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瑩歲月

關於部落格
在荒海與寂空的交界微笑面對考驗
  • 513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架空【Du bist so schön】獨伊

1
路德維希在相同的時刻一如往常地睜開眼。
微涼的空氣伴著明亮得近乎虛幻的晨光輕刷過眼簾,點點碎星灑在菲利西亞諾散發著淡淡檀香的褐髮上,是昨天新買洗髮精的香味。單薄的肩膀安穩地躺在自己的臂彎裡,對永遠長不大的孩子而言細心打理過的柔軟被單似乎總是比不上自己一點也不舒適的懷抱。
他猶豫了一會兒,最後還是小心翼翼地將自己的手臂抽回,緩緩起身步下床,沒忘記將被子重新拉至菲利西亞諾的肩上,嚴密的不讓一絲清晨微冷的空氣鑽入雪白的布料與溫暖身軀間的縫隙。
*
他開始準備早餐,外皮酥脆的小圓麵包、火腿切片與香腸、冒著蒸氣的水煮蛋以及覆盆子果醬,另外是為菲利西亞諾溫過的牛奶以及自己要喝的咖啡。
一面研磨著咖啡豆,路德維希看了看牆上的掛鐘,六點三十分。對自己而言不算是特別早,不過之於那個還在臥室睡得正香甜的人已經是個天大的難題了。
──路德路德,你睡晚一點嘛!這樣我就可以比你先起床幫忙做早餐了。
想到菲利西亞諾眨著眼睛望著自己的期待模樣,路德維希露出了一抹很淺的微笑。那傢伙在這方面會不經意露出天真得近乎傻氣的體貼,所以他也就沒有將實際施行會遭遇的諸多難題告訴菲利西亞諾,例如說某人的賴床、某人的賴床,或是某人的賴床。
精準量好咖啡粉的份量加入濾壓壺中,將煮好的熱水倒入並拉起過濾器,精準的兩分鐘,一秒不差。將咖啡注入磁杯中,深沉的香味立即盈滿空氣。他將所有的東西移到餐桌上整齊排好,上樓去叫菲利西亞諾起床。
「菲利西亞諾,起床了。」
沒有反應。
「菲利西亞諾,起床。」
轉了個身連同腦袋一起縮進被窩,理應被喚醒的對象咕噥了幾聲,又鑽回比起現實更加甜美的睡神懷抱。
已經習慣如此程序的路德維希熟練地一把將被子掀起,在床上的人半夢半醒時將他直接帶到浴室去。拿起有著黃色小鴨圖案的毛巾用冷水打溼輕輕擦過微紅的臉頰,一直緊閉的眼廉終於緩緩張開,瀰漫著迷霧的視線漸漸清晰,在路德維希的臉上定焦。
「……路德早安!」漾出一抹溫暖的微笑,菲利西亞諾像隻無尾熊般,手腳並用緊緊抱住路德維希。
「早安。」路德維希則是輕輕吻了菲利西亞諾的額頭當作回應。
*
早餐一向是悠閒而愉悅的,路德維希翻閱著送來的報紙一邊喝著咖啡,菲利西亞諾則是替自己的小圓麵包塗上果醬,還不忘將水煮蛋剝好殼放進路德維希的碗裡。窗外的鳥鳴隨著陽光的腳步移動,他們偶爾會交換一些對話,就像一個正常的家庭那樣。
「路德路德~我今天煮義大利麵當晚餐好嗎?」
「好啊。」
「那你等一下不要忘記帶便當和下午的點心喔!」
「嗯,知道了。」
「這個星期天路德有空嗎?羅德里希先生剛結束巡迴演奏會回來,說想好好聚一聚,我也好久沒看到伊利莎白姊姊了。」
「可以啊。」
「對了,安東尼奧哥哥還好嗎?聽說上次好像和羅維諾哥哥吵了一架?」
「……趕快吃早餐吧,你要遲到了。」
「咩──」
吃完早餐後他們會將碗盤洗好,路德維希拿起西裝外套先一步去發動車子,菲利西亞諾則是鎖好門後順道搭路德維希的車去上課。路上兩人不再交談,只有呼吸聲和引擎運轉的聲音妝點著車內的寧靜,到達校門口後菲利西亞諾會輕盈地跳下車,揮手目送路德維希開車離去。
一切都是那麼理所當然。
2
