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瑩歲月

關於部落格
在荒海與寂空的交界微笑面對考驗
  • 513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進生日賀文【一言為定】進瀨

7/08 8:30 P.M. 泥門高中美式足球社社辦 「所以說……你明天要請假?」 鮮豔的髮色與耳環,交叉的雙腿修長而充滿了韻律感。一旁的桌上放著愛用的機關槍,泥門惡魔蝙蝠隊的四分衛兼泥門高中地下帝王──蛭魔妖一,用睥睨般的眼神望著眼前的嬌小身影。 社辦內的其他人(除了正在幫忙收拾的武藏)不約而同倒抽了一口冷氣。 「是的……」被惡魔的殺人眼神瞪得瑟瑟發抖的勇士──小早川瀨那,泥門惡魔蝙蝠隊的跑鋒兼主將,又稱為光速蒙面俠21,像是預支了往後下半輩子的勇氣般,緩緩地開口。 「因為……明天……是進前輩的……」 除了兩位當事人和武藏外的隊員們再度倒抽一口氣。 瀨那、為了、進清十郎、在、暑訓第一天、向、蛭魔、請假。 有種遊戲是將句子斷開來後重新組合,因為主詞受詞安排位置的不同會出現不同的有趣效果,不過顯然以上的句子不必重新安排就已經帶給了眾人非常大的震撼。 「死矮子活得不耐煩了是吧……暑訓第一天就敢請假!」蛭魔抄起一邊的機關槍,拉開保險。 「看來你是很想再走一次死亡行軍……」 「我知道這樣很不好,可是……」瀨那看著蛭魔的手指距離板機只剩下0.5公分的距離,真正地欲哭無淚。 就算是他得強行穿過阿含前輩的防守時心裡都沒有這麼害怕過!媽媽他想回家啊啊啊啊~~ 「知道很不好還敢跟我請假!!你跟進清十郎約會不要影響到球隊……」說到一半突然閉上了嘴,蛭魔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低下頭。 然後他的臉上緩緩泛出了非常奇特的笑容。 就是那個表情!就是那個表情!這傢伙絕對不安好心啊啊啊啊!!! 泥門惡魔蝙蝠隊眾人在心底迸出無聲的慘叫。上一次他們見到這表情是在泥門高中運動會的時候…… 「回來以後給我去多跑一百圈的操場。」扔出一個可說是在眾人意料之中也可說在意料之外的答案,蛭魔把機關槍放回桌上。「現在立刻給我回家去!」 「謝謝蛭魔學長!」得到了完全不敢奢望的美好答案,附加一百圈的跑操場對瀨那而言遠比不上劫後餘生以及心想事成的喜悅。 抓起一旁的書包,速度完全不遜於在球場上的衝刺,瀨那一踏出社辦就掏出手機按下快速鍵: 「進前輩嗎?我是瀨那,蛭魔學長說可以……」 留在社辦內的隊員們仍是心驚膽跳地望著蛭魔從櫃子裡拿出手提電腦、傳輸線、竊聽器、對講機……等一大堆一看就知道絕對不會用在行善上面的物品。 ……這傢伙絕對想要做些別的事…… 門太和十文字已經興起了「明天乾脆也請假」這樣的念頭。 ****************************** 「高見學長,我明天要請假。」 進清十郎的話語在王城白色騎士隊的休息室中投下一顆震撼彈。 那個訓練狂,眼中只有美式足球的進清十郎要‧請‧假? 「喔,我記得明天你生日嘛。跟家人約好了要出去嗎?」高見一邊在第三百二十一張戰術圖表上用紅筆註記,一邊說道。 「嗯,明天跟小早川約好了要去買些東西。」 碰的一聲,高見從椅子上摔落在地。 「你跟小早川瀨那?泥門的那個小早川瀨那?」撿起眼鏡確定沒有摔破,高見不可置信的問。 「有什麼問題嗎?」依舊冷靜的表情,進反問道。 「不……沒有……」高見瞥見進手上握著的電器殘骸。「那是什麼東西?」 「小早川幫我挑的手機。」進打開手掌。「剛接完電話,想要掛掉時就變成這樣了。」 