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瑩歲月

關於部落格
在荒海與寂空的交界微笑面對考驗
  • 513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其他架空【wanted】(六)露米

第二天開始的訓練果真如伊凡所說,讓阿爾開始懷念起前一天悠閒遠望的生活,嚴厲的訓練讓阿爾筋疲力盡連抱怨都省了,每天都帶著一身的傷到治療室去報到。
……本來應該是這樣啦,至少在訓練人員們的預想中是如此。
項目一:耐痛度訓練
「呃,我們現在是要……?」阿爾坐在一張木椅上看著訓練師A將他的手用白布條綁在椅背後,僵硬著笑容問道。
「這位是訓練師之一。」靠在牆角觀看的本田雙手環抱平靜地回答。「他會幫你改掉人生的許多壞習慣。」
「這樣可以吧?不會綁得太緊吧?」大概比他年長十歲左右,掛著和藹的笑容的訓練師A柔聲問道。
「嗯,是不會啦……」
「很好。」訓練師A在阿爾面前站定,摩拳擦掌的問道。「你是來這邊幹什麼的?」
「我是來成為頂尖的刺客……噗嗚!」話還沒說完就挨了一拳,眼鏡被打落在地,阿爾嘗到滿嘴的鐵鏽味,鼻子也有血滴下。「你在做甚麼!」
「小子,這裡沒你說話的餘地!」第二拳重擊腹部。「搞清楚自己的身分,菜鳥!」第三拳瞄準下顎──沒打到。訓練師A難以置信地看著不知何時掙脫……扯斷布條的阿爾接下這一拳,滴血的嘴角露出猙獰的微笑。「對你客氣你倒是囂張起來了嘛,啊?」
用力甩開了拳頭,阿爾抄起椅子追著訓練師猛打,第一擊椅背就掃中了訓練師A的右肩,力道之大讓這個毆打過許多新人的老手也大吃一驚。
「本田!這傢伙到底是什麼來頭!」一邊繞著房間跑的訓練師A驚慌地問道,阿爾則是折下兩隻椅腳在後面猛追。
「這個嘛,據說是十歲就能一人拖著自用小客車到處跑。」手上捧著收集得來的資料,本田不慌不忙地回答。
「我不是問這個!他不是應該乖乖讓我打嗎……嗚哇啊!」不小心踢到了一隻倒霉闖進這團混亂的老鼠,訓練師A腳步絆了一下。雖然沒摔倒在地,但是已經拖延了足夠的時間讓阿爾追上。
「誰規定的?」本田反問已經開始被阿爾痛毆的訓練師A,在記錄上註明:挨了兩拳後開始反擊。
項目二:刀械使用訓練
「你就是那個狠狠揍了教官一頓的菜鳥?」這次的訓練地點是在一間屠宰場,一名穿著白色圍裙的肥胖屠夫雙手各執一柄尖刀,上下打量著眼前的十九歲青年。
「啊哈哈哈。」最後是被本田拉開才停止的阿爾苦笑,手上也拿著兩柄尖刀。
「……算了,仔細聽我說。」長滿絡腮鬍的圓臉開口。「我喜歡用刀,因為在刀子刺進人體的瞬間感覺是最真實的,乾淨俐落,不像用槍一樣,可以了解嗎?」
「呃……不能。」頭上開始冒出冷汗的阿爾老實回答。
「很正常,聽好。」屠夫執起阿爾的手,尖刀剛好對準自己的腹部。「刺我。」
噗滋。
「嗚喔喔喔你居然真的刺下去!!!」屠夫抱著開始噴血的大肚子,但是因為肥肉太多反而有種莫名的喜感。「你這小子看起來一臉天真無邪,心地卻這麼惡毒!」
「你自己叫我刺下去的……」阿爾一臉無辜地說道。「不過也好久沒耍刀了呢,好懷念啊。以前總和隔壁開中國餐館的小妹妹一起研究耍雙刀的藝術……」不過那時候他和女孩拿的都是精鋼菜刀,據說是用砲彈外殼做的。「既然你是教官就陪我複習一下吧!」
「嘎啊啊啊啊!」
項目三:各種行進與閃躲的訓練
「本田,我們現在是要做甚麼?」阿爾大聲地問道,本田一身勁裝在他前頭悠閒地漫步,他只能半彎著腰慢慢地前進,底下輪胎滑過車軌的聲音隆隆作響。
他們現正在行進中的電車上頭,而目前這輛電車正經過高架鐵路。
「往前走。」本田回答。「先到達第一節車廂的人就贏了。」前方出現隧道的影子,本田集中精神看準時機,準備下腰──
「危險啊啊啊啊啊啊啊!」阿爾突然撲向他,硬是把他壓低下頭。結果一個不小心兩人一起摔下了車頂。在千鈞一髮之際本田從懷裡掏出一條鉤繩丟向旁邊的大樓,總算解除了兩個人一起摔下高架橋的危機。
「本田你還好吧?」抱著本田的腳懸在半空中,阿爾擔心地問。
「……」好想把他踹下去。本田一邊支撐著快要發麻的手臂,一邊在心裡詛咒。
項目四:子彈轉彎訓練
伊凡、本田和阿爾三人來到射擊訓練用的靶場。一旁的訓練員B早已熟練地將豬隻懸掛好。牆上貼的橘色靶紙清楚映入阿爾的眼簾,本田默默將槍枝遞給他。這不算難,阿爾心想,默默地舉起槍支瞄準。
「啊,等一下。」伊凡舉手示意,訓練員B立刻將一頭豬吊在標靶的前方。「可以瞄準了,像本田那天所做的一樣,讓子彈轉彎吧。」
阿爾沉默地看著伊凡。
你們這群人都不把牛頓三大運動定律放在眼裡嗎?
