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瑩歲月

關於部落格
在荒海與寂空的交界微笑面對考驗
  • 513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架空【fight or flight】米/加/露/白俄

如果向鄰近的人們問起「A & M偵探事務所」,基本上大家的回答都差不多。 「有這間偵探社嗎?」 「沒聽過耶?」 「沒有印象啊……」 但是如果把「A & M偵探事務所」換成「A偵探事務所」…… 「啊啊,就是阿爾弗雷德和那個誰……誰開的事務所嘛!」 「我知道!阿爾先生常常在街角的速食店吃東西!」 「就是那個開朗的年輕人開的事務所嘛!我記得他好像有個弟弟的樣子……」 *********** 「阿爾,你還好嗎……」馬修一邊將冰毛巾貼到阿爾弗雷德的額頭上,一邊擔心的問。 距離那件事件才過了一個禮拜,馬修卻覺得像是過了好幾年那麼久。雖然認識了不少人也算是實際參與了案件,但是得到的不一定能夠填補失去的東西。 阿爾是愧疚著的,他知道。 可是在那種狀況之下也不能做甚麼。 之後阿爾就因為感冒而倒下了,一連燒了好幾天還沒退下來。 「馬修……我沒事啦。」阿爾扯出一個勉強的笑容。「倒是上次那個說要委託我們調查事情的人……結果給他了嗎?」 「嗯,已經交給他,也拿到酬勞了。不過委託人似乎不怎麼滿意的樣子。」回想起對方在拿到結果之後一臉懷疑的樣子,縱使是脾氣好的馬修也不禁生氣了起來。「說了沒有就是沒有,再怎麼樣我們也不可能無中生有弄個走私的調查結果給他啊!」 「啊哈哈…管他的,有拿到錢就好了……咳咳……」咳了兩聲,阿爾繼續說道:「後來還有他的消息嗎?」 「聽說他硬是要開記者會,結果被去採訪的人丟皮鞋的樣子。」 「噗……有打中嗎?」 「很遺憾沒有。」 「喔……」阿爾一副有氣無力的樣子。 總之多休息吧。吩咐完馬修起身,走到外頭的辦公室去。 ****************** 這是一間有著五層樓高建築的二樓,裡面是他和阿爾的起居生活空間,外面的客廳則充當辦公室。牆壁很薄隔音不算好,空間也小,不過是兩人第一次憑自己能力所得到的房子,所以很珍惜。所掛的招牌「A & M偵探事務所」是當初他和阿爾一起討論出來的名字。 可是當廠商將招牌送來的時候…… 「那個……阿爾……」 「嗯?怎麼了?馬修?」 「為什麼那個……& M好像特別……小的樣子?」 完全是不注意看就會漏掉的程度。 「咦咦……真的耶!先不要掛上去,我問一下工廠看看。」 結果那家工廠在送來招牌的隔天就倒閉了,想當然爾更正的機會也就沒了。 「沒關係,我們再做一個!」 「……我們的戶頭裡已經沒有錢了。」將存摺指給阿爾看,馬修平靜地道出了殘酷的事實。 「那……不然我們自己重做一個好了……」 「駁回。」 想到被本人稱為是「融合了街頭藝術的大膽創新」的幼兒程度塗鴉,馬修一秒否決了提案。 看著阿爾有些苦惱的臉,馬修嘆了口氣。 「就這樣吧……反正偵探事務所本來就是我們兩個人開的啊,一塊招牌又不能改變這個事實。」 於是那塊招牌就這樣掛在了外頭。 在往後常常被大家忽略或是誤認成阿爾的日子裡,馬修無數次後悔這個決定。 ******************* 看了看這個月的帳單,馬修開始煩惱接下來的生活要怎麼辦。 由於阿爾的個性,他們常常做一些拿不到酬勞的事情。雖然幫助人的感覺很好,但是一旦關係到自己的民生問題時就不是那麼容易解決了。 「去向亞瑟先生求援嗎……」阿爾一定就算拖著身體也要跳起來反對,馬修心想。 過兩天再去發傳單吧……正打算著如何擴大營業範圍時,門鈴聲響起了。 「歡迎光臨……伊萬先生!?」打開門,不久前認識的高大男子就站在門口,後面站著他的美麗祕書。 「你好,馬修君。