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瑩歲月

關於部落格
在荒海與寂空的交界微笑面對考驗
  • 513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架空【重蹈覆轍】親子分

1 「煮二十分鐘以後要關小火……蝦子剝殼……高湯要記得放香菜…醋加少許……可惡為什麼我非得這樣辛辛苦苦做飯不可啊!都是安東尼奧那個混球!」將手抄的食譜用力摔到地上狠狠踩了幾腳,羅維諾大聲咒罵起來。 時間回到早上,一如往常當醒來時安東尼奧已經做好了早餐,一邊吃一邊翻閱著當日的報紙。羅維諾隨手拖了張椅子坐下,甚麼也不說埋頭吃了起來。 「羅維諾早安~」將報紙摺好扔在一旁,安東尼奧照例飛撲了過來要給羅維諾一個擁抱,羅維諾也照例賞了對方一記肘擊,險險被安東尼奧閃過抱個滿懷。二話不說再附贈一記上鉤拳。 「……你的手是怎麼回事?」看到倒在地上的對方手指上纏著繃帶,羅維諾問了。 「喔喔…剛剛做早餐的時候一不小心切到手指,想說要止血又不小心燙到了……」腦震盪可能會比手上的傷嚴重…安東尼奧在心裡想著。 「…你是白癡啊。」羅維諾冷淡的說了句。「那你晚上就不要煮飯了,我可不想吃手上有傷的人煮的東西。」 聽到這句話時安東尼奧幾乎流下了喜悅的淚水。 「也就是說羅維諾你要煮飯嗎……我從來沒吃過你煮的東西呢嗚嗚好感動……」 「你的腦袋到底裝了甚麼東西!當然是去外面買!憑甚麼大爺我非得煮飯給你吃不可啊!」 「沒想到小羅維諾居然那麼關心我…我真是太幸福了……」 「你這個番茄混蛋腦袋是空的嗎!聽別人說話!」 出門前安東尼奧還一臉幸福的樣子。 「羅維諾要煮飯呢……啊啊好期待下班回家後……」 「期待個頭啊!」一隻拖鞋飛向安東尼奧,打在剛好關起的門上。羅維諾狠狠地瞪著那隻壯烈成仁的拖鞋,像是它欠錢一直不還似的。 「搞甚麼嘛…可惡……」 眼前又浮起安東尼奧那雙平日擁抱他的手纏著繃帶,觸目驚心的景像。 「現在要怎麼辦……」 早餐的餐具也沒心情收拾了,羅維諾抱著頭在沙發坐下。 不知過了多久,電鈴的聲音響起,羅維諾完全沒那個心情去開門,乾脆就任由鈴聲響著。沒多久就會停止了吧,他心想。結果不但沒有停止,反而一聲接著一聲更加緊迫,催促著屋主盡快回應。 「吵死了按個門鈴按那麼久還不死心嗎!」原本浮動的心情變得更加煩躁,羅維諾一把扯開門大吼,但再看清來人後愣了一下:「菲……菲利西亞諾?」 「哥哥,對、對不起…你在忙嗎?」有著極端相似臉孔的胞弟站在門口怯生生地看著他。 某個念頭在腦海中一閃而過,羅維諾緊握住弟弟的肩膀。 「菲利西亞諾,我需要你幫忙!」 2 「好,今天也要好好努力…發生甚麼事了?」 充滿了幹勁的安東尼奧一進到辦公室就被宛如修羅般的氣場嚇到了。 「安東尼奧,剛剛接到通報,說發生了大規模的連環車禍。目前那邊還是混亂一片,能出動的都出動了……所以今天剩下的工作可能得我們自己來了。」比他稍微年輕但個性認真嚴謹的大好青年路德維希宣告了這個有如晴天霹靂般的事實。 「什麼麼麼麼麼!」他看著堆疊到辦公桌上的已結案和未結案的報告書,頓時眼前發黑。「不行啊…我今天要早點回家的……」 「……盡力而為吧。」要不是之前你太悠閒,現在工作應該早就做完了才對…路德維希在心裡偷偷評論。 