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瑩歲月

關於部落格
在荒海與寂空的交界微笑面對考驗
  • 513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公無渡河】(四)土銀

兩個他認識的人,進藤和沖田。一個他不認識的男人,身上披著的是深藍的絲織袍子,一副銀框的眼鏡配上斯文的五官。淺色的眼睛裡有著一分的好奇和九分的審視,如果沒有看他的手,土方幾乎要以為這不過是幕府負責文書工作的一個文官。 那是一雙骨節突出的手,手背上浮出的幾條青筋,和這個男人散發的溫文氣質極不相襯。 「幸會,土方先生。」水野微微一笑,伸出了手。那笑容除了初次見面必備的和善,似乎還多了一點說不出來的什麼。土方也伸出了手與他相握,不出他所料。手上有著已經沒那麼明顯的繭。不是握筆的繭,而是長期握劍所留下的痕跡。 這個叫做水野的傢伙並不簡單。不過話說回來,被派來進行這個莫名其妙「招安」計畫的人沒有兩把刷子的話,估計很快就可以哭著回去請幕府取消計劃了。當然,前提是他的頭還留在該有的位置上。 「……幸會。」 「進藤先生和我說過,土方先生對於攘夷派所知不少。這一次的任務可能和您們以前所習慣的不太一樣,還請多多關照。」 謙沖的笑容加上誠懇的語氣,的確是很能說服人……如果自己沒有認識一個可疑人物的話,多多少少還是會減輕一些戒備吧?對於殺戮並不厭惡也不喜歡的隊士而言,招安這樣的一個計畫多少帶來一點和平的希望不是嗎? 畢竟真的是累了,對於天人,對於面對壓力而妥協墮落的國家。 「那麼水野先生從京都一路過來也累了吧,先休息一下,等一下我再請十四……副長和一番隊長針對最近狀況做簡報。」 水野輕輕頷首。 「那麼就麻煩你們了。還有,希望我們彼此不要這麼生疏,畢竟以後還要相處好一陣子,直接稱呼我的名字就可以了。」 目送進藤和水野消失在走廊盡頭,只剩下土方和沖田的會議室陷入一陣沉默。 「……你覺得如何?」點起一根菸,土方向從頭到尾不發一言的年輕同僚問道。 「不簡單啊,那傢伙。不像是會因為想出風頭而隨口說說的人,反而更像是會在最後關頭被發現是臥底而被主角做掉的二頭目。」 「……你是認真的嗎?」 「開玩笑的。」 「……」 「唉呀,別這麼嚴肅嘛。那傢伙真要說起來是一定有什麼自己的目的沒錯,不過應該是與他自己的背景有關吧。水野高志是第一批向幕府……應該是說向天人繳械的原攘夷派。」 土方的眉頭皺得更緊了。當年的戰爭死傷眾多,到了後期攘夷志士內部也是紛擾不斷。逃兵越來越多,誓死抵抗和主張結束抵抗的兩派意見尚未統一,因不堪一點勝算都沒有的抵抗而潛逃的人不在少數,卻也沒有明目張膽的向天人投降過。 直到第一批投降的十二人,重重打擊了主戰派的士氣,也令其餘的人失望透頂。投降的聲浪越來越大,幾個真正具有領導地位的人意見不一,在最終的戰役後各奔西東,於是就成了今天真選組與恐怖分子對峙的情況。 重重吸了一口菸,讓尼古丁在肺裡擴散到每一處,土方幾乎可以感到自己的肺被漸漸染黑。 「我記得後來那十二人不是也沒甚麼好下場?」 「是啊,進藤先生為了這次事情還特地將以前的記錄拿出來查。十二人中被暗殺身亡的有八人,三人後來被牽連入其他活動被幕府處死,只剩下這位水野高志先生了。」 「拋棄自己的戰友投向敵人是嗎……所以他是認為與其戰戰兢兢等著被天人或是以前的戰友扭斷脖子還不如真正為自己的處境做些事情。」 「大概吧,也不排除他是突然心生悔意想要幫助以前的同志們,雖然機率很渺茫。」沖田不耐煩的咋了咋舌。 「看不出來你竟然還有這麼深刻的見識。」 「如果土方你的智力已經退化到連這都看不出來就去死吧,記得死前要把保險受益人改成我的名字,還要附上遺書說你把副長的位置讓給我。」 「你就這麼巴不得我去死嗎?而且為什麼我死了還得把保險金給你?」 「是是是,我知道你的保險受益人一定是萬事屋老闆。」 「…………」 為什麼…… 為什麼他的私事到最後總會搞得人盡皆知呢…… 「反正不管怎樣,土方你一定會通知老闆對吧。希望老闆別又惹進什麼事情才好,不然我就沒有辦法知道你的把柄了。」 「自言自語不要說得那麼大聲!而且不要把這種事情講得一副理直氣壯的樣子!」所以他身邊也有一個通敵的傢伙啊! 土方轉過身,恨恨走出了會議室,想必是打電話去了,猜都知道是打給誰。 所以說你真的要幫忙那個出賣自己同伴的傢伙? 沖田的眼光送著土方出去,將疑問放在心裡。 不管怎樣,大概有好一陣子不能去找那個長相可愛但和暴力程度成正比的夜兔姑娘玩了,真是可惜啊。儘管他自己是絕對不會和那個貌似誠懇但心懷鬼胎的人合作。 狡兔死,走狗烹。這點道理他還是懂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