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瑩歲月

關於部落格
在荒海與寂空的交界微笑面對考驗
  • 513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同人【焰夢】灣中心













               1
勸君切莫過台灣,台灣恰似鬼門關,千個人去無人轉,知生知死都是難。*1
2
許久以前她仍赤足散髮,傾聽山林的鳥鳴獸啼啁啾如畫,遙望遠方的大陸中央橫亙長長的海峽,水色幽深如墨狂風哭嘯。在半夢半醒間似乎有呼喚縈繞耳際但不久又回歸沉寂。於是她閉上眼,從一個夢境走入另一個夢境。
3
對不起。
自覺慚愧的鄭家後人低下頭不敢直視她的眼。
請不要恨我。
給了她一個名字後便不再有所牽扯的彼方來的將軍目光凌厲,縱然他所望著的不是她的瞳。森然列隊的大臣們面容肅穆,龍椅上坐著和想像中完全不同的天之驕子,一旁站著從未謀面的大哥,和她一般黑的瞳孔中有晶瑩的光華,對上視線時向自己溫和一笑。
留不留?
身穿黃袍的青年悄悄探頭,袍上燦金的龍張牙舞爪彷彿隨時都要飛升天際,殿下的她聽不清上頭的對話,但在決定出來前她就明白了結論。
4
也許沒有人比她看過更多即使夢縈魂牽,夜半猛然醒來卻仍身在異鄉的悲哀,她想。她看著越過黑水溝而來的異鄉人們漸漸地淡忘,自己在這曾經的異鄉寫下故事,久久以後驀然回首才發覺此身到處已是故里。心底也許有個模糊的影子,在受委屈的時候,無論如何也不能放聲大哭的時後重新浮上。也許並非完美但因為遙遠而顯得美麗的幻象,故鄉啊故鄉。
5
長髮的青年將水遞給身邊的少女,含笑看著那雙小小的手捧著紋理粗糙的木碗就口一點一滴飲下,沒有一般孩子的急躁而更加慎重。遠遠有輕雷響起如岩塊碎裂推開雲層緩步走來,是今年的第一聲雷,在驚蟄這天。
「這雷來得好。」他輕聲開口,溫柔地摸摸身旁少女的頭,攏了攏梳順的長髮。「今年也會豐收呢,小灣。」
少女也抬起頭任憑粗糙的手心溫度停留,閉上眼感受連綿的細雨如同走私的商人們偶爾會帶來的細柔輕紗籠罩肩頭,濡濕稻田、濡濕茶園、濡濕她的衣裙以及大哥身上的緞錦。歷經四刻鐘從遠處的水井挑來的水與從天而降的雨在她的世界中相遇,最終奔向同樣的源頭。
大哥,我啊……
6
本田離開的那天她沒去送行。
「妳就那麼恨我。」本田的語氣清澈一如往昔。右眼的潰爛在他俊朗的臉上開了個醜惡的洞,渾身幾乎沒一處完好,昭示著他的人民得到的苦難以及他的人民造成的苦難,在面對她時總冷靜自持。
她沒有答腔,想起手臂上那些結痂又被剝離的傷口翻出銹紅的血色,一排長長的人龍上了手銬腳鐐準備赴一個未解的局;想起生命之源集結在一個異鄉人竭盡精力創造的池中,滾滾奔流直至成為涓涓細流澆灌出新綠,最終成為金黃的海洋,碧樹勾勒外型的珊瑚蜿蜒山嶺*2
她想起那只小小的盒子裡裝著一份生命的重量,想起輕得彷彿沒有任何重量的軀體順著水流緩緩飄盪。受灌溉恩澤的人們心裡沒有那些恨,而將他們葬在一生心血結晶的成就上。
她只是在遠處望著蒸氣笛鳴,那眼裡有著和恨意同份量的愛,或著應該說和愛同份量的恨意。
7
那個人闔上眼時雷雨交加。
她憶起那天也有雷聲響起,既不劇烈也沒有熾熱的光電閃過天際。如今卻是霹靂怒吼彷彿用盡所有的力氣只為那一哭,她別開頭不再多看一眼,心裡反覆揣測是否在最終那人的眼裡可見到了誰。縱然還有人愛她一如關愛那些孤臣孽子般,但可曾還有誰思念誰住的小小的島,縱然國度青青一如往昔。
也許最終是做了個美夢,而夢裡總是不知身是客的。
夢裡。
8
我會在這燄裡成灰,灰復綠,綠復死,死又復綠。
她這麼說,幾乎分不清自己究竟是蝴蝶或是誰。
 
               FIN.
 
               


                註1:渡台悲歌,為客家歌謠,清朝一位無名詩人所做,勸奉大陸親友不要走上渡台之路。


 
                註2:烏山頭水庫位於六甲鄉與官田鄉交界處,於日治時期由八田與一設計興建。從空中鳥瞰可見水域蜿蜒曲折,形似珊瑚外觀,亦稱珊瑚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