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瑩歲月

關於部落格
在荒海與寂空的交界微笑面對考驗
  • 513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其他架空【wanted】(十二)露米

「你真的沒有被怎麼樣?」用黑色吸管攪拌著載浮載沉的冰塊,菊的問句總是安靜而充滿魄力。雖然是個會讓他為之氣結的問題,阿爾還是乖乖端正坐姿,毫無欺瞞地回答。
「真的沒有。」這是他今天的十一次回答相同的問題了。要不是對象是菊,他一定會直接翻桌離開……還是不行,他們正在監視目標,不能打草驚蛇。「為什麼你總是一副『這傢伙一定有被怎樣』的表情呢?」
「因為你……」菊猶豫了一下,欲言又止的樣子讓阿爾更加好奇。「甚麼?」
「不,沒甚麼。」嘆了口氣,菊將打量的視線從阿爾身上收回,轉而盯著咖啡店裡最角落的位置。大型的盆景植物剛好擋住了目標一部分的身影,不過仍可看見半長的淡金髮絲垂在肩頭,那身藍衣更是顯眼到想讓人沒注意都很困難。雖然看似是簡單的偵查行動,但伊凡交給他時的慎重態度讓菊也頗為迷惑。
「你就帶他一起去吧。」伊凡如此說道。「這也算是和他有關。」
他向來都不能理解首領神祕的腦袋究竟在打甚麼如意算盤。
「為什麼不告訴我啊!這又不是甚麼見不得人的事情……」雖然忍不住抱怨了一下,阿爾還是乖乖地將視線也轉回目標的身上。從他的角度雖然無法直接看見目標,但是牆壁上鑲的鏡子恰好映出了男人的面孔。這讓他得以在不被發現的狀況下仔細端詳目標:對涉世未深的少女而言算是英俊的面孔,下巴的鬍渣給那張臉增添了些許滄桑,無論是執起瓷杯品嘗咖啡還是招手請侍者添水的動作都散發著某種洗練的優雅。
一言以蔽之,是會讓自己這種人想痛毆他一頓的類型。
「就某種意義而言也算是見不得人的事……算了,不過你的傷真的不要緊?」
「哈哈,不用擔心啦。」阿爾爽朗一笑。「話說回來我還沒和你道歉呢。好好一個任務被我搞成這樣,真是對不起。」
「只是你的運氣比較差一點而已。」菊倒真的沒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但以後你還會遇到很多像這樣的場合,要是不能記取教訓果決下手的話……」他隨意向窗外瞥了一眼。
「怎麼可能……」
漆黑的眼睛如銅鈴般瞪大,不可置信的表情取代了平日沉靜的面容。阿爾被神色驟變的前輩嚇得不輕,眼神也跟著飄移。一開始還摸不著頭緒,但他從鏡中看清楚是甚麼攫住菊的心神,他也張大了嘴,險些叫出聲來卻被同伴硬是摀住嘴,兩人一起放低身體。他只能從這家咖啡廳裡遍布的壁鏡監看接下來的事態演變。
一名有著烏黑長髮的女子大剌剌走到目標的對面坐下,東方人特徵的秀麗面孔上滿是不耐煩。兩人談話的內容無法切確得知,不過從那桌越來越險惡的氣氛可以推測不會是甚麼愉快的對話就對了。
阿爾的焦慮隨著那桌越來越大聲的交談音量而節節高升,因而沒注意到菊的臉色越來越陰沉。那一家子搬離之後究竟發生了甚麼事?為什麼她會和這個危險的傢伙搭上線?只能希望隨著歲月流逝她會變得穩重一點,否則再這樣下去說不定會……
「恁娘卡好咧!法蘭西斯‧波弗諾瓦,別以為我們會像笨蛋一樣乖乖簽下這種莫名其妙的合約!你提出的條件根本就是勒索!」重重一拍桌,細緻手腕上鏈子串著的鈴鐺歡聲作響,整間咖啡廳頓時安靜下來。
真的……一點都沒變……
阿爾簡直要口吐白沫了。現在的他已經非常能夠體會昨天自己出車禍時,菊究竟是抱著甚麼樣的心情在善後的。反而是對面的前輩雖然一臉慘白,但是已經比方才鎮靜許多。
話說回來,菊怎麼會認識她?