「這……這樣啊……」這是哪一家的手機這麼強悍……居然能夠撐到進講完電話…… 「高見學長?」進又問了一次。「可以嗎?」 「喔……可以啊……」都約好了我不讓你去行嗎…… 「謝謝。」進向高見一頷首。 「那我先回去了。」 啪搭。 休息室的門在進的背後闔上。 「明天大家自己練習,我要去泥門一趟。這絕對不只是進和小早川一起出去這麼單純。」 現在室內的氣氛有如作戰前的最後會議,高見的身上滿溢肅殺之氣,眼鏡上的反光亮了一下。 「……絕對有問題。」 「那個……高見學長……」櫻庭有些遲疑的舉了手。 「雖然你說有問題,不過小早川不像是那種會做出卑鄙事情的人……」 「不是這樣的,櫻庭。我絕對相信小早川的人格。」 高見推了推眼鏡。 「但我不相信蛭魔妖一。」 7/9 9:50 泥門車站前 瀨那三步併作兩步地衝出剪票口,因為電車出了一點狀況,他已經遲到了二十分鐘。 「希望進前輩不會等太久……」瀨那拉了拉身上的T恤。 然後他看到了進就站在不遠的地方。人群來來去去,但並未淹沒那個男人。他的氣息一如往常沉穩而安寧,有別於在球場上的敏銳而有力。 「……進前輩!」瀨那跑到進的身邊,「對不起我遲到了!電車出了點問題……」他低頭看著地面,像一隻做錯事情等著主人責罰的小狗。 「沒關係,我也剛到而已。」 溫和的聲音從頂上傳來。瀨那抬起頭,正對上進墨藍的瞳孔,眼神溫潤而非平時的冷澈。 「不……是我的錯。居然讓進前輩等……」看到進全無責怪之意,瀨那反而覺得更歉疚了。 「不是這樣的,剛才我在撘電車時不小心壓到了一個紅色的鈕,結果整輛電車停了下來。站務人員檢查了二十分鐘才重新通車,所以我也才剛到。」進難得解釋了起來,只要遇上小早川瀨那,他總是會不自覺地做出一些平常不會做的事情。 ……所以說,電車之所以會停駛二十分鐘的罪魁禍首就是你啊…… 瀨那連吐嘈的力氣都沒了。 「小早川?」進疑惑地看著眼前比他矮上一個頭的嬌小身影。一大早表情就如此豐富,不愧是背 負了光速蒙面俠名號的人,擁有如此旺盛的精力。 「……進前輩,我們走吧!」瀨那搖了搖頭回過神,對進輕輕一笑。「先去買東西好嗎?」 車站旁的樹叢前。 「鈴音呼叫總部,兩人已經碰面,正朝黃綠色運動用品店走去。Over。」黑衣人配上墨鏡,這種在大熱天顯得怪異的組合不知為什麼非常適合嬌小的鈴音。手上一部對講機,正向蛭魔回報最新消息。 「收到,繼續監視,切記不能被發現。」 「目標剛經過便利商店,目前並沒有肢體碰觸。Over。」一身便裝顯得非常不情願的十文字正躲在電線桿後,手上也有黑色的對講機。 「收到,繼續注意有沒有肢體碰觸,相機隨時預備。」 「門太呼叫總部,泥門商店街的香蕉今日大特價Max。Over。」門太躲在水果店的攤位旁,死死盯住上面寫著「香蕉今日特價」的牌子。 「死猴子回來之後追加一百圈操場,這種事情不用回報。」 泥門的社辦中,蛭魔正盯著手提電腦的螢幕,上面是泥門商店街所有監視器的畫面。一旁的發報機不時傳來泥門隊員的回報,蛭魔笑得奸詐,一旁的真守和武藏卻冒了一身冷汗。 讓我們將時間拉回昨天晚上瀨那離開後。 「跟蹤?!為什麼!」聽完蛭魔的宣布,真守第一個叫了出來。 「難得有機會可以收集到對手的資料當然要全力以赴,機會是不會等人的。」蛭魔說道。 「而且這對於其他人來說也是很好的經驗,可以訓練應變能力和耐力。」 「訓練!」小結的耳中只聽到這兩個字,於是舉雙手贊成。 鈴音兩眼發亮,像是期待已久當然沒有意見,跳過。 「可是……這樣不太好吧……去打擾人家……」看見蛭魔舉起機關槍,十文字硬生生將「談戀愛」三個字嚥了下去。黑木和戶十則早已在一旁發抖。 抱歉了瀨那,雖然隊友很重要,但自己的性命更重要…… 「栗田學長你說呢?