「嗚嗚……」看著辦公桌上堆疊的小山,安東尼奧深切體會到了甚麼叫做欲哭無淚。 「對了,上禮拜那個事件的報告書今天一定要出來,上頭交待的。」像是嫌打擊還不夠深重似的,路德維希又補上一句。 「……讓我死了吧……」 ******************** 「食譜?」 「要簡單的,即使是沒經驗的人也可以做的。喔對了還要很好吃,要讓人吃了就不會忘記的那種,如果可以的話還要有對癒合傷口有幫助的……」 「哥哥,這要求有點困難耶……」 將原委一五一十向對料理很在行的弟弟說明,羅維諾喘了一口氣。 「總而言之你給我想辦法弄個食譜出來就是了!」 「喔……」稍微沉思了一下,菲利西亞諾拿出紙筆寫下幾樣他想得到的菜餚和做法交給羅維諾。 「這幾道菜的手續都不繁複,應該還滿好做的。」 「喔喔,原來如此,那我出門了!」看了一下步驟,的確是還滿簡單的,既然菲利西亞諾說好吃那應該還可以信賴。 「出門…哥哥你要去哪裡?」歪了歪頭,菲利西亞諾疑惑地問。 「當然是去買菜啊,不然我要煮甚麼?」羅維諾不耐煩地回答。 「可是…哥哥你會挑嗎?裡面用的材料都要是新鮮的比較好喔。」 「……」 「那、那個,我也一起去吧?正好家裡的東西也吃完了要去買點……」看到瞬間垂頭喪氣的羅維諾,菲利西亞諾急急忙忙地補上一句。 3 回到現在。 「真是的,那傢伙怎麼這麼慢……」將菜全都端上桌時已經是晚上六點半,羅維諾看了看牆上的鐘,皺了皺眉頭。 後來菲利西亞諾陪他去買菜的時候遇到法蘭西斯,自己因為需要的東西都買到了就離開,只留下菲利西亞諾和法蘭西斯不知道在竊竊私語甚麼。 本來是有點擔心自己的弟弟會不會被灌輸了甚麼奇怪的觀念,後來轉念一想反正如果真的出了甚麼事,馬鈴薯笨蛋一定會先斃了那個變態,也就放心地回家了。 百無聊賴地轉開電視,正好看見了新聞快報。在公路上發生了一起連環車禍死傷多人,已經投入大批警力協助維持秩序…… 所以說,他大概又會晚歸吧。 「……可惡,他晚歸又怎樣!剛好我自己吃。」 其實也不是第一次了,在自己年紀稍長後,那個人隨著職務提升也更加忙碌。自己也不是像剛被領養時那樣,可以想哭就哭想笑就笑,盡情享受疼愛的年紀。 也不是沒想過幫忙家務,只是在幾乎把安東尼奧家裡能砸的全都砸過一遍以後自己就不敢再做這些工作了。結果就是這樣,還是讓他操勞至今,連婚都沒有結。 「真是個笨蛋……」 討厭這樣的自己,想要改變,可是甚麼都做不到。 他看著鐘上的時針不斷繞著圈子,從六點半一直到七點半、八點半、九點半。 十點半。 緩緩地站起身,想說把菜收一收擺冰箱明天也許還能吃,門鈴卻不合時宜地響起。 「羅維諾─開門─我回來了但是忘記帶鑰匙啊哈哈哈─」 乍聽到聲音的同時連羅維諾自己都沒有察覺,他偷偷地鬆了口氣。但是接著一股突如其來的怒氣從腳底直升頭頂。 我等了這麼久就為了聽你這麼說? 橫下心來硬是不去開門,羅維諾大吼:「你乾脆一輩子都不要回來了!」衝進臥室用枕頭蒙住頭,不想去聽那些擾亂自己的聲音 門鈴聲又響了大概一分鐘左右,突然地靜寂下來。羅維諾只是緊閉著眼睛甚麼都不想,連有甚麼溫暖的液體滑過臉頰都沒察覺。 4 「所以你就這麼離開了?真是的……啊,海格利斯,麻煩再來一瓶。」 問清楚「被鎖在門外」的原委,法蘭西斯苦笑,一邊向酒保─海格利斯要了又要了一瓶蘋果酒,酒是海格利斯自己釀的,雖然很甜但是酒精濃度很高,一不小心可是會喝到醉茫茫的。 