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瑩歲月

關於部落格
在荒海與寂空的交界微笑面對考驗
  • 513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銀時生日賀文【火樹銀花】土銀(一)

(一) 曾經睜開眼睛,微涼的霧氣伴隨逐漸明亮的晨光提醒自己又活過了一天;一旁的同伴不是仍沉酣於夢中就是揉著惺忪的睡眼。偶爾會有那麼一兩個人眼光落在鑲上金邊的地平線,久久不曾回頭。於是他也望去將一切承載陽光恩澤的事物連同背影一併收入視線,任由溫暖褪去久久不散的血腥味。 然後也許那人會回頭,面帶微笑:「早安,銀時。」 而他亦微笑以對。 **************************************************************************************** 萬事屋老闆的生日就在這幾天了。 不知為什麼短短幾天之內這種不僅是八卦而且還沒有什麼實質意義的流言會傳遍整個真選組。而最讓土方感到困擾的是最近無論碰到誰,大家都會用一種別有所指的表情對著他說: 「萬事屋老闆的生日快到了喔……」 然後掩著嘴不知道是竊笑還是怎麼的就跑走了,完全不讓土方有吐槽「那關我什麼事」或是「你們怎麼會知道這種事」或是「既然有心思放在這種無聊的事情上就給我認真工作」或是直接拔刀出來砍人的餘裕。 最讓他鬱悶的莫過於連向近藤匯報工作進度時,近藤居然開口:「十四啊,十月十號讓你休個假,你去陪陪阿銀吧。」 土方把叼著的香煙咬成了兩節。 那傢伙的生日究竟跟我有什麼關係? 「哎呀……你們不是……那個……」近藤顯然沒料到土方會如此回答,講話支支吾吾的。 「那個?」 「就是……總悟上次特地用擴音器告知了全真選組……說你們在交往……啊對了十四你上次出差去了所以你不知道……」說到後來越說越小聲,最後幾個字更是消失在近藤的口中,不過對現在的土方而言那並不重要。他現在正在考慮立刻去劈了那位從S星來的一番隊長和拿著擴音器去闢謠兩個方案哪一個比較有實質成效,不過在一番思量後沮喪發現兩者的成功率都不會超過百分之一。 「總之,生日就這麼一天啊。好好陪人家一天不為過吧。」 近藤下了結論。 土方走回房間,一邊想著自己的人生難道就這麼和那個甜食狂糾纏不清,以及是不是應該考慮換個工作。 ************************************************************************** 鮮花、鑽戒、巧克力。 土方難得認真思考起上述的選項哪一個比較適合送禮,當然他絕對不會對別人承認這是要給某自然捲的。 鮮花?算了吧,對那傢伙來說只要不是鈔票捲成的乾燥花一律看都不看。 鑽戒?又不是要求婚……不對,應該說自己根本買不起這種東西吧,想都別想。 巧克力……有實用性是沒錯,可是銀時收了巧克力之後一定看都不看自己一眼就直接拆開來吃了,這樣一點意義也沒有嘛! ……不對。為什麼他得正經八百的思考這種事情?而且那些驚悚的選項又是怎麼回事?他是被鬼上身了才會想到這些比近藤穿旗袍塗唇膏撐傘更恐怖的東西啊! 「啊呀,多串君。好端端的站在路中央沉思甚麼?瞳孔放大的樣子可是把路人都嚇到了喔。」 雖然很想就此裝作沒聽到快速走開,但是不幸的是理智無法來得及阻止自己的自然反應。 他抬起眼,看見那個害他陷入煩惱漩渦的罪魁禍首正懶洋洋的看著自己,一雙眼睛依舊是無神的樣子。白底藍紋的和服似乎從沒好好穿過,那柄已經成為註冊商標的木刀依舊掛在腰際。 嗯,和平常一樣,沒有任何會引起災難的跡象。 該死的為什麼他會在這個時候開始心跳加速啊! 「是土方先生嗎?真難得會在這裡碰到。」推了推眼鏡,新八從阿銀的身後探出頭,臉上帶著幾分的好奇。 「稅金小偷也要開始cos文藝青年了嗎?那也不要在大馬路中央沉思啊,要是被車撞了就救不回來了阿魯。」不知何時出現的神樂撐著傘,雖然眼神清澈但很明顯的焦距並不在土方身上而是對準了不遠處的燒肉店。「小銀,我肚子餓了阿魯。」 「你有甚麼時候是吃飽過的?」無奈應了聲,銀時將視線從背後的兩個孩子身上收回。「正好,你就過來一起吃飯吧。」 「……咦?」呆愣了五秒鐘後土方才明白對方語句中的「你」是在指自己。 「前一陣子被登勢那老太婆硬逼著交了房租,現在沒錢吃飯又肚子餓,你就充當錢包跟我來吧~~」 震驚於對方居然能夠臉不紅氣不喘的說出如此狼心狗肺的台詞,土方連怎麼生氣都忘了,只覺得渾身無力。 「……我知道了……」 反正上次真選組動亂後的酬勞還沒付清……土方十四郎並沒有發現現在所做的心理準備叫做妥協,說得直白一點,就是自暴自棄。 該不會剛才的心跳加速就是要破財的警告吧…… 於是一個銀髮男人,兩個小孩與真選組副長的奇妙組合就這樣出現在一旁的燒肉店中。據當日工作的店員說,那一天店裡創下了單日肉類消耗最高紀錄。創紀錄人是個梳著包包頭的白皙女孩,以和其外表完全不相襯的可怕胃口與可稱得上是一流驚悚片材料的吃相獲得「本日大胃王」的殊榮。 店員沒說出的是因為是吃到飽,付帳的黑髮男人在看到帳單時的表情就像是在押你上刑場要砍頭前突然有人騎馬快報說「特赦」那樣的感覺,老闆則是在看到那些人留下的狼藉一地與和損失不成比例的帳單後當場昏倒。 又據說後來那家燒肉店將四人列為拒絕往來戶,是看到就要拿掃把打出去的那種。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