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瑩歲月

關於部落格
在荒海與寂空的交界微笑面對考驗
  • 513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穿越時之間隙】露米

那裡曾經是他的國境,而今星條旗飛揚在凍土之上。 乘坐在焊死的鐵盒子中飛越整個海洋的距離實在太過漫長,一呼一吸全繫於精密的運算,無從掌握主宰的無力感總讓他不悅。 要是能像帶領神選子民逃出埃及的先知那樣使海水分開──或者乾脆讓冰河時期再度降臨,循著四萬年前的先人遷徙的道路重溫一次漫長的徒步旅程──還不如祈禱有小行星撞擊地球,將所有海水蒸發乾淨算了。 所以,來蓋隧道吧。 穿越時之間隙 「……冰天雪地的生活終於將你的腦子凍壞啦?」阿爾吞下最後一個漢堡,用懷疑的眼神望著不請自來的伊凡叨念著甚麼,在邊緣全都佈滿塗鴉的文件上簽了名。 「不會啊,比起你發明的奇怪儀器,我覺得這個構想還挺合理的。」扭開隨身攜帶的酒瓶喝了一口伏特加,一股熱流慢慢順著食道來胃中擴散至四肢百骸,伊凡毫不客氣地挑了張椅子坐下,絲毫不介意自己身為不速之客的身分。辦公室外頭安全人員探頭探腦,不知應該要端茶來招待還是應該把人撵出去。當然,他們並不知道這個高大、圍著圍巾、帶著向日葵和水管來訪的究竟是甚麼人……國家,否則他們應該會選擇眼睛一閉昏過去來逃避現實。 注意到外頭的人惶惶不安的樣子,阿爾揮了揮手示意他們可以先離開,裡頭唯一有見過伊凡也知道怎麼回事的人頷首表示了解,順手把門帶上,消失前仍有關切擔憂的視線傳來。 真是受到疼愛的孩子。 「我家的工程師已經算過了至少要十五年,建成之後白令海峽甚麼的就再也不是問題了,所以──」伊凡身軀向前傾了些,眼角瞄到文件抬頭上的塗鴉──折成兩半的水管,很好。 「拿錢出來吧。」 「我說你搞錯了吧,我不派人去搞破壞就已經很好了,你還要我拿錢出來?」眼前突然出現伊凡放大的臉讓阿爾嚇了一跳,急忙伸手推開,右手試圖蓋住那些已經稱不上多整齊的文件。 「為什麼?隧道建好以後可是比英法隧道還要長,是世界最長的隧道,不覺得很棒嗎?而且這樣要成為俄羅斯的一部分很方便不是嗎?」純樸的笑臉加上無辜的聲音,要不是他們打交道的時間已經有幾十年,阿爾一定會信以為真賭上英雄的名譽就拿出錢來。 喔,還有那囂張的最後一句,見鬼去吧。 「我─拒─絕。伊凡‧布拉金斯基,現在拿起你的水管右轉出門,外頭有司機會送你去機場,飛回你的莫斯科去叫那些工程師放棄……喂,不要整個人靠過來啊!」 「你知道嗎,阿爾君。」險險架開對準門面而來的一拳,他緊握住阿爾的手,距離近得連阿爾都能感受到他吐出的冰冷氣息。「白令海峽隧道會穿過國際換日線喔。」 「那又怎樣!就算這樣國際換日線也不會成為俄羅斯的一部分!」一腳踢開椅子掃向伊凡的下盤逼得他放開手後退兩步,阿爾擺出了對打的架勢。「我這次可不會輸的!」 「不會輸又怎樣,反正最後你都是在下面。」吐出絕對足以激怒阿爾的句子,伊凡抄起水管準備應戰,滿意地看到阿爾滿面通紅……是因為害羞還是因為生氣就不得而知了。 他放低了身軀,這次正接下阿爾一記飛踢,反手水管掃過被阿爾接住,新一波的攻勢又接著襲來。一面應付著每次見面的例行公事,伊凡思考著等會的另一場戰爭要如何才能滿足自己。直接在辦公桌上好像也不錯,反正還沒試過,他想。 你知道嗎,穿過國際換日線,就好像是時間倒流了一樣,可以攫取以為已經失去的時光。如果可以的話,想要回溯至更久以前你剛獨立的時候,直接讓你成為俄羅斯的一部分。 這樣就不需要獨自站在雪地中忍受寒冷了。 fin? 番外: 「那個……阿爾先生不要緊吧?」一直側耳聽著辦公室內動靜,從一開始的口角到後來的打鬥,只聽到家具碎裂的聲音與聽不清內容的咒罵,之後轉為有些異怪的寂靜,保安人員A小聲地問著他們之中最資深的前輩。 「你新來的吧?」閒閒坐著喝茶看報紙的前輩──據說是跟隨阿爾先生已經有二十年的資深情資人員──掃了他一眼。 「是、是的……」急忙立正,保安人員A小心翼翼地回答。 「沒關係,打鬥聲也已經停止了,沒事的。真的有事阿爾先生會叫我們,現在別隨便進去就好。」放下手中的報紙,前輩喝了口茶,不慌不忙地下達指示。 「是嗎……那就好。」保安人員A遲疑了一下,最後還是選擇相信前輩的話。轉過眼去看了眼門口,一個他沒見過的男人穿著三件式西裝,手上提了個袋子正朝他們走來。 「咦……那是?」是訪客嗎?他轉頭望著經驗豐富的前輩,接著就看到那副泰山崩於前而不改面色的氣度一掃而空,丟下報紙急忙迎上前去。 「柯克蘭先生,今天怎麼有空過來……」對有著金髮綠眼的粗眉男子恭敬之至,保安人員A眼中的前輩臉色幾乎扭曲成一團。可是眼前的人並不比剛才來訪的那個高大男人來得可怕啊? 「喔喔,只是公事處理完了順便帶了紅茶來看看阿爾,他在忙嗎?」亞瑟揚了揚手上的袋子問道。 「啊,這個,事實上阿爾先生他出去了……」話還沒說完,亞瑟就打斷了即將出口的話語:「可是你不是一直都是阿爾的貼身保鑣嗎……一定是那小子又命令你說他不在對不對?真是的,居然對自己的保鑣下這種任性的指示。」 自動在腦內補完的亞瑟憐憫地拍了拍眼前苦勞人的肩膀。「沒關係,我會說是我不顧你的攔阻擅自進來的,不用擔心。」說完就踏著輕快的腳步向阿爾的辦公室走去,瞬間就消失在轉角。 一陣尷尬的沉默在被丟下的兩人間流轉。 「喂,菜鳥。」在保安人員A想找個藉口離開這詭異的氛圍時前,前輩開口了。 「甚麼事,前輩?」 「你進這一行的時候就已經有了捨命的覺悟對吧?遺書寫好了嗎?」 「那……那是當然的啊,不然怎麼有資格被派來擔任阿爾先生的警衛人員……」 「很好。」他驚恐地看到前輩的臉上泛出了槁木死灰一般的神情,拍了拍他的肩膀。「因為我們要去遊歷一趟地獄了。」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