我覺得這樣真的很不好就是了。」門太轉頭詢問,卻發現栗田被蛭魔拖了出去。 碰碰碰碰碰!!!! 一陣槍聲響起,然後又回到一片死寂。眾人只聽到自己的呼吸聲,還有外頭的蟲鳴。 「死胖子也贊成。」蛭魔回到室內,拉開椅子坐下,卻不見栗田回來。 這這這這這…… 「武藏你說呢?」雪光悄悄問一旁佇立的武藏。 「我看要阻止是不可能了,明天我們還是一起來把傷害降到最低吧。」有著奇特髮型和與其不相稱的冷靜性格的武藏說。 「等等!這好歹也是瀨那自己的事,再怎麼樣也要尊重一下他的隱私權吧!」泥門隊的良心──真守仍要反駁,卻被蛭魔駁回: 「你就那麼放心死矮子絕對不會出事?沒人可以保證阿進會對他做出什麼事喔?」 不……至少比起和你在一起,在阿進身邊絕對安全得多!泥門眾人心中吶喊。 「唔……」不是吧真守,你也太不放心了吧!瀨那絕對不像你心中想的那樣貧弱虛弱脆弱加上軟弱! 於是這支奇怪的監視隊伍就此成立。 「阿進那種心如止水決不動搖的傢伙好不容易有一個弱點,怎麼可以放過這樣的大好機會呢?嘻嘻……」雖然是蛭魔的自言自語,還是讓一旁兩人再一次確認了早已存在的念頭。 這個人是惡魔…… 同一時間王城的資訊處理室中。 「果然如此……」高見拿下耳機,在電腦中紀錄現在的時間數據以及進瀨兩人的行動,以及透過竊聽器所得來的蛭魔的行動。 「高見學長,這樣真的好嗎……」一旁的櫻庭遲疑的問。昨晚他可是花了好大一番功夫到泥門的 社辦去裝竊聽器。「而且蛭魔那麼謹慎的人有可能完全沒發現我們裝設的竊聽器嗎?」 「不,我相信他一定早就發現了。」 高見的眼鏡又反光了一下。 「這只是一個提醒罷了,蛭魔沒把竊聽器給拆掉就證明了他多少還是有些分寸,只是他也不把我們當成一回事。反正只要提醒他『我們也知道你們在做什麼』就可以了。而且,如果他真的打算動手……」 櫻庭看見了高見背後的黑色氣場正以比數層級增加。 「我也不會讓他為所欲為。」 10:43 A.M. 黃綠色運動用品店門口 「終於找到了!進前輩的護手真是不好找。」走出門外,迎面而來的熱氣與室內空調的溫差超過十度上下。眼前的景物有如隔著水幕般模糊,瀨那長吁了一口氣。 進的臉色絲毫未變,只是默默看了瀨那一眼,彷彿即使將近人體一樣高溫的天氣也對他無絲毫影響似的。 「接下來要做什麼?」他問。 瀨那的腦袋停機了將近一分鐘。 是的,這兩人完全沒有想過買完東西後要如何安排接下來的行程。就很多方面而言,這兩人都非常的天然。 難不成真的就此分道揚鑣? 「死矮子跟我請了假卻沒想好接下來要做什麼?這傢伙真的沒救了。」蛭魔調了調對講機的頻道。「死胖子,計畫D啟動!」 對進瀨兩人而言,在如此炎熱的天氣之下還能穿著毛茸茸布偶裝工作的人著實可敬。雖然從個子顯得太過龐大而有些眼熟的工作人員中拿到遊樂園的免費招待卷是有些奇怪,但那也是可以忽略的問題。 ……雖然聲音跟栗田學長真的有點像,瀨那心想。 「小早川?」進還握著硬被塞到手上的招待卷,是說能夠贏過他的力氣硬把這個塞到他手中,這個工作人員真的很強。「要去看看嗎?」 「瀨那你一定要去啊不然我們都會……哇噗!」遠方傳來不明的雜音但很快就歸於平靜,回復到什麼都沒有發生過的狀態。 「嗯……我是想去……不知道進前輩方不方便就是……啊,如果不想去就不用勉強沒有關係……」剛才聽到的聲音是錯覺吧,瀨那心想。總覺得和門太的聲音好像呢。 「我已經和高見學長請假了。」進非常非常自然的牽起了瀨那的手。「走吧,天氣越來越熱了。」 「咦……」瀨那有些吃驚地看著被進握著的手,手上有著因為長年訓練而生的硬繭,粗糙但不刺人的感覺很舒服,但是這些都不是重點。 進前輩你就這樣牽著我的手好嗎?這裡是大街上吧? 「……?」