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瑩歲月

關於部落格
在荒海與寂空的交界微笑面對考驗
  • 513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相撞時互放的光亮】露米

那一望無際的漆黑可比擬創世紀中光闇渾沌交錯的深淵,在晝夜分開後即湧出星辰的大海。努力向外探詢發展的同時藍色行星上的芸芸眾生也不忘自己仿造的星星,或做通訊以連結天各一方的有情人進行唇槍舌戰且樂此不疲,或做觀測以明白自然的奧秘好窺探對方的重要軍情。不論那些險惡的意圖底下究竟隱藏的是忍不下一口氣的死要面子或是超大規模的幼稚園生吵架,不懂國家機密的平凡人們看著深黑的天鵝絨中鑲著閃亮的碎鑽倒也賞心悅目。 但是不需古老的哲人開口,就連流行歌曲也能直指出人生相處總會碰到那麼一兩次,非常不妙的狀況。 有生之年,狹路相逢,終不能倖免。 * 伊凡默默聽完阿爾的抱怨,含笑地將摔到臉上薄薄一張的報告書撕成兩片、四片、八片、十六片,最後變成漫天飛舞的紙屑。 白雪紛紛何所似?灑鹽空中差可擬,未若柳絮因風起。感謝世說新語在一千多年前提供的名言錦句,直至今日依然適用,雖然在場的兩人鐵定沒讀過。 「這個嘛,我還是不太懂阿爾你為什麼要跑來找我抱怨耶?」伊凡直指出了致命的事實。「衛星快要撞上也不是我能控制的啊,誰叫你沒事發射那麼多顆通訊衛星,總會撞個一兩顆吧?」 「那是因為你家的那顆已經報廢了才會這麼說!」阿爾氣憤地拍桌。「而且你家的衛星我不跑來找你抱怨還能找誰?」 「你和那個可疑的外星人商量一下請它解決不就好了?」伊凡閒閒地說道,交叉著雙腿換了個姿勢斜倚著沙發。「你大老遠跑來找我就為了這種事情,不覺得很浪費時間嗎?還是說……」他把玩著水管的龍頭開關,眼裡閃過一絲捕捉到事物真相的光芒,低聲問道。「不過一個禮拜沒見就開始想念我了?」 「不,就算天崩地裂也不可能。」忽略瞬間閃過的一抹心虛,阿爾立刻回擊。「事到如今和你也沒甚麼好說的,看你們是要自己想辦法將那顆衛星打下來還是乖乖付賠償金吧……啊,對喔,你們在太空競賽中輸了。」他露出洋洋得意的表情站起身來。 「沒辦法啦,最後還是得靠世界的英雄來解決難題……不過在這之前先把錢交出來!」阿爾笑著向伊凡伸出手。終於有一次在唇槍舌戰中佔到上風讓他頗為得意。 伊凡皺起眉沉思了半晌,從大衣內袋取出一把銀色的鑰匙放入阿爾舒開的掌心。 「這是什麼?保險箱的鑰匙?」沒想到伊凡會那麼快就將東西交出來,阿爾著實愣了一下。過去多少次的他們私下的爭論都沒談出個結果來,反而通常都是自己……咳咳。 伊凡看了阿爾一眼,用像是談論今天天氣般的態度給出了回答。 「房間鑰匙。」 匡噹一聲,阿爾將鑰匙扔出,小小的銀色光芒拖著長長的尾巴打破了玻璃窗,直向伊凡家樓下的花園奔去。 「伊凡‧布拉金斯基!你的腦袋裡就只裝著這些東西嗎?」震耳欲聾的怒吼從房間內傳出,外頭站崗已經有過一次經驗的菜鳥忍不住看了資深的前輩一眼。自從地獄一遊生還後他的見識及反應都成長了不少,也應此被拔擢為固定的保鑣群之一,但是現下他還是非常地不安。 「那個,前輩……?」 「不用擔心啦,大概再過不久後就會開打,之後你知道的。」前輩今天的隨身讀物是英國最富盛名的八卦雜誌之一,雖然因為站著不能喝茶,那副氣定神閒的樣子仍舊讓菜鳥肅然起敬。雖然他真正想問的並不是這個,但是現下的氣氛讓他也只好將原本的問題吞回肚裡,繼續執行身為保鑣的職責──不讓閒雜人等靠近。 瞭解了外頭的狀況,請將鏡頭轉回來,謝謝。 「咦?你不喜歡嗎?我可是特別運用關係才搶到的啊?」伊凡一臉無辜地問道。「還是說蜜月套房太單純了你不喜歡?真的想要特別服務的話我是可以要求,不過你受得了嗎?」 「不是那個問題!」阿爾扯緊伊凡的圍巾,咬牙切齒地說道。「經濟危機真的讓你的腦袋壞掉了嗎?為什麼你有這種……這種東西?」 「這個嘛,慶祝我們在身體上及心靈上成為一對契合的情……」 「不准給我說出那個不知道是做什麼用的名詞!要是你不交出賠償金就等著導彈飛過來吧!」 伊凡側著頭注視阿爾的臉良久,恍然大悟地彈了一下手指。 「你害羞了啊?」他戳了戳阿爾紅到耳根的臉頰,軟軟的像他許久從阿爾那邊搶來的彩色棉花糖。「雖然這種美好的形容詞根本不應該出現在你身上,不過這樣也滿可愛的。」 一陣死寂。 碰碰碰碰碰碰碰! 「伊凡‧布拉金斯基,我今天就要替天行道剷除你這個世界的敗類!」手中的槍換上新彈匣,阿爾拉開距離瞄準目標,展現不惜一戰的覺悟。 「唉呀唉呀……沒辦法,勞動之後的成果總是特別甜美。」手中水管轉了兩圈,伊凡也拉開架式,一腳踹開沙發尋找更有利的戰略位置。雖然這房間也不過就這麼大而已。 鏗鈴匡噹碰棟鏹── 「啊,打起來了。」有如天雷勾動地火、地裂山崩、鬼哭神號,熟悉到令人想流淚的摔家具聲響起,前輩得意地掃了菜鳥一眼。「我說的沒錯吧,你要再放輕鬆一點。」 「呃,我倒不擔心這些他們兩位啦……」猶豫了一下,菜鳥還是決定老實說出他真正擔心的問題。「只是前輩啊,阿爾先生到底是為了什麼來這邊的?」 「嗯……好像是為了衛星即將相撞的事宜前來要求俄羅斯協助吧?」前輩仔細思考了一陣子給出回答。 「對啊,如果我記得沒錯的話,NASA他們所估算的時間不是快到了嗎?可是現在這樣……」 兩人對看了一眼,沉默再一次瀰漫開來,頗有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的味道。 「……唉,這也是命啊。」首先開口的是以飛快速度完成心理重建,或者應該說從來就沒有過擔憂的前輩。「至少如果那群科學家說的沒錯,相撞的地方會是在西伯利亞而不是在我們的國家……」 「這樣說來,比較危險的不就是我們嗎?」菜鳥再一次提出了犀利的疑問。 兩人無言地轉頭看向那扇通往戰場的門扉,默默在心裡向各路有可能庇佑他們的神明祈禱了起來。「哈哈你的準頭還有待加強呢阿爾君」或是「你這個無恥的混帳給我站住不要動」之類的聲音不時從裡頭傳來。 距離地球八百公里的上空,兩顆來自不同陣營可比擬羅密歐與茱麗葉的的衛星終於相撞,放出燦爛的光芒祝福著世界上最危險的一場戀愛。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