到達辦公室以後就是一天忙亂的開始,不能說看到的全都是悲傷的事情,但身為警察的他們面對的通常都是最醜惡的部分。坐在辦公桌前處理文書工作未免太過乏味,但是一但離開辦公桌就意味著麻煩的發生。
上午在埋首處理之前事件的報告中渡過,工作量不算特別繁重。中午吃完便當好不容易有空檔可以休息一下,他拆開自己的哥哥寫來的信閱讀起來,大意是說再過一兩個月就會結束這一輪的旅程回來探望自己,不用擔心他,不知道菲利西亞諾過得好不好云云。
想起那個令人頭疼的親人,路德維希苦笑了一下,卻不得不承認他是有點想念這個一手拉拔他長大的哥哥。
「基爾伯特寫來的?」安東尼奧探頭過來問。
「啊……對啊。」路德維希愣了下,微微頷首回應。
「嗯……是很久沒見到他了,他還好吧?」
「看來是還不錯。」
安東尼奧點點頭,順便拿走一片菲利西亞諾準備的餅乾,繼續與報告書奮戰去了。
下午他們接手了一個案子,是有關一位母親將自己的親生兒子打得遍體鱗傷的虐童事件。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來那套「從樓梯上摔下來」的說詞純屬胡扯,至少那些縱橫錯佈全身的傷疤絕對和樓梯一點關係也沒有。
可是那個六歲的男孩卻堅持自己是從樓梯上摔下來的。
路德維希默默看著他的同僚將母親帶到偵訊室去做筆錄,一旁的女警則將惶惑不安的小男童帶去醫院,輕輕又咬了一口餅乾,杏仁和奶油的香味在口中擴散開來,他卻嚐到了隱藏其下的苦澀。
這種時候他特別想念菲利西亞諾的微笑。
*
下班後他直接開車回家,熟悉的景色不斷掠過車窗外一路直至他熟悉的建築出現在眼前。熟練地倒車進入車庫沒有一絲多餘的動作,他進入屋內時食物的味道已經盈滿整棟房子。
路德維希深深吸了一口氣,彷彿是每次踏進所謂的家都必須舉行的儀式,這樣溫暖的香味使他放鬆,房子不再只是冰冷的建築而是確實有人生活著的地方。以前他曾認為自己可以就這樣不與任何人有所牽扯,要是有人對他說以後會和一個愛哭又喜歡黏人的孩子住在一起,而且還得為他收拾各種殘局,他一定會直接將這個人送進精神病院去。對比起現在的生活簡直就是不可思議。
而最不可思議的就是他並不後悔。
他悄聲走進廚房看著菲利西亞諾的背影,粉紅色的圍裙穿在相對嬌小的身上一點也不違和,輕巧地攪拌著醬汁的模樣總有讓路德維希種想要從背後抱住的衝動──雖然他從未付諸實行,僅是輕喚了聲:「菲利……」
下一秒溫暖的身驅就撲進自己懷中,柔軟的褐髮蹭著胸膛,紅茶色的眼裡倒映著路德維希,滿滿都是笑意。
「歡迎回來,路德!」
「嗯,我回來了。」
「工作很累了吧?新買的啤酒已經冰在冰箱裡了,你可以先喝一罐,不過不可以多喝喔!不然會吃不下晚餐。」
「我知道。」
「這次我把醬料的配方改變了一下,聞起來很香喔!路德一定也會喜歡的。」臉上散發著期待的光芒,在路德維希的眼裡看來幾乎就像隻等待被誇讚的小狗。
「嗯,我很期待。」他輕輕拍了拍菲利西亞諾的背,皺了皺眉還是決定加上一句。「不過你最好注意一下爐火……」
「噫噫噫噫噫噫!!!!我的醬汁!」
3
經歷了一場小小的驚嚇以及些許的補救,兩人總算坐上了餐桌,菲利西亞諾就像往常一般不停訴說著學校的趣事、自己的繪畫心得、胞兄又和他說了些甚麼以及那些總會特別親近的小動物們。路德維希埋首於晚餐的同時不忘給予回應、在菲利不小心碰倒桌上的調味罐前先將罐子扶好,或是遞上餐巾紙將對方嘴角的食物碎屑擦乾淨。每天晚餐的例行公事。
「然後啊,哥哥說他把將法蘭西斯哥哥和安東尼奧哥哥痛毆了一頓,海格力斯說損失全部都由薩迪克負擔,要他用力多砸一點沒關係……」晚餐過後一邊收拾鍋碗瓢盆,菲利西亞諾繼續餐桌上未完的話題。
