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瑩歲月

關於部落格
在荒海與寂空的交界微笑面對考驗
  • 513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其他架空【wanted】(九)露米

整體而言那並不是次非常順利的任務,後來本田在回想時也不得不承認,所有不利的因素都完美地攪和在一起,先是不知從哪裡走漏了消息,原本戡定行進路線的目標突然改變了平日開會的場所,保鑣人數更是爆增,對於狙擊的防護也更加嚴苛,原本打算埋伏在一公里外的大樓狙擊的計畫只能告吹。不幸中的大幸是出去探查的阿爾及早發現,兩人分別跳上原本作為離開之用的跑車一路狂追。在自己好不容易解決了護衛用的車輛,目標的腦袋毫無防護地出現在阿爾槍口範圍的瞬間,本田認為這次任務已經結束了。
他還是太過樂觀。
*
他不該多看那一眼。
在行動前他研讀了千百遍目標的資料,覺得自己深入對方的內心知曉他的行為模式,在獲悉一連串目標的所作所為後他也認為沒有這個人世界會更美好,所以才沒有退回委託。
可是在高速行駛的車輛中他降下車窗嚐試瞄準,對方的臉轉向與他四目相對,他突然理解了一直刻意避開思考的那股不安感受。
那是一條生命的重量。不只是一顆子彈,還包括了曾經活過的幾千個日子、與之交際的人、影響的對象以及如果他沒有扣下扳機,也許還能過繼續度過的幾千個日子、即將邂逅的人。
這樣的重量自己擔得起嗎?
他不過遲疑了一瞬,足夠長的一瞬讓對方能夠逃離。後方護衛的車輛跟上,穿著黑西裝的保鑣們拿出善良市民不應該持有的武器對準自己的車輛然後被本田撞開,他急忙催緊油門追上逃走的目標車輛,那種恍若扭曲世界的壓迫感再次襲來,目標早已大汗淋漓的腦袋不過是個肉色的圓球,放在扳機上的手指沉重地一如灌了鉛。撕裂空氣的吶喊沒能傳到他耳邊,不過讀取焦急的前輩口形的變化還是能夠知道本田喊了些甚麼。
「開槍!」
他再次試著移動手指,可打從墜地就相連的一部分身體卻掙離了他的掌控,他灌注了全身的力氣只為移動半吋,只要半吋,他就能夠擺脫從以前一直糾纏的夢魘,不再為突如其來的恐慌所苦。
但掙扎的時間實在太過長久了,無論對於一個刺客而言,或是對被追殺的獵物而言。
目標沒放過阿爾猶豫的瞬間,使勁將油門踩到底,一度被本田甩掉的護衛車硬是鑽進少得可憐的縫隙,黑衣的保鑣毫不猶豫就朝阿爾開了四槍,他試著閃躲,另一隻手用力打了方向盤閃過前面的貨車,卻沒注意到攔腰撞上的護衛車。兩台曾經是車卻已扭曲變形的鐵塊因為強大的衝擊順勢滑行,剛好撞上因為轉彎而減速的目標車輛。瞬間爆開的安全氣囊沒能阻止塑膠支架刺進他的肺葉,側面來的強力撞擊讓肩膀脫了臼,雙腳被夾在變形的車輛殘骸中動彈不得還有陣陣劇痛襲來。
剎那間阿爾又回到了那個和本田一同躲避追擊的晚上,時間的流逝毫無意義。他清清楚楚看見目標神色驚惶試圖逃脫,下一秒碎裂的玻璃就在脖頸上開了長長的口子,飛濺的鮮血猶如噴泉湧出。他掙扎著想要伸出手,卻不確定自己是想拯救他或給他致命一擊。
接著……
*
阿爾猛然睜開眼。
漸漸清晰起來的是透過華麗的彩繪玻璃窗照下的月光,熟悉的挑高天花板和置身冰冷水中的感覺。他正緩緩恢復的意識得出了自己身在治療室中的結論。
「你醒了?」
淡得幾乎沒有情緒的聲音響起,阿爾微微側過頭,望向他目前應該是最不想看到的人。
「……你在這裡多久了?」
「剛到。」
伊凡身著白襯衫和黑長褲坐在池邊定定地望著他,長長的圍巾仍繞著脖子幾乎要拖到地上。他的臉上沒有平時的笑容,反而有一種怪異的神氣在眼中盤旋。
阿爾不想將這解讀為失望──雖然目前他想不到任何除此之外的可能性。
一股油然而生的怒氣在他心中發酵,他不理睬伊凡逕自坐起身子,才發現自己只有下身還穿著長褲。胸口的穿刺傷也已經癒合,只留在白皙的皮膚留下一道猙獰的傷疤。肩膀脫臼的部位好像也接了回去,但手上仍有細小的傷口尚未痊癒。
「不多泡一下?你的傷很嚴重。」
「不用了,我沒事。」他試著站起來不去看伊凡的臉,腳才彎起就有一股椎心刺骨的痛直入心扉。阿爾忍住不叫出聲表情卻早已扭曲,蒼白的額頭有汗珠滑下與身上的水珠一同落回池中。
他還沒這麼快就習慣無視與生俱來的疼痛。
「我看你不像是沒事。」伊凡也跟著站起。阿爾將重心放在完好無缺的那條腿上,轉過背去一拐一拐地走開。每踏一步骨折尚未痊癒的大腿就抽動一下讓他覺得自己好像踩在刀尖上,整條腿都使不出力氣,前進的速度無比緩慢。
「那又怎麼樣?」他反問,胸口燃燒的無名火更加旺盛。「難不成刺客聯盟之首的職務就是給每個出任務失敗的部屬一個擁抱,然後要他們再接再厲?」
「你需要嗎?」伊凡反問的神情一派天真無邪,目光炯炯有神愈發襯得那股奇異的氣質明顯起來。「我一點都不介意喔。」
「我不需要!」為什麼每次和伊凡對話都會變成這樣呢……阿爾在心底暗自惱怒,明明是想要堅定表達自己立場的,但是最後總會不知不覺按照伊凡的步調進行下去。「我回寢室去了……你在做甚麼!」
「就像你說的啊,關心部下是上司的職責。」伊凡理所當然地回答了阿爾的問題,好像把一個177公分高的青年扛到肩上帶走是再理所當然不過的事情。
「放我下來!我可以自己走……」突如其來的行動讓阿爾大吃一驚,他扶著伊凡的肩膀嚐試掙開橫扣在他腰上的手,腳一踢就牽動受傷的部位使他痛得倒抽一口涼氣。
「乖乖的別動。」伊凡用談論今天天氣一般的語調說道。「萬一我不小心鬆手讓你摔下來可就糟糕了喔。」感覺到背上的人明顯身體一陣僵硬,他又追加一句。「還是你希望我先把你的手腳都折了再帶走?」
魔鬼!這傢伙是魔鬼!
阿爾瞠目結舌地看著自己被實力深不可測的刺客之首以扛麻布袋的方式帶走,在心中哀嚎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