「喔,可愛的小姐,請您先冷靜下來聽我解釋。」法蘭西斯優雅地執起女子與桌面親密接觸的纖纖柔荑,在白皙的手背上輕輕一吻。「像您這樣集上天眷顧於一身的美麗天使是不能輕易動氣……」
啪啪啪啪啪啪啪。
「氣你老母!」
太棒了,小灣,你是我看到能夠連甩七個耳光的第一人。
阿爾將手探到外套裡,今天才配上的柯爾特點四五如果在這裡使用一定會造成軒然大波,說不定還會傷及無辜,他只能祈禱能在大家發現以前迅速解決目標……慢著,他的槍呢?
「菊!你有沒有……」阿爾轉頭,卻看見菊正將自己的點四五和他的匕首一同收回懷裡。「你在做甚麼!她有危險了,你居然……」
「不能在這裡動手。」菊已經恢復了平時的沉靜模樣。「要是被發現,這次的行動就功虧一簣了。以對方的機警程度不可能給我們第二次機會。」
「那小灣怎麼辦?她隨時都有可能被殺啊!」緊盯著一觸即發的事態,阿爾咬緊牙關,以他所能做到的最低音量反問。「別告訴我你要對她見死不救!」
「她不會有事的。」菊將差點就要衝出去救人的阿爾硬生生拉了回來。「目標的身上一點殺氣都沒有。」
「說不定那傢伙出了這裡就換了個人!那樣我們就保護不了她了!」
「阿爾弗雷德,冷靜。」眉頭緊皺宛如層層堆疊的山巖,平靜語氣下的某種暗潮讓阿爾覺得菊似乎隨時都會爆發。「先看清楚狀況吧,如果又重蹈覆轍我可救不了你。」
想起昨天的錯誤,阿爾只好乖乖閉上嘴,繼續專注在不遠發生的爭執……單方面的怒罵上,剛才氣得幾乎從眼裡噴出火來的小灣倒是已經平靜下來,瞪著法蘭西斯半晌甚麼話都沒說。
從外面看來這其實是很詭異的一幕:咖啡廳裡每一個人都呆滯地看著最角落的位置,上茶的侍者任憑滾燙的紅茶已經從杯中溢出渾然不覺,原本快樂地享用蛋糕的顧客睜大了嘴,叉子上的蛋糕掉到桌面上也不在乎,小朋友全都一臉想哭又不敢哭的神情,大人則是戰戰兢兢等待風暴過去。
風暴中心聳立著兩人的身影,穿著T恤和牛仔褲的長髮女子雖然已經沒有之前雷霆萬鈞的氣勢,但嚴厲的眼神大概不輸末日審判的天使們;另一方面,臉頰已經紅腫起來的金髮男子仍然維持著優雅的態度將熱茶倒入琺瑯瓷的杯中,遞了一杯給長髮女子。
「無論如何請先喝杯茶,平靜一下您因塵囂之事而騷動的纖細心靈吧。雖然無法表達我的關切及歉意於萬一,還是希望這樣一位堅強與美貌兼具的女性不要因我而弄壞了好心情。」
如吟詠詩歌般的渾厚嗓音雖然因為兩邊臉頰被打腫而顯得有些滑稽,但還是感動了不少在場的女性,就連在一旁的阿爾也不禁誠心祈禱起來。要是小灣願意接受,讓雙方都有個台階下,至少她短時間內的安全就沒有顧慮……
在眾人屏氣凝神的注視之下,那位被稱讚為堅強與美貌兼具(因為怎麼看都不像是纖弱嬌貴)的長髮女子緩緩接過了茶杯湊近鼻尖,閉上眼深深吸了一口氣。
接著二話不說把那杯茶一口氣灌了下去。
就在阿爾腦海中閃過諸如「這樣不會燙到嗎小灣你也太衝動了要表現友好也不是這樣的方法」之類想法的同時,一聲巨響傳來。
於是眾人就這麼看著長髮女子冷冷丟下一句「帳單拿給躺在那邊的鬍渣」後如風一般翩然走出咖啡店,被茶杯砸得頭破血流的金髮男子就這麼躺在地上昏了過去。
「那個,菊。我追出去一下應該……沒關係吧?」阿爾頭一次在問句中帶有如此多的疲憊和不確定性。
「……你去吧,我待在這裡繼續監視。」他默默地將柯爾特點四五還給阿爾,想了想又不安地加上一句。「小心一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