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瑩歲月

關於部落格
在荒海與寂空的交界微笑面對考驗
  • 513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丹楓】(六)完 土銀

「這還不都是男人的劣根性!換上巫女裝就算是長相平凡到只能在話劇中擔任石頭或樹木角色的女孩子也會變的很有魅力!」 土方放棄繼續在這個問題上打轉。 「你上次說過有可以讓妖精化為普通人類的浴衣對吧。」 「?你問這種東西做什麼……你該不會是想幫那個樹精吧?」 「少囉唆,你到底給不給?」 阿音露出了讓土方心驚的笑容,是那種只有在銀時要他付甜食的帳單時才會出現的燦爛(?)笑容。 「這可是從我祖上傳下來的寶物,那能就這麼給了一個普通人呢……」 「你上次不是說是為了拯救天下蒼生買一件送一件嗎……」 「此一時也彼一時也……唉呦好痛……喂百音你不能就這麼給他……」 另外一個顯然比較有祭祀巫女之風的妹妹眼也不眨就把盒子扔給了土方。 「效力只有一個晚上。」 土方點了點頭算是道謝,轉身便往屋外走去,走了兩步像是想起什麼似停下了腳步,遲疑了一會兒轉過頭。 「妳不問我為什麼幫她嗎?」依舊冷徹的語調帶了點疑問。 百音一腳踢開了心疼寶物的姊姊,仍是面無表情的回答。 「這樣就不會寂寞了吧。」 一直到楓離去之前,土方都沒搞清楚百音那句話是什麼意思。 *………………*………………* 「喂,起來。」土方踢了踢躺在地板上睡的正熟的楓。 「嗯……土方大人您回來了……」話還沒講完一件楓紅顏色的浴衣就被扔到了她頭上。「這是……」 「今天那傢伙會去祭典,你穿這個去。」土方坐下,掏出打火機狠狠按下點了一支煙。「效力只有一個晚上,覺得就見這麼一面也無所謂的話就去吧。」 可恨,為什麼他偏要在祭典的時候去巡邏呢? 「土方大人。」 楓在笑著,令人炫目的美麗笑容連土方都失神了一下。 「謝謝您愛著他。」 溫柔的東西,無論是什麼樣的生物都會想要親近。 所以她喜歡著人類。 「我走了,土方大人!」 披著有如燃燒搬楓紅浴衣的纖細身影,是土方烙在眼底最後的影像。 *………………………*…………………………* 銀時對於祭典這種東西一向是保持無所謂的態度,反正歡天喜地的女孩子炒熱氣氛的男孩子面帶微笑包容一切的老師早已不是最近流行的題材了。 「那麼我們去玩了阿魯!」 「阿銀要注意少吃點糖,還有不要喝醉了!我可不想再到土方先生那邊去把你領回家。」 現在的小孩真是…… 銀時目送著兩人跑遠,隨意看著四周的攤位。撈金魚射飛鏢棉花糖……這些祭典必備項目對他而言有著某種程度上的親切感。唯一覺得可惜的是十四今天要巡邏沒有過來,不過依照這幾天碰面時的情況也許不見面還比較好。 「難道是我的錯嗎……」 銀時搔了搔頭。每當在人潮中獨自佇立,他就會興起獨自一人的寂寞。他不屬於任何一方,雖然這種立場是他自己所選擇,沒什麼值得遺憾。 「對不起……」一個柔軟悅耳的聲音響起,銀時轉頭,看見一身楓紅的女子望著他。 *…………………*………………* 雖說是迷路的女子,倒是出人意料的活潑開朗。要不是那有如病人般蒼白的臉色,他一定會認為這是哪戶的千金溜出來玩順便找人搭訕……是說這種事情會發生在他身上嗎…… 「銀時大人,那邊有幫人畫像的攤子呢!我們去看看吧!」 「銀時大人,那條金魚好漂亮!」 「銀時大人,要不要吃棉花糖?」 ……這怎麼像是情侶出遊的畫面…… 「我說妳呀,身體好像不是很健康,這樣跑出來真的好嗎?」在路邊坐下,他與自稱為楓的女子人手一支棉花糖,畫像畫了金魚倒是沒撈,總覺得有種在帶小孩的錯覺…… 「反正這是我最後一次出來,當然要好好地玩。