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瑩歲月

關於部落格
在荒海與寂空的交界微笑面對考驗
  • 513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其他架空【wanted】(五)露米

看來正義的使者挺缺錢的。
來到刺客聯盟本部的阿爾看著結滿蜘蛛網的殘破古堡,發出無聲的感嘆。
本田帶他穿過挑高天頂的廊道,散落積滿灰塵地板的玻璃碎片反映著外頭的陽光,阿爾的運動鞋踩上去嘎滋作響。幾隻小老鼠安靜地從陰影處溜過,只在灰上踏出幾個小小的印子。窗台的雕花已被磨去了細部而模糊不清,不過還能從輪廓推斷原本的紋路理致。
「老大,他來了。」本田帶領阿爾穿過一扇厚重的木門,後頭是個看來頗有規模的大圖書室。一盞吊燈上頭的蠟燭座台已經多年不用生滿了鐵鏽,書架倒是看得出來有時常擦拭整理,堆滿了厚重的大部頭書。中央一張鐵製的工作桌上頭也擺滿了資料。伊凡坐在一張深紫絨的沙發上翻閱那本皮製封面的聖經,聽到本田的聲音抬起頭來笑了笑,將手上的書擺在一旁伸個懶腰站起身。阿爾不得不承認這個處處散發神祕氣息的傢伙連這樣平凡的動作都極其優雅流暢。
「那麼,下定決心了?」伊凡踏著無聲的步子來到他的面前,淡金的頭髮垂下幾絲落在眼前。他伸出手懸在空中,嘴角微微彎起似笑非笑的模樣,在阿爾眼裡像極了挑釁。
「那是當然。」他伸出手回握,刻意在手上加重力氣。伊凡眉頭挑了挑,手一翻,阿爾回過神時自己的脈門已經被扣住。他有些慌張的瞪向伊凡,紫瞳裡滿溢的笑意躍進眼裡。
伊凡的手指慢慢沿著阿爾的手腕往下滑,雙手包覆住他緊握的掌心像捧著什麼易碎的物品一般。他的臉頰一陣燥熱,心底有些難為情。伊凡卻笑了──不再是那種帶點嘲諷的表情,而是像孩子一樣的微笑。
「力量不錯。」他說道,隨即鬆開手轉身大步跨出圖書室,米色的圍巾在空中畫出一道漂亮的弧線。阿爾急忙一個側身鑽過厚重木門的間隙,跟上伊凡的腳步。留下本田一個人站在恢復原本寂靜的圖書室中。
「……所以我被丟下了嗎?」
*
「你要學習的事情還有很多。」伊凡帶他走上樓梯,穿過那個那晚他打中蒼蠅腳的廢棄房間。另一間大的隔間內許多織布機正在運轉,工人忙進忙出檢查機械的運作。阿爾好奇地看著銀色的飛梭穿越在白色的棉線之間,一不小心踢到了正在檢查的工人,被狠狠地瞪了一眼。他急忙道了個歉跟上伊凡。
「未來你會在這裡受一連串的訓練,還有很多該知道的事情,本田之後會再慢慢告訴你。」兩人登上古堡的頂端,遠眺彼方的的市鎮工廠。風勢很大吹得阿爾必須努力站穩腳步,反倒是身著黑西裝的人影文風不動,望著大片的綠和遠端的灰出神。
那樣的身影看起來格外的孤單。
「……如果……」伊凡的話語斷斷續續傳到他的耳中,但很快就被風聲蓋過。樹葉颯響在空中舞動飄搖隨即又落下,長長的青草低首俯下宛如敬拜。阿爾將手貼近耳邊,是渴望傾聽或者不忍傾聽,他自己也分不清楚。
「我聽不清楚!」他用盡全身的力氣大喊。「再說一次,伊凡!」
伊凡轉過頭微微對他一笑,狂亂流動著的空氣漸漸回復平靜。褪去所有聲響的耳際只餘下心跳的鼓動靜謐得令他害怕。
「沒甚麼。」伊凡向他招了招手。「好好享受一下居高臨下的景色吧,從明天開始的訓練會讓你萬分懷念此時的悠閒。」
阿爾緩緩踏著步子向前,直到身體靠著石製的矮牆向前眺望,果真是十分遼闊的壯麗景色。一時兩人無語,視線停留在同樣的地平線上。
看了半晌,阿爾突然想到一件事。「我剛剛看到的那些織布機是怎麼回事?」
「公司產業。」伊凡好整以暇地回答。
「呃……用來掩飾身分用的?實際上是刺客的老大這樣?」
「我真的是個紡織廠的老闆喔,這點不用懷疑。」
……是嗎。
阿爾強吞下幾乎衝出口的話,在這方面伊凡倒是意想不到的樸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