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瑩歲月

關於部落格
在荒海與寂空的交界微笑面對考驗
  • 513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之所以為信仰】露米

會議結束後他走出宏偉的建築,踏過鋪滿白絨的土地,在無暇的新雪上留下自己的足跡。
很快地,這片銀白就會被烏黑的腳印所覆蓋。

之所以為信仰



            在會議上伊凡‧布拉金斯基一直微笑著。
在看到那些平日大放厥詞的面孔因為生病而一個個氣色虛弱時,因為臨時被叫來開會而不悅的心情也飛到了九霄雲外。

            小小的感冒甚麼的,不足為奇。他可是從小生長在那片純白之中,與寒冷及死亡一路搏鬥的人。
所以當他看到這場大病的始作俑者有氣無力地從自己身邊走過的時候,難得地開口叫住了阿爾弗雷德。

           「阿爾弗雷德,再逞強下去可是不行的喔。明明身體已經這麼差了不是嗎?」
阿爾弗雷德慢慢地停下腳步,再緩緩地轉過身,臉色因為發燒而不正常地犯紅,眼神對焦了半天才對上自己。動作的遲鈍讓伊凡也不禁開始懷疑這家伙是不是真的腦袋燒壞了。

           「英雄是不會因為發燒這麼點小事就倒下的。」

             哎呀唉呀,真是的,永遠都是這樣。
可笑的英雄主義、號稱平等的自由意志,明明已經如此淒慘也不肯示弱。

           「我是不會認輸的。」像是注意到伊凡眼中小心隱藏的譏諷般,阿爾弗雷德略提高了因重感冒而沙啞的聲線加了一句。

             好吧。
既然不認輸你就撐著吧,伊凡心想。
他喜歡看見無法得到的東西歸化成為自己的一部分,喜歡看一切都被好好地掌握在手中不出意料。

             不過眼前的對手,不能這樣。
所謂樂趣就是在不斷的互相抗衡中獲得,和勢均力敵的對手較量有一番趣味,對於實力逐漸衰弱卻依然死緊咬著不放的對手又是一種心情。
他就喜歡看阿爾弗雷德拼命逞強的樣子。

           「會撐過去的。」明明身軀已經搖搖欲墜,眼神開始喪失焦距,對方依然像個孩子般倔強的笑著。「只要有信心就可以度過,所謂信者必得救不是嗎?」

            那笑容有著他渴望的陽光熱度。
即使遇到再大的挫折也不會灰心喪志,只有孩童才被允許擁有的堅強。
他還未經歷過毀滅性的、足以將靈魂思想以及其他全部剝奪的巨大考驗。
無知幸福得令人感到想要毀壞。

           「既然如此。」
兩人的距離拉近至零,伊凡的手放在阿爾弗雷德沒有遮蔽的脖頸上。
「就展現你那愚蠢的信仰給我看吧。」

            吐出的氣息凝結成霜,剎那間的溫暖幾乎和碰觸到對方的唇時一模一樣,隨即被自己恆常的冰冷給奪去。對上阿爾弗雷德因驚愕而張大的眼,他看到了一望無際卻荒冷寂寞的西伯利亞。
他的信仰就是那片冰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