不請我進去坐坐嗎?」伊萬‧布拉金斯基露出人畜無害的笑容,對馬修如此說。 ***************** 「請用。」端出加了楓糖的咖啡,馬修在沙發上坐下,忐忑不安地看著饒富興味地打量室內環境的伊萬以及面無表情站在一旁的秘書娜塔麗亞。 自從第一次見面開始就覺得這個男人不是等閒之輩,精明幹練的人物馬修也見過不少,但是眼前的人只能用「深不可測」四個字來形容。至於那位恐怖程度和美麗程度成正比的小姐則不在自己的思考範圍之內。 他還想活久一點。 「說起來怎麼沒看到阿爾君呢?」輕柔的語調咬字卻清楚分明,馬修敢以熊二郎的名譽發誓阿爾一定也聽到了。 「他感冒了,不太方便出來……」話還沒講完,悶悶的聲音就從牆後傳來。 「馬修,你問他來這裡做甚麼!」 「他問你來這邊做甚麼。」自動擔任起傳聲筒的馬修說道。 「只是經過順便來看看,畢竟上一次的事件並沒有個愉快的收尾,有點擔心阿爾君啊。」 「跟他說不需要他假好心!」 「哦,他說……他這麼說。」娜塔麗亞小姐請收起你的飛刀嗚嗚── 聽到回答,伊萬的笑容更深了。 「別這麼見外嘛,畢竟事情變成這樣我也要負點責任……話說回來,這裡還真有點小呢,你們真的不考慮到我這裡來做事嗎?」 「馬修,叫他去死!」爆出一連串的猛咳,阿爾大喊。 ──辦不到啊啊啊啊啊啊! 看著兩柄險險掠過他耳邊插在牆上的飛刀,馬修在心裡慘叫。 「唉呀,娜塔麗亞,我們是來做客的,這麼激動可不行喔。」伊萬轉頭說道。 ──你確定你們真的是來做客的嗎? 「那麼,就先這樣啦。希望阿爾君早日恢復健康,不然日子會很無聊。」伊萬站起身,身上黑色的西裝依舊筆挺。比起大企業的老闆,統領黑手黨的大哥說不定更適合這個人,馬修想著。 「不好意思招待不周……」總算要走了啊……馬修在心裡鬆了口氣。 在門口停住,伊萬像是想到甚麼似的轉過身。「喔,對了,你們真的不考慮到我這邊來?」語氣不像是在調侃。 你根本只是希望看到阿爾氣急敗壞的樣子吧……一邊想著,馬修回答:「不用了,阿爾和我都很喜歡目前的工作。」 「調查工作甚麼的也可以喔,大企業總會需要有人做這種工作的。」 「……就算我同意了,阿爾也不會同意。當初他會離開家裡就是因為不希望依賴任何人,我想伊萬先生還是放棄吧。」慎重地回答,馬修直望著伊萬的雙眼。 這是,我們引以為傲的地方。 「……真可惜啊。」伊萬看似失望地搖了搖頭,不過在馬修眼裡做做樣子的成分還比較大。「算了,這樣也比較有趣……」 「咦?」 「那麼就告辭啦,馬修君。有空時和阿爾君一起來坐坐喝茶吧。」 在那之前阿爾會先拆了你的家具……馬修心想。 ************************** 真像暴風過境……馬修大嘆了一口氣。拿起桌上那杯沒動過的咖啡,掙扎了一下還是決定倒進廚房洗手槽裡。 收拾完畢以後他進去阿爾的臥室,看見阿爾在被子裡縮成一團。 「馬修……」 「嗯?」 「我不喜歡那個人。」 「我也不喜歡。」他們好可怕啊啊啊啊! 「……像他那種大企業的老闆一定做過很多壞事。」 「呃?」為什麼會直接跳到這個結論? 「……我決定了,等我病好以後一定要去仔細查查那傢伙!一定可以查出很多不可告人的事情!」 查出來之後你是打算幹嘛啊?勒索嗎? 「到時候我一定要看看那傢伙因為底細被摸清而臉色發白的樣子!就這麼決定了!」阿爾探出頭,眼睛閃閃發亮。「馬修,改天約個時間我們去找伊萬!查探敵情一定要到對方的地盤去才有用!」 你還真的打算去喝茶嗎…… 不知道該說甚麼,馬修只是隨便應了兩聲。 唉,算了,好歹是打起精神來了……吧。 一邊煩惱著明天動物園那邊的打工有沒有辦法如期進行,馬修走到廚房去,給自己重新泡了杯加了楓糖的咖啡,順道把娜塔麗亞沒帶走的兩柄飛刀從牆上拔下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