特別說出口,他也知道伊凡對於阿爾而言是個最好不要去碰觸的禁忌。
「放心。HERO的字典裡是沒有勉強這個詞彙的!」
「……這樣就好。」
白木製的門靜靜地關上,將阿爾和槍械留在一室寂靜之中。他閉上眼,想起以前那些憤怒、哀傷,以及每個在他腦中留下深深印痕的片段,手悄悄滑上緊抿的嘴唇。
依舊是無法忘記。
那就不要忘記。
他猛然睜開眼,抽出馬修留給他的地圖在這次行動的城市畫上一個大大的紅圈,拇指和食指擺成手槍的樣子瞄準了目標。
也瞄準了他心中的那張臉。
「伊凡‧布拉金斯基。」他對著遠在地球另一端的人微笑,撂下只有自己聽見的戰書。「我們走著瞧!」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