「不要被常識所束縛。想想看,如果沒有人告訴你子彈是直線前進,你會怎麼做?」像是讀出了阿爾心裡的想法,伊凡解說道。「你有那個能力。」
阿爾思索了半晌,露出豁然開朗的表情。他仔細盯著前方想像標靶的位置,在扣下扳機的同時手一揚。
「碰碰碰碰碰!」
五聲槍響過後,吊著豬隻的鐵勾因為老舊不堪無法承受子彈的射擊而斷裂,巨大的肉塊掉落地上,他再補開一槍正中靶心。
「你說得果然沒錯!我本來還擔心打不中鐵勾的。」阿爾神采飛揚地笑了。「謝啦,伊凡!」
「不客氣。」伊凡也笑著回答。
其他人無語問蒼天。
項目五:動態視力訓練
已經有些感到疲憊的本田強打起精神,帶阿爾來到擺滿織布機的房間。和上次相同的工人看到阿爾時臉就垮了下來,不過在看到本田後又轉為恭敬的表情。
「你看到那些飛梭了嗎?」本田將穿梭在白線間的銀色梭子指給阿爾看。阿爾仔細看了一會,點了點頭。
「我要你把飛梭抓出來……不准讓機器停止運轉。」看見舉起拳頭蓄勢待發的阿爾,本田急忙補上一句。
「喔。」阿爾盯著織布機認真煩惱了起來。來到這邊之後他的病都沒有發做過,可是這樣也就表示他無法再現那種高度集中的狀態。「那你揍我幾拳試試……」
「不行。」本田斷然拒絕。「你得學會自我控制。」而且訓練員A被痛毆的樣子猶在眼前,他深深認為不能小看眼前這個人的潛力。
阿爾只好放棄,死緊盯著織布機仍然以固定的速度運轉。
十分鐘過去。
二十分鐘過去。
三十分鐘過去。
……
一小時過去。
「本田,我想我還是辦不到。」阿爾認真地對本田說。
本田忍住將他的頭按進織布機裡的衝動,「做不到也要試。」
「喀啦」一聲,機器的運作慢了下來,最後停止轉動。阿爾和本田驚訝地看著旁邊的工人伸了個懶腰,瞪了兩人一眼。
「要做甚麼請等下午,現在是午餐時間。」
項目六:療傷
「這裡就是療傷室。」本田指著一個一個的小浴池,裡頭放滿了水。有躺人的還結了冰。本田帶著阿爾來到一個空的浴池邊,四周點了白色的蠟燭,還擺滿盛開的鮮花。「裡頭的水加了各種的蛋白能夠活化細胞的運作,使傷口達到最大的癒合速度。普通需要幾天來休養的傷,在這裡一個小時就能復原。」
「可是我怎麼看都覺得這裡比較像棺材。」阿爾看著陽光透過彩繪聖母像的玻璃照下,有種彷彿躺進去之後就會被就地掩埋的錯覺。
「下去試試就知道了。」本田一腳把阿爾踢下去,看著他在水中掙扎。
總不會溺死吧,水位也不過到一般人的腰部高而已。本田靜靜地看著阿爾揮動著手腳,想說什麼卻只是不斷地喝進更多水。他什麼時候才會發現到這水不深啊?
十分鐘後……
「拿氧氣罩和電擊裝置來!沒事的過來幫忙!」本田一邊幫已經被拖上來的阿爾做心肺復甦術,一邊大聲命令著其他醫療人員。
「發生甚麼事了?」剛休養完畢的的聯盟成員之一好奇地問站在旁邊看好戲的觀眾。
「菜鳥本來是要療傷的,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溺水了。」
「……」
*
「哈哈,真是了不起啊。『那個男人』的兒子果然與眾不同。」看完本田呈上的報告,伊凡笑著搖了搖頭。
「老大,這一點都不好笑……」訓練員A吊著手臂沉重地說。
「這樣真的可以嗎,讓阿爾去對付那個男人……」本田也開了口。本來以他的個性是不會抱怨的,但是這一次實在是事關重大,他也吃了不少苦頭,會有這樣的疑問不算過火。
「唔嗯……他還是在抗拒呢,關於未來要面對的事情。」盯著隨報告一起附上的阿爾照片,伊凡思考後得出了結論。「我來想辦法,訓練課程照舊。」
所有人都離開後伊凡拿起迴紋針夾著的照片,是在他們找到阿爾不久拍的,距離現在也不過三個月而已。照片裡的阿爾一身休閒裝扮,微笑著為他的養父母拍照,天氣很好,連他四周都盈滿了陽光。
伊凡出神良久,露出帶著有些困惑又有些歉意的微笑,丟下照片嘆了口氣。
「沒辦法,本來不想這麼早就說出來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