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瑩歲月

關於部落格
在荒海與寂空的交界微笑面對考驗
  • 513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公無渡河】(三)土銀

「喂喂。」 「是我。」電話另一頭傳來的聲音有些低沉,聽起來很舒服。銀時愣了一下,眼前浮起與剛才在夢中所見完全不同的一張臉。 「……多串君?」 「……前面的刪節號和後面的問號是什麼意思?」聲音中帶了些疲憊。「而且跟你說過多少次了不要叫我那個奇怪的綽號!」 土方疲倦卻依舊英俊(銀時極力將這個形容詞抹去)的樣子他幾乎能想像,當然,也包含了土方太陽穴上一凸一凸跳動的青筋。 本來還想再戲弄對方一番,後來一想,在一個人已經累了的情況下還是不要去踩地雷比較保險。 「現在不是上班時間?就算是副長工作還是要認真的啊。」 「如果你不想要免費甜點的話我就掛了。」 「土方君你真是個大好人無論你要上山下海我都陪你去!」 「……總之,明天下午三點老地方見。有些事情你一定得知道。」啪擦,接著是嘟─嘟─的長聲。銀時望著手上的話筒,一時不知道該感慨「哎呀被掛電話了呢」還是應該擔心又有什麼麻煩事要落到他頭上來。電話另一端的人似乎正為什麼重大的事情而煩惱,不過也有可能只是因為某S星王子又破壞了什麼公共設施之類的。 那麼到時候小小的犒賞他一下好了,就容忍他好好的吃一回有著奇怪顏色醬料的蓋飯。再不行的話了不起輪到他唱搖籃曲哄他睡嘛,昨天重播的連續劇也有這樣的橋段,是不是躺在別人的腿上比躺在枕頭上安穩多了? ……實在是,不想看到那個人消沉的樣子。 「唉呀阿銀在想我嗎?小猿可是隨時都在你身邊的喔~~阿銀你真見外,只要你說一聲,小猿不管是綑綁、蠟燭還是鞭子都好,隨時都可以準備的~~」天花板上垂下淡紫的長髮,猿飛菖蒲──這 位前廷番眾的精英成員──絲毫沒有發覺自己的發言已經勉強搆得上十八禁的深夜節目內容而不是JUMP該有的熱血健康對話。此時她正倒掛在天花板上,臉龐浮著紅暈,完全是一副戀愛中少女的模樣。 銀時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需要向阿妙請教一下如何在家裡加裝防衛系統,雖然說是自由業,但是這樣給人隨意進進出出似乎也不怎麼妥當…… 「我說你對著我家的電視機自言自語些什麼勁……」 「啊啊還不夠猛烈,阿銀你是不舒服嗎?平時應該是更強烈的衝擊,更加猛烈地羞辱我……」 「夠了!再這樣下去這部作品真的要升格為深夜成人檔了!給我下來!還有把你的眼鏡戴好!」 小猿輕巧地一個翻身跳了下來,接過銀時遞給她的掉在地板上的眼鏡。 「阿銀我好想你~~」戴好眼鏡,看清本人,高興地撲上去,被閃過撲空。 四部曲一氣呵成,如果有旁人在一定會認為這是事先排練過無數次的動作,說不定還會拍手喝采呢。 「我不是說過了不要找我陪你玩那種奇怪的遊戲!我對SM一點興趣都沒有!」更何況他根本不敢想像土方看到後會是什麼反應。 「啊啊……阿銀你怎麼這樣說……」雖然不是第一次被拒絕(應該說從沒答應過),小猿看起來仍是一副深受打擊的模樣。「啊,不對!人家今天可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訴你!」 「你找到新對象了?」 「阿銀我的心中永遠只有你一個……不是啦!是很嚴肅的事情。」小猿推了推粗框的眼鏡。 「最近地下的動作又多了起來,我們有聽到一些不太好的流言。似乎是說有一些不滿現今幕府政策和看不慣天人的攘夷志士預備要刺殺某個官員。」 「不管什麼時候這種流言都多的像山一樣嘛!這有什麼好稀奇的。」阿銀打了個呵欠。自己就認識一個這樣的傢伙了…… 「麻煩的就在這裡啊,據說那位官員也是以前的攘夷志士,現在則是不知道為什麼投靠了幕府負責招安的工作。聽說這些人非常不滿曾經的同伴竟然向敵人靠攏,就連相較之下比較穩健的改革派和已經不願再與戰爭扯上瓜葛的人都在他們的報復對象之中。」 「嗄?這些人的心胸也太狹窄了吧?而且招安?你說招安?」幕府……不,應該說天人終於改變行政方針了? 「嗯嗯,我們也有接到類似的委託,就是刺殺之類的。不過我們老大都推掉了。」 畢竟那與我們的中心主旨一點都不合。小猿又補上了一句。 「總之阿銀你要小心點啊,你跟我們還有一些身分尷尬的人都走的很近。雖然說阿銀你很強,不過小心一點總是好的。」 走得很近?什麼時候……啊,也是啦。那應該說是交友不慎嗎……不對,應該說這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問題,比自己還要危險的人可是有一大卡車那麼多啊! 正當銀時還沉浸於自己內心的掙扎時,一串悅耳的鈴聲響起,是小猿的手機。 「那麼我先走了,阿銀你自己要保重喔。我大概又有好一陣子見不到你了。」小猿送了個秋波後離開了,這次總算是從正門出去。 雖然說能夠不用見到她是不錯啦……不過看來自己好像又被捲進什麼奇怪的事情裡了…… 該不會土方要說的事情也跟這個有關? 啊啊啊,為什麼自己非得被捲進麻煩的事情裡呢……銀時對著僅有自己一人的客廳發著無聲的牢騷。 無論如何,先見面了再說吧。如果真是什麼不得不身陷其中的事,起碼他得保證不會傷到新八跟神樂才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