彷彿聽到瀨那心中無聲的吶喊,進看了一下被他牽起的小手。「這樣會不舒服嗎?」 「啊不!不會!一點都不會!」瀨那急忙搖頭否認。 「那走吧。」 深深吸進一口氣,瀨那抬起頭對進笑了一下。 「嗯。」 想這麼多幹什麼呢?反正現在不是好好的嗎。 ********************************************************** 「雖然知道進和小早川絕對不簡單……可是他們還真大膽。」高見將竊聽器的位置調整了一下。 「就這樣當眾放閃光……」 「不,我想他們兩應該不會想這麼多吧。」櫻庭在一旁揮了揮手。 高見學長你越來越像蛭魔了…… 11:40 A.M. 遊樂園 瀨那到達遊樂園之後,才發現他遺忘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以進前輩的機械殺手體質,無論跟他去玩什麼都絕對不安全!瀨那已經可以想像他和進因為某些 不可抗力因素被吊在摩天輪上的場景。 不過兩個男生要一起去坐摩天輪本來就是有點怪異的事了吧…… 「進、進前輩,天氣這麼熱,我們先去鬼屋吹吹冷氣,等一下再去吃飯吧!」扯了扯進的袖子,瀨那的眼睛水汪汪的,似乎還可以看到眼角若隱若現的淚光。 開什麼玩笑!弄壞了遊樂設施可不是像弄壞自動販賣機一樣賠錢就了事的啊!拼死也要阻止進前輩! 瀨那小朋友,當初是誰說想來遊樂園的啊?還有,鬼屋對於你的價值原來就只是有冷氣可以吹啊? ……幼犬。 看著瀨那用小狗般的眼神望著自己,只差沒搖搖尾巴,阿進在心中下了評論。 「好。」總覺得如果不答應會有一種很愧疚的感覺…… 目送兩人走進黑色系為主的建築,鈴音急忙通知蛭魔。「目標兩人已經走進建築物。」 「嘻嘻嘻……終於來了……」蛭魔將監視螢幕切換到鬼屋內的每一條通道。「我等這一刻等很久了呢!」 等這一刻?你準備了這麼久啊?而且你究竟把這些東西拍下的用途在哪裡,在哪裡啊,蛭魔? 武藏和真守的的內心吶喊已經達到了同調的境界。 另一方面,在王城。 「哼哼……蛭魔妖一你太看不起阿進了,那傢伙可是就算面臨上刀山下油鍋還是走鋼索眉頭都不皺一下的超級冷靜人種啊!阿進可說已經達到了非人的境界,根本就是個冷血的怪物啊!」 高見學長,原來你這麼瞧得起阿進啊!可是我怎麼聽都覺得你不是在讚美他! 櫻庭吐槽的技巧又達到了另一波的巔峰。 「不過……還是買個保險吧……」高見撥了另一通電話。 「喂,請問是小林先生嗎……」 12:05 P.M. 鬼屋中 「果然還是會害怕……嗚嗚……」雖然說受到某惡魔的荼毒已經不只一兩天,但果然還是有些東西並不因為自己受過那樣的苦就不再害怕。 無奈看著一旁的井中爬出長頭髮的女鬼,雖然知道是機器,還是忍不住要害怕。轉頭望望泰山崩於前而不改色的進,瀨那不禁興起一陣感嘆。 果然是進前輩,不會被這種雕蟲小技動搖! 突然搖了搖頭,瀨那再次提醒自己。小早川瀨那!雖然鬼屋的危險性不比其他,但是你還是要謹記自己的任務不要忘記!趕快收起自己的害怕,你要保護這裡的其他機器不被進前輩破壞! 真是個偉大的任務啊…… 進望著一屋子裏奇形怪狀的人(?)和刻意顯得破舊的建築以及設施,一邊在心裡下註解。 這裡的人是因為訓練不當的關係才會變成這樣的吧。那邊那個頭上插著箭的一定是因為沒有做好安全保護措施就去鍛鍊才會這樣,還有那邊那個長脖子的一定是訓練過當才會導致運動傷害。原來小早川帶我來這邊就是要讓我注意訓練時可能會帶來的傷害…… 如果蛭魔和高見知道狀似親密的兩人心裡的想法,一定會笑到跌在地上打滾吧。 「咦?」剛剛好像看到有個人的頭頂閃亮了一下,是雪光學長嗎? 瀨那搖了搖頭。雪光學長怎麼可能跑到這邊來呢,一定是看錯了。 