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瑩歲月

關於部落格
在荒海與寂空的交界微笑面對考驗
  • 513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架空【持家之道】獨伊

路德維希處理完最後一份公文並且簽名時已經是傍晚六點。其他的同事或部下大多已經先下班了,只有零零星星的幾人還在座位上埋頭苦幹。大概是因為一個禮拜前的事件實在棘手,報告書的難度相對大增。 「安東尼奧,我先走了。加班也別加太晚,否則到時候羅維諾又要跑來找我算帳。」向咬著筆死瞪著空白報告書的同事打了聲招呼,路德維希將東西收拾好準備離開。 「啊啊啊……路德你真好啊,菲利西亞諾都會幫你做飯、打掃、搥肩、放洗澡水、還會和你一起睡……」被折騰到兩眼翻白的安東尼奧抬起頭,不無羨慕的回答。 雖然和事實有點出入,不過路德維希放棄了解釋的念頭。以前也曾經進行過類似的對話,不過到後來就變成了安東尼奧一人的「喔喔喔我跟你說羅維諾真的超可愛的啦可是小菲利也好可愛要是也來我家就好了」。路德維希只能沉默地望了望站在對方背後手上拿著便當,很明顯是來探班的羅維諾,心裡祈禱著明天早報的頭條不要是「現役警察慘死家中」之類的標題。 揮了揮手當作回答,路德維希踏出了辦公室。 ******************* 打開家門沒有看到預期中的人影招呼自己,路德維希有點疑惑。稍微提高聲音說了聲「我回來了──」並脫下外套鬆了鬆領帶,他從一旁的小冰箱裡拿了瓶啤酒一飲而盡。「菲利西亞諾……」 「咩─你回來啦路德,請問是要吃飯、洗澡、還是要先‧吃‧我☆」 「啪嘰」一聲,路德維希捏爆了手上的啤酒罐。 小跑步著來到客廳的菲利西亞諾,笑容就像平時一樣的燦爛,身上的粉紅色荷葉邊圍裙也已經看慣了沒有問題,問題是為圍裙底下一絲不掛的身軀。 什麼都沒穿。 一件也沒有。 「……」 「……」 「……」 「……路、路德,你還好嗎……」聲音越來越小,菲利西亞諾有點心虛地低下頭,只用眼睛餘光偷瞄著臉色越來越嚴峻的路德維希。 「這是本田還是法蘭西斯出的主意?」與臉色不相襯的,極端平靜的語調,彷彿只是在陳述今天天氣一般。 「是法蘭西斯哥哥說的,他說這樣你會比較高興……路德……你生氣了嗎?」小心翼翼地回答,菲利西亞諾開始有些害怕起來。 「……菲利西亞諾。」 「咩?」 「去把衣服穿好,會感冒的。」將剛剛脫下的外套披到對方裸露著的肩上,路德維希平靜地吩咐道。 **************** 換回平日穿的襯衫和長褲,菲利西亞諾從房間走出時看見路德維希已經將領帶打好好的,平日鮮少用到的警槍掛在腰間。 「路德,晚上還要工作嗎?」 「啊啊,出去一下而已。」路德維希回答。 「我去殺個人就回來。」 「咿……!」臉色在一瞬間變得慘白,菲利西亞諾緊緊抱住了路德維希。「路德不可以!不可以殺法蘭西斯哥哥!」 「我已經受夠了!上上次是貓耳也就算了!聖誕節時送給你那一大堆該直接丟到焚化爐的東西是怎樣!上次叫你穿那甚麼皮衣銬手銬的又是怎樣!」路德維希終於爆發了,怒吼一個段落換了口氣。「每次都和你講些莫名其妙的東西一副不懷好意的樣子,我今天一定要斃了他!」 「嗚…路德…不、不要生氣啦…都…都是我的錯……」像是受了委屈的孩子一般,菲利西亞諾抽抽噎噎哭了起來。「我只是……想讓路、路德……開心一點……」 感覺到眼淚啪搭啪搭地打在襯衫上,路德維希稍微緩了緩臉色,嘆了口氣轉過身,輕輕撫去菲利西亞諾臉上的淚珠。「為什麼這麼說?」 「因、因為路德平常總是…總是一副眉頭深鎖的樣子……我很擔心,是不是你很不快樂……或是又給你添麻煩了……」菲利西亞諾淚眼汪汪地望著路德維希,一隻手揉了揉眼睛。「我只會畫畫和煮飯……平常也幫不上路德的忙……」 路德維希的怒火漸漸地平息下來,嘆了今天的第二口氣,伸手揉了揉菲利西亞諾的褐色頭髮,柔軟的觸感讓他稍微失神了下。 「菲利西亞諾,你聽好。」正視那雙像孩子般泛著水光的眼睛,慎重地開口。「你不需要特別去做甚麼,保持現在這樣就好。」 愛哭但是善良,願意對美好的事物微笑,在纖細的地方投注感情。 「我並沒有甚麼不高興的,也不覺得你是什麼麻煩。」 只要你願意露出笑容,在我疲累的時候支持我。 「所以像你自己就好,不要再做這些事情了。」 那一點都不適合你,不適合應該像陽光下金黃花田般的你。 「……真的?」 「嗯。」 他看到眼前的人破涕為笑,心裡偷偷地鬆了口氣。 「咩─路德,那你喜歡我嗎?」 「……」 「路德─說嘛說嘛!」 「……我肚子餓了……」 「告訴我嘛……路德你的臉好紅喔……」 「啊啊是吃晚餐的時間了……菲利西亞諾你有煮飯嗎?」 「不要轉移話題嘛─」 那天晚上,兩人足足折騰了半個鐘頭才開始吃晚餐。 Fin. 番外: 「所以你就對他那麼說了?」安東尼奧一邊將眼前的杯子斟滿酒,一邊問眼前認識已久的損友。 「哥哥我不過是想給他們一點機會嘛……這種事情不就是這樣?路德維希那個人的腦袋硬得像石頭一樣,這樣小菲利太辛苦了。」法蘭西斯舉起玻璃杯仔細端詳著如紅寶石般液體的色澤,連搖晃酒杯這樣的小動作都散發著無與倫比的優雅氣息。 「這種事情就是這樣……沒有人會知道未來會發生甚麼事。趁有機會的時候就要好好地說清楚,尤其他們又不是甚麼都不懂……」難得莊重的語調裡似乎蘊含著甚麼無法言喻的情感,安東尼奧想起了眼前這個男人曾經有過的一段往事,有些同情。 不過……「裸體圍裙」這種方式……你到底想製造甚麼機會呢……? 「對了,你今天怎麼沒有回家去吃飯?羅維諾會生氣吧?」 「我太晚回家了,結果被鎖在門外……」 「……」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