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瑩歲月

關於部落格
在荒海與寂空的交界微笑面對考驗
  • 513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斷片集】米/英

1660年開始他們漸行漸遠。 他看著亞瑟將一箱箱來自遠方的茶葉運到以前等待著船隻靠岸的那個港口。百姓不滿的情緒縈繞在耳邊,嗡嗡的耳鳴聲使他幾乎發狂。 菸草、糖、毛皮、棉花,我將最好的都給你。 都給你。 請不要把我當做孩子,請留下來和我聊一聊,請聽我訴說我的渴望,請你停一停。 請停一停。 1776年他們正式兵戎相見。 他的子民拿起槍對抗不再擁有親情的同胞,相信他的人們不敵正規訓練有素的軍隊而不斷倒下。 他看著亞瑟長年來的冤家向自己伸出援手,那個雨天他看著亞瑟流淚,看著結束戰爭後雙方的代表簽下一紙條約。 他在等待一個回答,那個可說擁有全世界財富的哥哥,他等待著。 你聽見我說甚麼了嗎。 你給了我許多東西,可是,你知道我要的是甚麼嗎。 1814年他扶著詹姆斯從燃燒著的白宮中逃出。 金紅色的熊熊火光令他想起很久以前的冬天小屋中昏黃但溫暖的爐火。 那火吞噬著他的思考,吞噬著他想念亞瑟的細節,吞噬著他堅持的勇氣,赤焰中他看著亞瑟緩步走來,充滿霸氣的步伐彷彿一切都要向他臣服。 來不及質疑對方為何不在萊比錫對抗那個叱咤歐洲的男人,亞瑟來到他面前將手按上他的胸口,如森林般明亮的綠在火光下成了死亡般的深綠。 他成了雕工精細的木偶,有耳但不忍聽,有口但不能言,有眼但不想看。 唯有心臟彷彿迸裂般的疼痛,那火。 1861年他的痛苦幾乎將他硬生生一分為二。 大多數時間他躺在床上,外頭的陽光明媚但硝煙四起。全身上下無一處不在叫囂疼痛,一邊如此火熱而一邊如此冰冷。閉上眼睛,那些從未得到平等待遇的臉孔就在他眼前無聲的控訴著。 亞伯,他說,我們為何如此苦苦征戰。 那位後來最為他所懷念的上司回答了他。 為了讓你在上帝的保佑下享有自由的新生,為了讓你在人民的擁護下永世長存。 那樣溫柔的語氣讓他想起了亞瑟睡前總在他額上印下的一吻。別過頭去望著窗外抽出新綠的枝椏,一隻鳥兒婉轉地唱著歌,他卻看不清羽毛是甚麼樣的顏色。 1941年他去探望因為戰爭而傷痕累累的亞瑟。 他看著亞瑟一向整潔的儀容光彩不再,紗布滲著血跡,一隻手打著石膏,只有那份戰意依舊高昂。 我來幫你。他說,指了指自己頭上纏著的繃帶,是前幾天才新添的傷口。 我不會輸的,亞瑟回答他。 我知道,他心想,在心裡默默回想著亞瑟的首相的一席演講。 我們將戰鬥到底。我們將在法國作戰,我們將在海洋中作戰,我們將以越來越大的信心和越來越強的力量在空中作戰,我們將不惜一切代價保衛本土,我們將在海灘作戰,我們將在敵人的登陸點作戰,我們將在田野和街頭作戰,我們將在山區作戰。 我們絕不投降。 我不會輸的,亞瑟重複了一次。 我知道。 那些混帳的德國佬,亞瑟說道。我不會輸。 我知道。 我不會輸。 我知道。 ……我不能輸。 我知道。 我知道。 所以英雄來幫你了啊。 他將武器的清單交到亞瑟的手中,說服自己不去看亞瑟臉上斑駁的淚痕。 2001年他在哀嚎哭泣聲中試圖摸索下一步。 眼前一片血紅,他看著好多好多與戰爭無關的人們死去。耳鳴聲再次隔阻了外界的一切連繫,一半為逝去者哀悼而一半吶喊著復仇。 他的頭痛得快要裂開,一個人在家中蜷縮著。 上帝啊,他在心裡哀求。讓這疼痛消失,否則就讓我消失吧。 一雙臂膀強而有力的將他緊擁入懷,他的頭緊靠著溫暖的胸膛。溫暖的液體滴落到他的額上,他勉強睜開眼看不清亞瑟臉上的表情,只看到有晶瑩從青翠的眼中滴落。 我在這裡呢,帶著點顫抖的聲音在耳邊迴響。我在這裡,不要怕。 頭痛和耳鳴在這一瞬間離他遠去,他伸手攀上亞瑟的肩頭低聲嗚咽,最後放聲大哭起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