而且我很喜歡人群。」 「無論是看到出雙入對的情侶、奔跑歡笑的小孩,或是看著善良的人們幸福地活著,我也會覺得很幸福。」 「真是知足的人……」銀時苦笑著。 「我也有個喜歡的傢伙……」他喃喃說著。 該怎麼做呢?不會傷害到他人而能付出感情的方法。沒有永恆的保證,擔心會傷害到週遭的人,非得抱著這樣的心情而在陌生的人群中活下去…… ──你究竟在害怕什麼? 像是察覺到小小的疑惑一般,楓直視著銀時的眼睛。 「你會幸福的。」她堅定地說著。 「不用擔心,你們一定會幸福的。你們的生活會很幸福,會一直相守下去,不會有問題的。」 我知道的。你也曾經脆弱,曾經迷惘,曾經想要放棄。 可是,你還是會不斷地遇到重要的人,你還是會不顧一切的守護他們。你這樣的傻子,就該擁有如此幸福的世界。與大家一起面對問題,孤單的時候看看窗外的雨,和舊識拌著嘴,握在手中的劍有著始終如一的信念。 所以,請你就這樣活下去。 快樂或幸福會隨著時間淡去,痛苦和悲傷也是一樣。 如果無法停下最幸福的一瞬,至少現在要看著某些美好的光影。 ──如果能有下一次,我希望看到在人海中開心笑著的你。手上無需握著浸滿鮮血的刀刃,而是握著想要珍視之人的手。 ──那麼,我一定會笑著祝福你,也能夠安心的離去。 「是嗎……」銀時真正地,自從去過那間小廟後,自從某些深刻的煩惱之後,第一次真心地笑了出來。 「那麼,我該走了。」楓站起身。 「時間差不多了。謝謝您,銀時大人。」女子恭恭敬敬地向他行了個禮,銀時看著嬌小的身影,不自覺的微笑起來。 「嗯,再見了。」他目送那抹楓紅消失在繁華燈火的盡頭,重重嘆了口氣。 去見見他吧。 也許會吵架,也許會煩惱。 不過這次他應該可以懂吧,那些沒有說出口的話。 *………………*………………* 那天祭典結束的深夜,土方巡邏完畢回到屯所時開始下雪,一片一片鵝毛似的,潔白的新雪落在頭、肩,還有他溫熱的掌心上。他抬起頭,看見銀時撐著傘,微笑地靠在牆邊看著他。 冬天終於來臨了。 *…………………*………………* 「怎麼會突然跑來這裡?」換上就寢的單衣,土方問道。 「沒什麼啊……只是想說兩個小孩今天睡道場,真選組有爐火比較溫暖一點……」 「你還是滾回去吧。」沒好氣的回答。 「不要這麼無情嘛……」 土方重新點起菸,接著想起了什麼。 「你今天是不是有遇到一個穿著紅色浴衣的女孩子?」 銀時挑了挑眉。「是啊,是個臉色有點蒼白,一頭紅髮的女孩子。和我說了一些奇妙的話。」 「是嗎……」那就好。土方悄悄鬆了口氣。 「啊,說到這個,那小姑娘還拉我去畫了像呢。要看嗎?」 銀時遞出楓沒有帶走的畫像。 畫裡的楓略低著頭,頭輕輕靠在銀時的肩上。臉上帶著紅暈,彷彿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般笑著。 ──就不會寂寞了吧。 胸口彷彿被什麼堵住似的疼痛。 啊啊。 原來如此,土方想。 不是存在不存在的問題,而是甘願的,不論是為自己或為對方著想。就算是相隔兩地,彼此也都不會忘記。就算是不再相廝相守,也能夠衷心為彼此祝福。 就是這樣的默契。 他回過頭望著身著白色單衣的銀時,後者望向靜靜灑落雪花的天空,溫柔得有如他曾經看過的,紅衣女子撫慰人心般的笑靨。 那晚他們相擁而眠的夢中,天空蔚藍得有如未曾受過天人帶來的汙染。土方走向倚著樹下入睡的銀時,火紅的楓葉燒得鋪天蓋地。 然後他醒了,看著銀時在夢中一如在夢外睡得安穩。陰影不再蒙上他的臉,取而代之的是溫柔的月光與微風。 土方輕輕的環起銀時,唇邊的細語迴盪在懷中之人的夢境。 「我看見你了。」 嗯,我看見你。 在丹紅的楓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