「……發現!」扮成座敷童子的小結把不小心跌倒的雪光拉回井後。 「好險……」雪光吁了口氣。要是被發現他以後的日子就難過了…… 「總覺得好像又聽到了威力十足語……」果然是昨天睡眠不足的關係。 「小早川,出口快到了。」進指著門口正透出光亮,瀨那的心中鬆了一口氣。終於快要結束了啊 啊啊啊…… 說時遲剎時快,一顆人頭從門口的樑柱上方掉了下來,配上駭人的笑聲和音效,瀨那被這突如其 來的東西一嚇,正要尖叫,一旁的進動作卻更快。 「三叉戟擒抱!」 啪茲,卡刷,然後是一陣濃煙和火星。 如果你有看過孟克的「吶喊」這幅名畫,你大概就能想像瀨那此刻臉上的表情。 「果然還是躲不掉啊……」 王城與泥門正看著監視器的人們不禁興起了「命運天注定」的感嘆。 1:04 遊樂園鬼屋管理室 「下次不可以再這樣做囉!」穿著西裝戴著眼鏡年約四十的中年男子囑咐眼前兩人。 「我知道你是想保護弟弟,不過這樣弄壞公眾設施是不行的。這次不要你們賠,不過下次要注意喔。」 弟、弟弟?瀨那的臉色有些黑了。 他是比進前輩矮了一些,年齡也小了一歲……等等? 「我們不是……」進正要開口,瀨那卻搶先開口。「小林先生您說不用我們賠是真的嗎?」 「嗯,剛剛有人打電話來說有一對兄弟應該會來這裡玩,因為兩人很少出門有些事情不知道怕會給我們帶來麻煩,希望我們可以通融一下。」 蛭魔學長……這又是你做的嗎…… 真可惜,難得有一次蛭魔是清白的卻不被相信。 「那麼,謝謝您,我們先走了!」使出全身的力氣拖著進走出去,瀨那生平第一次感謝上蒼讓他認識蛭魔。 就說了不是他做的嘛…… 「進前輩也餓了吧我們去吃午餐吧聽說下午三點半還有魔術的表演吃飽了我們再去看吧!」連標點符號都省了,看得出來瀨那是真的下定決心要讓進不再碰到任何一樣機械。 不是每個人都願意原諒他們毀損機械的啊啊啊~~ 「……小早川,你是不是很不高興?」進,難得地,看出了別人臉上的表情。 「為什麼這樣說?」他是有點難過被當作是人家弟弟沒有錯,不過仔細想想被誤解也不是沒有道理,他很快就釋懷了。 「我弄壞東西的事情。」再加上他把小早川幫忙選的的手機也弄壞了…… 「沒這回事!沒這回事!」瀨那搖了搖手。「進前輩是因為我的關係才……應該是我要謝謝你才對……」雖然完全沒那個必要。 「那就好。」進從隨身的背包中拿出餐盒。「去那邊吃吧,有陰影涼快一點。」 瀨那不可置信地望著進手中的便當。 「進前輩你自己做便當?」 「也有你的份。」進回答。記得櫻庭曾經跟他講過如果能夠做便當給小早川吃的話小早川會很高興,莫非他記錯了? 「真……真的!?」瀨那急忙扶住自己的下巴以免掉落。「進前輩自己做的?」 「嗯。還有運動飲料。」看眼前的人流了不少汗,一定是因為天氣太熱了。「還是先坐下來吧。」 「啊……喔,嗯!」瀨那接過便當,與進一起在附近的座位坐下。一旁是幾顆燒得火紅的鳳凰樹,那種烈焰般的絳紅雖然沒有他在王城高中看到的櫻花那般柔和唯美,卻多了另外一種張狂而熱情的生命力。 一如在球場上奔跑的他,和他們,他的隊友和對手們。 還有進前輩,他眼前的人。 一陣清風吹過,吹動白雲阻擋了陽光,天色依舊明亮但不灼人,地上的殘葉落花被吹起而後再度墜下,瀨那瞇起了眼睛。 今天真的是個好天氣。 「今天是個好天氣,很適合鍛鍊。」默默吃著便當的進像是有感而發般也說了一句。兩人的視線在空中對上,瀨那笑了一下,而進的表情也放得更柔和了。 我們在同樣的晴空下、坐同一張桌子、吃著一樣的便當、想著同一件事。 真的、很幸福。 「對了,進前輩。如果今天我們沒來遊樂園的話你打算去哪裡?」瀨那像是想起什麼似地問。 「一路慢跑回王城,然後帶你去櫻花林附近休息。」 