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瑩歲月

關於部落格
在荒海與寂空的交界微笑面對考驗
  • 513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丹楓】(五)土銀

萬事屋的三個人不可能一輩子這樣下去,總有一天大家都會離開。神樂的舞台在深邃的宇宙,新八想必也會是前程似錦──畢竟年輕,而且視野廣闊。最後會剩下他一個人嗎? 他的生活目前就是這樣,沒有什麼太大的變動。偶爾來一兩個大事件打打鬧鬧,他的守護範圍始終如一。過去那些陳舊的記憶已經被他鎖在腦海深處,也許不時露出針尖出來扎一下在心口上,慢慢也就不那麼痛了。 只是封鎖並不代表遺忘,更不代表他想拋棄。 已經找不回來的東西,留著或是丟下都很難受。 阿妙曾經這麼說過。 其實他知道,懷抱著仇恨或著傷痛活下去,其實需要相當程度的堅韌,那好比懷中揣著烙鐵,日復一日月復一月提醒你傷口的存在。可是要選擇原諒或是忍耐,割捨自己最深沉一部分的劇痛又是外人難以想像,狠辣得讓人不禁想掉淚。 銀時曾經看過一本書,是在等候點的甜品上桌前。那時他的身邊還沒有會吐槽的眼鏡小子和胃袋好似無底洞的夜兔女孩,生活平靜一如無波的水。其他的情節早已淡忘,只有那一段話不知為何總在某些不經意的時候迸入他的腦海。 有些東西是燒在你的骨子裡的,無論多麼痛恨它都無法消除。書裡的母親說著,那是唯一提醒你存在的方式。只有忍受必然會到來的痛苦,因為痛苦會隨著時間消逝,除非你選擇漠視它。你必須正視那傷口,剝下皮膚、撕裂血肉、刮淨白骨,去除所有異物,你會發現在那痛苦之下並沒有什麼,沒有傷口、沒有鮮血、沒有腐肉、沒有枯骨,什麼都沒有。 他的過去雖說不完全沒有快樂,但還是充滿了失落和遺憾。曾經留下的傷痕會一直存在,不會因為封鎖過去就那麼癒合。 「但是那些東西已經過去了。」和尚說。「你究竟在害怕什麼?」 要說畏懼什麼的簡直是瞧不起他,他何曾害怕過什麼?就算是被奪走他也會再度奪回,他不再是那個只能拿著沾滿鮮血的刀刃目送死去戰友的亡靈。他活在這裡,他站在這裡呼吸著、守護著、凝望著現在,讓他所看顧的人看著未來。至於自己,那並不是他會優先考慮的事項。 過去那些的東西就讓它沉下去別再冒上來了吧。如果真要說憎恨或畏懼什麼的,也許那就太過於悲傷而無法挽回了。 *……………………*………….* 接下來的幾天對土方而言是另一種形式的倒楣。 自從那個晚上後他與銀時的每次見面都充滿了詭異的氛圍。土方不禁要開始後悔為什麼那時要去捅破薄薄的一層窗戶紙,照以前那樣的相處模式不就得了?再加上每一次楓看到銀時總是高興的向他揮手,笑著大聲打招呼。 可是銀時聽不見也看不見,每次總是與土方相遇,帶些歉意的一笑便轉身而去,楓在他的背後呼喚著,日益蒼白的臉上滿是雀躍的表情。 「早安!」 「喂~~我在這裡呢!」 「喂~~」 可是只有土方聽見。 那些呼喚並沒有傳到楓想傳達的人耳中。 為什麼看不見呢?土方不禁會這樣想著。 果然是沒有緣份的相遇嗎? 「土方大人果然非常堅強呢。」楓曾經笑著這麼說。 堅強?從他和楓相遇到現在,差不多把最丟臉的一面都展露出來了,說是滑稽還有理可循,她到底是從哪裡看到他堅強的? 土方其實並不認為自己強大。 縱使他是人人都要敬畏的鬼之副長……雖然最近例外似乎有越來越多的趨勢。 什麼剛毅的、堅強的,虛妄的名詞他並不喜歡。 他只是正視問題罷了。共存也好、剷除也好,他只是不喜歡逃避,就算多麼大的麻煩,也得正眼去看待。他的立場不會改變,他做了決定就不會後悔。 只是最近看到楓的表情和日益衰弱的身體,經常讓他想起另一個有著孱弱身體卻精神強韌的女子。如果當初那個堅強的女子在他的面前掉下眼淚,他會不會因此而改變心意?縱使那是不可能的事,她只是默默看著他漸行漸遠的背影,從此情深意重,卻是相對無言。 然後,他遇到了他。也許是可被稱為孽緣的一段相遇。 那一次他轉身背對她離開,這一次呢? 誰是先離開的人。 誰為誰追憶深思。 也許都不那麼重要也不一定。 *…………………………*…………………..* 「花草樹木的妖精本來就不能離開自己生長的土地太遠,如果離開太久就只能面對死亡的下場。」 阿音悄悄地說。 「土方大人,我要離開了。」 剛巡邏完回到屯所,一坐下就聽到這句他等了很久,現在聽起來卻有著說不出感覺的話。 「他不是還沒見到妳嗎?」 楓搖了搖頭,原本就不好的氣色顯得更加蒼白。「無所謂的,至少我見到他了……而且,還有像您這樣的人陪著他。」 土方原本想點上煙,頓了一下還是將菸盒收了回去。 「為什麼要這麼犧牲?」 「犧牲什麼?」 「離開生長的土地來到這邊。」 「?」 「不是會死嗎?」 楓靜靜地笑了。 「對我來說都沒差的。在今年冬天的第一場雪降臨時,我本來就會死去。」 「……」 「……當初是想要一直跟在他身邊,可是……」 ──我要走了,也許不會再回來…… 「原本已經無法見面了,能夠再見到他已經是很奢侈了。」 好孤單,好孤單,為什麼沒有人發現我? 喂,我在這裡啊……為什麼大家都離開了? 我只是等待著……我什麼都不能做…… 我明明忘記了呀…… ──好漂亮的一顆樹。 那個人,是誰? ──謝謝妳總是一直佇立在這沒有離開。 所以明天你就不會來了嗎? 那樣孤獨的一個人。 那樣壓抑著的一個人。 ──好想好想再見你一面…… 「這樣就夠了。而且,我希望能夠長眠在自己落地生根的地方。」楓正跪坐著,對著土方恭恭敬敬低下了頭,像第一天晚上那般地笑著。 「土方大人。」 「非常謝謝您。」 土方長長嘆了一口氣。 「你可以一直待到下雪的那一天為止。」 即使本人這麼說了,他還是覺得楓的願望並沒有真正實現。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