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瑩歲月

關於部落格
在荒海與寂空的交界微笑面對考驗
  • 513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其他架空【wanted】(四)露米

──這是你的命運。
混帳,什麼命運。阿爾跌跌撞撞地走在夜深的馬路上,偶爾有一兩台車從他身邊駛過,他也顧不得駕駛會怎麼看待這個半夜一人搖搖晃晃走在路上、額上有著血跡、臉色蒼白還拿著手槍的年輕人。
──我們是歷史的影子,雖然無法見光,但是一直在幕後默默推行著世界運轉,除去那些危害世人的敗類。
──你的父親是我們組織裡的驕傲,技巧和膽識都無人能敵。但是他被同伴背叛,昨天死在大樓的樓頂。
父親?一個從出生就拋棄他的人,如今就算死去又怎樣。也不知道他們說的是不是真的,抑或只是一群瘋子的幻想。
──你自己知道的。安穩的生活,你覺得自己不屬於那裡,對吧?平凡幸福的日子,長大後找份固定的工作,與在派對裡認識的女性相戀結婚,生兩個孩子,老了以後躺在病床上,周圍繞著兒孫們安詳地逝世。
──你注定無法過著這種生活,你體內流的血就是如此。
──我們需要你來對付他,那個叛徒,報你父親的仇。
現在想這些都沒有意義了,阿爾甩甩頭,想將今晚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甩出腦海。對了,他一直沒有和貝爾瓦德和提諾連絡,他們會擔心吧?
他漸漸加快了腳步,最後在路燈光芒的沐浴下狂奔起來。
*
「老大,他真的會答應嗎?」剛才將槍口對準阿爾後腦勺的男人問道,表情顯得有些無奈。「他看起來就只是個天真的毛頭小子,沒見過什麼世面……」
「放心,他一定會來找我的。」伊凡答道,翻到聖經的其中一頁。「他不是能夠容忍長久以來的不安無法解決的人。本田,去幫幫這位我們未來的新成員吧。」
本田不出聲,只是微微點了頭隨即消失在黑暗之中,與夜色融為一體。伊凡又捧起聖經,繼續朗誦起經文。
「……來跟從我,我要叫你們得人如得魚一樣。」
*
「阿爾,這麼晚你到哪裡去了……你怎麼受傷了!為什麼會受傷!發生甚麼事了!」阿爾看著按下門鈴沒多久就衝出來的提諾,神情由疲倦轉為驚惶。他一面慶幸自己已經把那把槍扔到了路邊的草叢裡,一面又後悔自己怎麼不先處理一下傷口再回來。
「那個……因為今天去超市的時候剛好遇上搶劫……」阿爾按住已經停止流血的傷口,有些結巴地告訴提諾在路上想好的藉口。
「先讓他進來吧。」貝爾瓦德將外套披到提諾肩上,又看了看已經開始發抖的阿爾,伸出手將他扶進門。
*
折騰了半個晚上,阿爾將傷口處理好,又將想好的藉口一五一十交代完畢,才沾到枕頭就睡著了。
第二天起床時天剛亮,阿爾慢條斯理地從床上起身隨意洗了把臉,看著鏡子裡蒼白的臉。藍色的眼睛鑲嵌在眼眶中像兩顆廉價的玻璃珠,不復從前那種自信的光采。才一個晚上,他卻覺得自己瞬間老成很多。
──你注定無法過著這種生活,你體內流的血就是如此。
阿爾緊握起拳頭。
也許真是這樣沒錯。
可是,我……
叩叩。
「阿爾,你起床了嗎?」
是貝爾瓦德。
阿爾嚇了一跳,難道說是昨天的謊言被識破了?還是昨天那夥人找上門來……他胡亂將床上及桌上的雜物塞進櫃子裡,理了理頭髮打開門。貝爾瓦德用一以貫之的冷靜表情審視了下阿爾的臉。「我想和你談談。」
「啊……請進來,呃……房間很亂……」阿爾有些慌張地回應,如果是提諾他還能夠說些玩笑話來回應,不過對於這位在下雪天將他撿回來的老闆他總是又敬又畏,縱然他知道貝爾瓦德是個善良的人。
「……你最近的舉止很奇怪,是有心上人了嗎?」不客氣地往床上一坐,貝爾瓦德開口問道。
「匡噹」一聲,阿爾失手砸掉了手上的鋼杯。
這真的是那個貝爾瓦德?還是被昨天那夥瘋子掉包了?或者應該說為什麼會得出這種結論?
「沒有!怎麼可能會有!絕對沒有!」他大聲反駁。
「真的?要是真的有的話不用害羞。」
「真的沒有啦!想也知道怎麼可能嘛!」
「是嗎……說的也是,果然還是因為病的發作越來越嚴重了。」
「就是嘛,心上人那種事情怎麼可能……咦?」阿爾突然覺得全身發冷,定定地看著養父平靜的表情。
貝爾瓦德從懷中掏出藥瓶放在床頭櫃上,淡淡嘆了口氣。
「我一直在等你告訴我們,只是沒想到你還是選擇了逞強。」
*
本田駕著銀色跑車,在街角盯著目標的店家。不久就看見他要找的人提著紅色的背包邁出店門,筆直向他走來。本田默默降下車窗,望著那雙已經恢復熠熠神采的海藍眼睛,阿爾向他露出一個開朗的笑容。
「我們要到哪裡去?」
「刺客聯盟。」本田答道,任憑阿爾打開車門坐上副駕駛座,一言不發看著前頭發動車子。阿爾頭靠著椅背閉上眼。
──我有去你待過的那家孤兒院調查一些事情,你的父親也許並不是個簡單的人物,我相信他會希望你過著平靜的生活。
──如果你堅持要去尋找真相,那就去吧。要是累了,隨時都可以回來。
──和你一起生活的幾年,我們都覺得很快樂,所以不用道歉。
──記住,做你認為正確的事情。
阿爾睜開眼喚了聲:「本田。」
本田轉過頭:「什麼事?」
「那個……昨天對你大聲喝斥,真的很抱歉。」
本田愣了下,差點撞上迎面駛來的一台貨車,幸好在千鈞一髮之際閃過。他看著阿爾被嚇得發青的臉,良久泛出一個淡淡的微笑。
「不用介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