「我想也是……」 ************************************* 「嗚嗚嗚……他們又在放閃光了……」黑木不甘的聲音從對講機中傳來。 「出雙入對的傢伙都去死吧……」戶十,瀨那不是你隊友嗎? 「搞什麼啊!以為是七老八十的老夫老妻嗎?什麼叫做天氣真好?」蛭魔不懷好意的嘖了一聲。 「蛭魔……不然你希望這兩人是要怎樣……」真守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是好了。「不是每一個人都像你一樣心懷邪念……」 「什麼話!正常的少年情侶就是要嗶──然後嗶──然後再嗶嗶──」 「蛭、蛭魔!」 該怎麼說呢……我突然很想對所有在看這篇文的人道歉……真的非常對不起…… 武藏突然興起一股來路不明的愧疚感,也不知是對誰說對不起。 「哼哼……果然如此,蛭魔就是爲了刺探進與小早川究竟進展到什麼地步才來的……我就知道……」高見臉上的奸笑與蛭魔相似度已經達到百分之九十六。 「不是這樣的吧!完全不是這樣的吧!」壞掉了!高見學長壞掉了啊! 櫻庭吶喊中。 3:40 遊樂園內露天舞臺 「進前輩,表演開始了!」瀨那指著舞台上的魔術師說道。 兩人到達時台下已經擠滿了觀眾,進的身高還好,但瀨那無論如何都無法越過重重人海看到台上 的表演。只見大家一會兒驚嘆,一會兒歡呼,還有鴿子飛出來,想必是非常精采的表演吧。 「進前輩,舞台上在做什麼?我看不到!」 「從帽子裡拿出兔子。你想看嗎?」望了矮小的瀨那一下,進問。 「當然想……哇啊進前輩你在做什麼?」瀨那突然發現自己的視線水平突然與舞臺上的魔術師同 高,低頭一望大吃一驚。 進將他整個人抱了起來。 「小早川怎麼了?看得見嗎?」帶點疑惑的語調。 「這……」看見是看見了,但我不要這麼顯眼! 魔術師向瀨那敬了個禮,又翻了一下手掌,禮帽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隻鴿子。純白的鳥兒飛出魔術師的掌心,停在瀨那的肩上。粉紅的鳥喙上銜著一隻紅玫瑰。鳥兒親暱地摩了摩瀨那的脖子,將玫瑰放在瀨那手中。 「那枝玫瑰送給你,你可以送給喜歡的人。」魔術師摸了摸完成任務回到身邊的白鴿,臉上的笑意更濃了。 瀨那還來不及道謝,突然身體向下一沉,雙腳又踏上了結實的地板。 「進前輩?」瀨那小心翼翼的問,進前輩的臉色好像有點陰沉…… 「這裡太擠了。」進使勁一拉,將瀨那拉出人群。 「……?」瀨那仍是一頭霧水,任由進將他拉到一旁站定,然後想到了什麼大叫一聲。 「啊!對了!」 進靜靜地看著他。 「進前輩……這個給你!」遞出那枝鮮紅的玫瑰。 「給我?」進從來沒想過這種不可思議的心情也會出現在非比賽的他身上。 「因……因為那個魔術師說可以送……送給喜歡的人……」瀨那說到一半就有些後悔,居然這種事情也說得出來……瀨那只覺得臉上彷彿燒起來一般,真想找個洞鑽進去算了。 「……謝謝。」接下玫瑰收進背包中。 哎呀?進接受了?而且……他……還笑了? 今天果然太累了……瀨那只覺得一陣暈眩。 「小早川,那邊那個……是不是你隊友?」指向一旁的樹叢。「我看他們好像跟很久了。」 「嗄!?」仔細看看,那個像猴子般的身影……門太! 瀨那覺得自己頭暈的更嚴重了。 你們從早上一直跟到現在嗎?所以果然一切都不是錯覺! 進前輩你發現了爲什麼不早說!為什麼啊! 等等,為什麼現在自己還有力氣可以吐槽!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啊啊啊!!! 「進前輩……」雖然對不起跟蹤眾人,但是他真的不想再被跟下去了…… 要跑嗎? 兩人在彼此的眼中看到對方的決心。 ******************************************** 「不妙,我被發現了!他們在往這邊看!」門太對著對講機焦急地說。 「快去擋他們啊!如果跟丟了我們鐵定會受到非人的待遇!」在另一端埋伏的十文字大吼,此刻他已經顧不得旁人的眼光了。 「嗚啊……可惡!」門太抱著必死的決心現身,正想先早一步跑到兩人面前阻擋,只見兩人同時停下,一時寂靜無聲,然後…… 二騎絕塵。 偉岸人影有如迅雷馳奔,嬌小身軀猶若電光石火。 兩道背影過後,只剩一陣塵土飛揚。 「……這就是……四十碼衝刺四秒二……」門太喃喃說著。 光速的世界…… 「瀨那……你這個重色輕友的傢伙!」 那天下午,門太的哀號響徹整個遊樂園。 ********************************** 「呼……跑到這裡應該沒問題了。」瀨那喘了口大氣。 進不發一語看著瀨那。 「不過進前輩真是抱歉,讓你看到這種鬧劇……哈哈,大概是蛭魔學長做的。他們也很無奈啊…」 「你看起來好像很高興。」進打斷他的話。 即使早已氣喘連連,卻仍笑的很開心。 「啊……被發現啦。其實……我真的很高興。」瀨那抓抓頭,羞怯笑著。 「以前不是我在追隨進前輩的身影,就是進前輩得阻擋我的衝刺。所以能夠像剛才一樣並肩奔馳著,我真的很高興。」 「真的,真的非常高興。」 進直視著褐色眼眸,那裡面乘著滿滿的真摯,還有喜悅。 「嗯,我也是。」進展露了今天的第二次微笑。 談不上什麼一見鍾情二見傾心,一開始,是把你當作可敬的對手。 從什麼時候開始的?不只想到他在球場上奔跑的身影,想到他和隊友歡笑打鬧的身影,想要看他 小小地微笑勝於在球場上勝負未分的肅殺。 「我……一直都是靠著辨識別人的肌肉和骨架來認人。可是,我記得你的臉。」 我會一直記得。 那個第一次讓我打從心裡想微笑的人。 「嗯,我知道。」瀨那也笑了。 「那……我以後可以只叫你進嗎?」 希望能以同樣的身分,好好地,聽你訴說埋在心理未曾傾訴的事。 「好的。」 「瀨那。」 之後的夕陽電車閃閃發亮的河道,對於兩個能夠更加拉近距離的人並不是那麼重要,只是在多年後,不經意想起,卻覺得一切都如斯美好。 下次,一起再來遊樂園吧! 瀨那……我不小心弄壞了你挑的手機。 ……真是的。那麼,你來找我吧!然後,我也會去找你。 我們在慢跑的河堤上見面吧!像第一次以「小早川瀨那」的身分和進相遇的時候一樣。 嗯,那麼,一言為定。 fin 其後之一: 真守看了看蛭魔正在剪輯的影片。 「這是……?」 「是死矮子和阿進出去的影片。」一邊讓手指在鍵盤上移動,一邊不懷好意的回答。 「你還偷拍!」真守抓起掃把就要揮下。「跟蹤就算了你還偷拍!」 看來真守的道德標準已有越來越寬鬆的情況。 「這可是貴重的資料當然要備份,可以從裡面看到阿進跑步的狀況來破解他的擒抱。」藉口冠冕堂皇,不過似乎跟威脅手冊脫不了關係…… 「那……我們的跟蹤……到底有什麼意義啊啊啊啊!!!!」在操場上跑步的眾人狂吼。 其後之二: 「哎呀,庄司你也來啦。」手上提著酒瓶,泥們隊的教練酒寄溝六坐在運動場的椅子上,看著以前的隊友,王城白色騎士隊的教練庄司軍平緩緩地走來。 「是啊……現在的年輕人越來越能幹,幾乎什麼事都自己來了。連今天的練習也是他們自己安排的,說什麼要讓大家體會一下自由管理的利與弊,結果今天大家反而練得更勤……真是不簡單啊……」庄司在旁邊坐下,話中透漏出一股滄桑之感。 「我們也是啊……說今天來個實戰演習就把全隊叫了出去……結果每個人都幾乎是虛脫狀態的回來,還自願去跑操場一百圈……他們將來一定大有可為!」仰頭喝了一口酒,溝六不禁回想起從前的往事。 「真的是……一代新人換舊人……」兩人同聲長嘆。 