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瑩歲月

關於部落格
在荒海與寂空的交界微笑面對考驗
  • 513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生活瑣事】獨伊

冬天到了。 「喔,德國。」打招呼的是即使在下雪的夜晚也有裸奔勇氣的法國。不過似乎今天並不打算向世人展示何謂天然的人體之美,而是裹著深藍的大衣,彷彿想要驅走緊緊包圍著身體的低溫。 「……你好。」點頭回應的是生性嚴謹認真嚴肅,但在認識某國後就在保母人生的道路上全速狂奔的德國。兩手各提著一個大的購物袋,軍綠色的大衣配上暗紅色的圍巾卻不顯得突兀,雙手也戴著毛線的手套,從織工看得出來應該是相當用心的作品。 「那圍巾和手套不錯嘛!哪裡買的?」最近剛好把舊衣服清一清,順便來買幾雙手套和圍巾放著好了,法國心想。 「啊……這是義大利織的。早說過叫他別把心思放在這上面,訓練時用心一點就好了……」 喂,為什麼你要臉紅?還有這突然出現的粉紅色氣氛是怎麼回事? 被即使只有孤身一人也能散發出閃亮亮光芒的情侶氣場擊中,法國瞬間覺得眼睛一陣刺痛,決定改變話題。 「喔,這樣啊。那堆東西是採買回來過冬的嗎?真是辛苦你了。」記得德國的冬天是很嚴 酷的,真是辛苦啊。 「啊啊,因為今天義大利要來家裡過夜,本來是想一起出來買晚餐的材料,不過看太冷了就讓他在家裡等……不好意思先失陪了。」再次點頭致意,德國轉身離去,徒留下被閃到將近失明的法國默默蹲在路旁流淚。 ……早知道就不要問了。 (二) 「咦……義大利!」發出詫異聲響的是最近因為感冒而顯得有點精神委靡的美國,不過依舊手上拿著可樂,嘴裡嚼著漢堡。果然即使是重病也不會輕易認輸的國家。 今天難得看到沒有訓練的德國與義大利穿著便服走在一起,不過令美國詫異的並不是這件事。 「啊,美國!你看你看!我和德國穿著一模一樣的衣服喔!」歡欣鼓舞的語氣令人想要摸摸義大利的頭,一旁的德國則是一臉無力的樣子,似乎已經不想再多說甚麼了。 兩人穿著一樣的衣服,而且是幾乎從頭到腳一模一樣的服裝。不過這也不是令美國驚訝的原因。 只是衣服的配色是上黃下綠。 白色的襯衫外搭鮮黃的毛衣,下半身則是鮮綠的長褲。更神奇的是義大利還戴了一頂紅色的帽子。 紅色的帽子。 紅色的帽子。 「……霓虹燈?」這是美國的感想。 更精確的說,其實真正的感想應該是「為什麼同樣的服裝德國就是很休閒義大利看起來卻像霓虹燈一樣?」不過顯然那頂紅色的帽子就體現出了兩人的差別。 「嗚哇哇哇哇!美國欺負人!」反射性的抱住德國,義大利大哭起來。不過更令人在意的是今天義大利的審美觀似乎出了點問題。 一邊想著「基本上美國沒有說你像紅綠燈已經算是很體貼了」,德國無奈地一手抱著義大利,一手拍著他的背。「所以我不是說了叫你不要這樣穿嗎?」語氣中隱約帶有一絲絲的無奈和寵溺。 「嗚嗚……我只是……想要偶爾和德國穿一樣的衣服……一起出門…嗚嗚」仍然沒發現問題其實是出在那頂帽子的義大利仍然在低聲嗚咽。 「義大利……」手臂更加地擁緊,德國臉上的表情不知不覺放得柔和許多。 不遠處。 「喂,你不覺得今天的德國和義大利特別奇怪?」法國低聲問道。 「哪裡奇怪?頂多就是散發氣場從粉紅色變成了七彩顏色罷了。」回答的是今天還算冷靜的英國。 ……那已經很可怕了,法國心想。 今天也是悠閒的一天。 「對了,都沒有人發現他們穿的是情侶裝嗎?」這是某路過的貴族中肯的評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