不過…看著現在的安東尼奧,法蘭西斯心想,他是想要大醉一場的。 「羅維諾一定很生氣……我明明說要早點回家的。」不知不覺已經灌下一瓶蘋果酒,越來越沮喪的安東尼奧整個人趴到了吧檯上。「我真差勁……」 初見到那個孩子時並不覺得會和自己合得來,究竟為什麼會決定收養他呢?別人也曾經問過這個問題。 只有他自己知道,當他看到明明是那麼小的一個孩子,眼睛卻閃著不願認輸的光芒,即使是害怕也不願意在別人面前示弱。 那股倔強的孩子氣十分令人憐愛。 一定是從那時候開始,眼裡就只容得下他了吧。安東尼奧苦笑著,直接打開瓶蓋,又灌了一口蘋果酒。 ******************************** 哭夠了氣也差不多消了,羅維諾慢慢從床上起身。心中的懊悔正在滋長。 明明知道警察就是這樣的,又受著傷,把人鎖在門外是有點太過火了…… 他試著撥了手機,有響鈴但沒人接,大概是生氣了吧,羅維諾心想。 那也是我應得的。 像是想要尋求些許安東尼奧曾經來過的痕跡,羅維諾走到門外探頭看了看,腳下似乎踢到甚麼東西。他蹲了下來,發現是個小小的袋子。上面別了張條子,只寫了幾個字。 「對不起。」 袋子裡裝滿了他愛吃的番茄。 「……甚麼嘛,這樣子……」驚覺自己可能又會哭出來,羅維諾趕緊抹了抹臉。 去找他。羅維諾下定了決心。 記得之前安東尼奧提過他們下班後偶爾會去海格利斯的酒吧喝酒,既然可以提供留宿的朋友不多,羅維諾決定先去那裏看看。穿上大衣拿起鑰匙,出門時不忘將大門鎖上,他飛也似地跑在夜晚的街道上。 *********************** 「羅維諾─羅維諾對不起啦─我不是故意晚回家的─」安東尼奧趴在吧檯上大哭起來。 海格利斯冷靜地看了看安東尼奧,又看了看法蘭西斯。後者用眼色傳遞出「這傢伙已經醉了」這樣的訊息。 「他不回家嗎?」一邊擦著杯子,海格利斯問道。 「啊啊,他被老婆趕出家門了。」無奈地回答,法蘭西斯拍了拍安東尼奧的背。「振作點吧,熱情的男子漢可不能因為這樣就被打倒啊。」 「羅維諾喔喔喔喔你願意原諒我了嗎?」不知道是那一句啟動了甚麼不該啟動的開關,安東尼奧突然抬起頭,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抱住法蘭西斯。 「羅維諾我向你保證我絕對不會再晚歸了嗚嗚嗚嗚……」 「喂,你清醒點,我不是你的羅維諾……」 「我從以前到現在都最喜歡你了,我向你保證!」依然緊緊抱住法蘭西斯,安東尼奧繼續他的深情告白。 「雖然你這麼說我很高興,不過你搞錯對象了……咦?」背後有陣陣涼意傳來,法蘭西斯的背僵直了,緩緩轉過身。 酒吧的門口站著已臻修羅化境的羅維諾,神態完全可與法蘭西斯曾看過的惡鬼圖相比擬,兩隻眼睛熊熊燒著憤怒的火光,整個人就是殺氣的具象化。 「等…等一下小羅維諾……哥哥我可以解釋的…」 「不用解釋了你們兩個就到地獄去繼續卿卿我我吧!」 「哇啊啊啊啊啊啊羅維諾!」 「等一下為什麼連哥哥我都要一起被揍……噗喔喔喔喔!」 ……要幫安東尼奧請假…… 海格利斯想著,一邊將已經用不到的酒杯收起來,一邊暗自慶幸店裡的擺設都是薩迪克出資的,就算全摔爛了也不可惜。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