希望蛭魔和高見今天的勾當永遠都不要被這兩位發現。 其後之三: 「可是,高見學長,那位小林先生為什麼會答應你的要求呢?」幫助高見將器材收好,櫻庭好奇 地問。 「那個啊,不過就是他的……被我發現了。」高見推了推眼鏡,「所以不管我要做什麼他都很有誠心的幫忙呢!」 那個……究竟是什麼!是什麼啊! 櫻庭春人,十七歲,王城白色騎士隊進攻組接球員兼模特兒,最近的新技能是吐槽。因為發現學長兼夥伴不為人知的另外一面而興起重新檢視自己人際關係的念頭。 其後之四: 「咦,阿進,那是什麼?」鏡堂一邊換下運動服,一邊問。 「玫瑰。」進冷靜地回答。 「我不是那個意思……」 「那是定情信物。」高見突然從旁冒出來。「所以大家要小心別打翻花瓶,不然阿進會發飆的喔!」 「什麼啊……」 不理會休息室裡的一團混亂,阿進依舊做著自己的舉重練習。視線瞥到靜靜綻放的一隻紅花,心裡一片溫馨。 下次買個花去找他吧。不曉得白色菊花瀨那喜不喜歡? 進清十郎,王城白色騎士隊的最強線衛。雖然已經找到了想要共度一生的伴侶,不過顯然他的情感之路還有許多東西要學,比如送戀人要送什麼花。 其後之五: 「蛭魔學長真是的……這樣子下去遲早會出人命……」門太趴在休息室的長椅上,由於比其他人多跑一百圈,他彷彿已經看到了花海和河川的對面有疑似是他祖母的身影在招手。 「不早就是這樣了……瀨那回來之後還不知道要怎樣被整呢……」十文字則是蹲靠在櫃子上喘氣。自從死亡行軍過後在也沒有這樣的大型操練,確實是非常耗費體力。真守和武藏兩人則是在幫忙準備蜂蜜醃檸檬和冰毛巾,屬於後勤組(或是防範未然組?)的兩人相較之下顯得從容多了。另外就是精力好似永遠用不完的啦啦隊長鈴音,一邊看著蛭魔剪輯好的影片一邊發出詭異的笑聲。 「不過話說回來,總覺得我們好像遺忘了什麼……」雪光一邊冰敷自己的腳,提出了問題。 「雪光學長也這麼覺得啊……我也是這麼想……該怎麼說呢……這種好像不該忘記,但是忘記了也沒什麼關係的感覺……」門太思考著。 「對了,瀧那個笨蛋跑到哪裡去了?」黑木問道。「他不是和門太一組的嗎?」 休息室中一片沉默。 「原來就是忘記他了啊……難怪今天的跟監會這麼順利。」門太擊掌。其他人──包括鈴音在內──深深點頭表示無上的同意。 各位,你們的同學愛呢? 「嗚……為什麼明明是要去訓練的列車……我卻坐在這邊吃淑女請的蘋果……」瀧坐在石頭上, 一旁是青蔥蒼鬱的森林,臉上的表情可用欲哭無淚來形容。 「哎呀真是不好意思,上次您來沒什麼好招待的,這次就多帶一些回去吧。」兩位和氣的中年婦女聽到瀧的說詞,年邁臉上的笑容更加燦爛。 不遠的車站站牌上,大大的「長野」兩個字正閃閃發亮。 就很多方面而言,瀧也許是今天最幸運的人也不一定。 其後之六: 「咦?石丸學長也有去?」 隔天練習完後,瀨那向大家打聽了蛭魔如何奴役,不,是鍛鍊他們的詳細情形。 「是啊……聽說是蛭魔學長要求的,石丸學長又不會拒絕人……」門太悄悄地說。 「怎麼可能!我和進前輩後來確認了一遍,連進前輩都沒有發現啊!」瀨那張大了嘴,一副不敢置信的樣子。 「騙你做什麼呢……我們要回去的時候還差點把石丸學長留在那裡忘記帶他一起回去。跑操場的時候石丸學長先離開,蛭魔學長也沒有發現……」 連進前輩和蛭魔學長都沒有發現石丸學長的存在啊……石丸學長真是…… 「太沒有存在感了!」兩人異口同聲。 「這種話不要在本人面前說吧……」石丸苦笑。 石丸哲生,明明是田徑隊的主將卻總是被人認為是美式足球社的人。其稀薄的存在感被人公認是做間諜最佳的素質。是個好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