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瑩歲月

關於部落格
在荒海與寂空的交界微笑面對考驗
  • 513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其它架空【wanted】(二)露米

從十五歲開始阿爾漸漸被所謂的幻象困擾,當恐慌襲來時世界會旋轉,胸口被大石般堵住無法呼吸,連最細微的聲音在他耳裡也有如雷鳴轟響,看到的物體全然不是平時的外貌而有如群魔亂舞。彷彿即將被拖往死亡的彼岸再也無法見得生者的世界。
他是在假日瞞著老闆夫婦去看醫生的,醫生只開給了他鎮定劑,要他下次和爸媽一起來,他不可置否應了一聲就把這件事拋在腦後,只有在相同的恐懼一而再再而三襲來時他會躲到無人看見的角落默默吞下藥劑。
他不打算讓那兩個善良的人發現,一如他很清楚自己並不屬於這裡,就算提諾和貝爾瓦德將他視如己出。
「呃……衛生紙五大包、玉米片三盒、肥皂……這樣應該差不多了吧。」阿爾推著手推車一邊核對著清單,確定無誤了以後將堆得如小山一樣的貨品推去超市收銀台。
「總共是○○元●角。」笑容可掬的服務員報出價錢。他伸出手去藍色連帽外套的口袋裡掏錢包。
一隻較小的手突然伸出,停下阿爾的動作。
他抬起頭,看見一個小個子的男子正用一雙安靜的黑眼睛看著他,短短的黑髮柔順地貼在額上。大概和自己一樣大吧,阿爾估計。
「我認識你父親。」
「……是嗎?」阿爾望著這個半路殺出阻止他付帳,還冒昧跟他搭話的陌生人。「我父親在我出生後沒多久就丟下我了。」他比較想付完帳直接回去,今天的特餐應該還剩不少。
「他是個很盡責工作的人,在我們這行裡是頂尖的。」男子繼續說道,「可是他昨天死了,被人狙擊而死。」
阿爾心口一抽。
不妙,這是要發作的前兆,他深吸一口氣想盡快結束這段對話,女店員不知所措的看著兩人。
「……聽著,烈酒區在另外一頭,我……」話頭被打斷,黑髮男子的語氣更加急促了些。「那個殺你父親的兇手也要來殺你……趴下!」
語畢一排子彈呼嘯而過,男子硬是壓下阿爾的頭將他拖到貨品架旁,從外套裡抽出黑色的手槍還擊。阿爾的視線則是停在那一排已經不成原本形狀的民生必需品上。啊,這下又要重買了,他想道。同時訝異自己居然能夠如此冷靜地思考一些根本無關緊要的事情。
胸口逐漸緊窒了起來,哀嚎聲、尖叫聲像是跳針的唱片一樣不斷重複播放,阿爾看到火光以及保護著他的男子手一甩,射出的銀色子彈旋轉著美麗的線條,彎過一排貨架打中躲在後頭的槍手有如慢動作放映。被打碎的紙盒包裝像雨一般落下,在他眼裡像是被逐出孤兒院那一晚的雪花。呼吸急促了起來幾乎吸不進空氣,可是他沒有時間去掏口袋裡的藥瓶了。男子似乎大聲吼了些甚麼,可是過了一會兒阿爾才理解到話語中的意思。
「我們必須出去!」
男子半拉半扯地將阿爾拖出超級市場,推開玻璃門時他回頭望了一眼,看到槍手有著和自己一樣的金色頭髮以及兩道顯眼的粗眉,綠色眼睛裡平靜無波。冷靜的表情彷彿隔絕了一切紛擾,無論是尖叫聲、飛嘯的子彈對他而言都不過像是生活的一部分,是必須完成但不重要的事項。阿爾的眼前開始發黑。
慘了,這一次說不定真的會死。
迷迷糊糊中他被塞上了跑車,一開始依稀還聽到身旁的男子一邊開車一邊想辦法進行還擊。阿爾抓緊胸口的軍籍牌,用畢生最大的力氣迸出幾個字:「先生……」
「我叫本田。」
「我……」阿爾蠕動著嘴唇還想再說什麼,本田突然用力打了方向盤,車子用力地甩尾。阿爾的頭撞到車門的邊框,氣一閉就昏了過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