「這樣啊。」最近還是離那家酒吧遠一點吧……
「然後法蘭西斯哥哥隔天就一臉苦相跑來找我,說甚麼他要回老家去種田了,要我好好保重甚麼的……看來哥哥真的把他打得很慘,好可憐啊。」
「這樣啊。」其實他後來還是悄悄去找法蘭西斯誠懇「長談」了一番,看來那個鬍渣也感受到自己的誠意了。
「對了,今天下課的時候我也有看到阿爾喔!不過他好像和伊凡先生正在談論甚麼很可怕的事情,都沒有人敢經過他們兩個身邊,結果我只好悄悄離開了……真可惜,今天又有可愛的女孩子送我街角冰淇淋店的開幕折價卷呢!顏色從螢光藍到深赭紅一應俱全──我是不敢吃啦,不過阿爾應該會很喜歡。」
「這樣啊。」那家冰淇淋店真的有辦法生存超過一個月以上嗎……?不過在那之前還是應該要菲利西亞諾離伊凡‧布拉金斯基遠一點才對,那個斯拉夫人可不是甚麼好惹的角色,尤其是碰上阿爾弗雷德那顆未爆彈的時候……
「路德?」菲利西亞諾放大的臉龐占據了路德維希全部的視野,他花了半秒的時間才意識到和自己四目相對的人是誰。
「……怎麼了?」
「路德今天好奇怪喔?」菲利歪了歪頭,眼神天真無邪純淨一如孩童。多少個未眠的夜晚,路德維希都會想起這雙眼任憑苦澀溫馨一齊湧上心頭,然後繼續他看似無休止境的工作。
「奇怪?那裡奇怪?」
「嗯!就是像這樣……」菲利皺起眉頭,手指輕輕將嘴角往下扯。「沒有甚麼精神,看起來一副很難過的樣子。」
下午那個滿身傷痕的孩子再度浮出他的腦海,與眼前身影重疊。明明從前也遇過相似的案例,清清楚楚知道多餘的感傷無法真正幫助這些人……
當他回過神已經將菲利西亞諾抱了滿懷,紅茶顏色的眼神閃爍著專注的光芒,總是靈巧料裡食物的柔軟手指輕觸路德維希的眉間,用力想要撫平已經深深刻下的皺紋。
「路德,不要皺眉嘛!」嚴肅的表情之於這個總是長不大的孩子一點也不相襯,但本人並不以為意。「抱怨也好,真的想哭泣也沒有關係,就是不要把難過的事情一直鎖在心裡。」
一定會沒事的,不管中間發生了甚麼都一樣,就像我們那天近乎荒唐的相遇,也確實存在著意義。讓兩人可以相聚進而彼此了解的意義。
「因為我會一直陪著路德喔。」
「嗯,我知道。」
以後必定還會遇到類似的情境吧?因為生命中悲傷的事總是比快樂的事來得多。在他望著哥哥筆挺的背影立下志向的同時就已經有所領悟,那是一條荊棘多於鮮花的道路,更糟的還有偽裝成鮮花的荊棘,或者是長滿尖刺的鮮花。
不過,還有人會陪著自己。路德維希輕輕揉了揉菲利的頭髮,輕微的嘆息沒讓懷中的人聽到。
還是可以走下去的,雖然背負的責任似乎更沉重了。
他猶豫著是不是應該放開好讓菲利西亞諾能夠喘口氣,把洗到一半的碗盤給洗完,而且今天的氣溫老實說還滿高的,連已經習慣的他都覺得面頰發熱……
「吶,路德,我可以再多抱一下下嗎?」聽到路德維希的回答而容光煥發的菲利西亞諾又變回了平時那個有點任性卻總讓人不忍責罰的大孩子。「你抱起來好舒服喔。」
「……隨便你吧。」比起「一起洗澡」之類的要求,現在這樣還算可以接受……心緒已經開始神遊的路德維希渾然不覺自己的手還搭在對方的腰上,完全沒有放開的打算。
「還有胸肌耶……路德你身材真的好好喔!下次有空的時候來兼差當模特兒嘛!現在素描課程正好講到人體肌理架構……」
「警察不能隨便兼職……慢著!不要亂摸!趕快去洗你的碗!」
「咩──」
又是祥和而寧靜的一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