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瑩歲月

關於部落格
在荒海與寂空的交界微笑面對考驗
  • 513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丹楓】(三)土銀

垂死的老人塌臥著,手巍顛顛地顫抖。一定要將它送回去,老人說著。 像是自白地一口氣全說了出來。那把古劍本是供養在廟裡,理由是造的殺孽太多煞氣太重。年輕時的他出遊見到價值不凡的古物一時迷了心竅,硬是趁著夜黑風高的夜晚將劍偷了出來。那之後也沒有弄得他財產散盡家破人亡之類的,這把劍就一直留了下來。 那為什麼還要放回去?留下給子孫當傳家寶不就好了?記得他是聽得有些疑惑才發問的。就他個人而言在快死的時候才想起來要懺悔的例子雖然不是沒有見過,但也並非那麼常見。更何況這次是價值連城的古劍,還是沒有附帶任何詛咒的那種。 現在他站在因為戰火的洗禮而顯得破舊的小廟前,攘夷戰爭結束後居民大多離開了此地到較大的城市去工作,只剩下零星的幾戶農家仍然留下耕種著被遺棄的田地。小廟也沒有再重新修過,倒是存了幾分令人懷舊的氣息。 將古劍交給年過半百的和尚,銀時隨意問了些廟裡的近況。不外乎他們離開後的狀況,因為是間小廟,天人也沒怎麼來為難。反而是之後因為居民的遷徙,這地區正一步步的衰微下去。 「怎麼會想到要將這東西交回來呢?」和尚問了和銀時一樣的問題。在戰爭時和尚還有著雄心壯志,無法做到真正修心。攘夷軍對他而言是個特別的存在,是他夢想的寄託。當時的一夥年輕人就像是實現夢想的他自己,如今再一次見到銀時,他卻已經真正做到心如止水,儼然已經渡了終身。 我一直認為我的人生沒什麼好遺憾的,老人說著。我沒虧待我的妻子,我們感情一直很好。我的兒女也很孝順,家裡的情況也很穩定,一直到幾個月前,我一直認為我的一生無懈可擊。可是,我想到了那把劍。那是我一時貪婪而犯下的錯誤。這幾個月來,我一想到我是經由偷竊而得到了這把劍,我的心就一直被啃食著。 我一直相信我的人生完美無缺,就因為那樣的一個錯誤,我的人生從此留下一個污點。我曾經當做這一切沒發生過。但這東西的存在提醒了我,我是個小偷。不會因為我忘記了它就當作沒發生過。我無法抹殺曾經發生的過去。 我好後悔,我多希望不要有那一時的貪婪,毀了我清白的一生。已經無法消去我是個竊賊的事實,至少希望能夠減輕一點罪衍。 「突然良心發現了吧。」他說。 「那麼你呢?」和尚問。一陣涼風吹過,枯黃的葉落了一地。 銀時沒有回答。平靜無波的眼中看不出任何的情緒。 「這世界上沒有什麼永恆,更不存在著不變。」和尚微笑著。 「所以你可以想想自己的未來了吧,你已經不需背負著傷痕而逞強下去了。」 *……………*…………* 自從楓正式(?)跟隨在土方身邊後,副長的原本就熱鬧的生活一下變得更加熱鬧非凡了起來。 由於其他人是看不見楓的,於是外表纖細的妖怪就擅自決定了住在屯所裡。香菸打火機什麼的土方一律不能用,因為樹妖怕火。 巡邏時多了個人在背後吵吵鬧鬧,對江戶的一切都感到好奇。雖然說總悟暗算時會有個聲音提醒是不錯,但是對於問題的答覆在旁人眼中看來只是詭異的喃喃自語。 「副長最近怪怪的耶……」山崎悄悄地告訴近藤。 「果然是因為工作壓力太大了嗎……十四我真是對不起你……」好人近藤忍不住為土方掬一把同情之淚。 「詛咒終於生效了嗎……」一番隊長的言論的詭異也不惶多讓。 對於當事人而言,似乎是已經放棄解釋的樣子。 「有關於那個人的線索特徵之類的嗎?」楓進駐的第一天晚上,土方問道。如果可以的話快點解決吧,這幾天已經夠倒楣了,他想。 「嗯……沒有。我只記得他的聲音,還有他身上的氣息。初接觸的時候像一陣微風,但是接近久了就會覺得非常溫暖,讓人非常想要微笑。」 ……妳在作文嗎……而且……這樣不就等於什麼線索都沒有…… 「放心,土方大人身上屬於那人的氣息非常鮮明,所以我想那人一定和土方大人經常接觸,應該很快就能遇到他。」 「妳來得及嗎?」 「?」楓微微歪著頭,有些不解。 「不……算了。」土方長嘆了一口氣。「妳可以確定你要找的人不在屯所裡吧。」明天巡邏的時候多繞幾圈吧。 楓笑了,深深向土方行了個禮。 「土方大人,謝謝您。」 「趕快去睡覺。」 「我可以睡在土方大人的旁邊嗎?」 「……樹妖給我睡壁櫥去。」 *……………….*…………..* 這世上有個定律,就是雖然不努力的人一定得不到報酬,但努力的人也不一定會得到回報。 「我說啊……妳確定這幾天下來一直沒看到妳要找的人嗎?」土方坐在街旁的露天咖啡座問道,手上的咖啡飄浮著滿滿的不明黃色物體。至於旁人對於土方的評論不外乎是「那邊那位手上拿的是什麼怪東西」、「一直在喃喃自語有沒有危險性」之類的,基本上他已經完全無視。 「嗯……我也覺得奇怪……不應該是這樣的啊……」楓坐在一旁的樹上,當風吹過髮梢就會微微飄起,可說是絕美的景象──如果她是個人類的話。 「真的很奇怪……前一陣子土方大人身上的氣息非常強烈,現在卻變得很淡。也就是說您和他可能一陣子沒有見面了……」 「一陣子沒有見面……」 還有可能會與戀人一陣子無法碰面。 不會吧…… 「好久不見啊,多串。」 戀人突然就出現在男主角面前是最老套的狗血橋段…… 土方一邊默念著令人氣結的想法一邊抬起頭。 柔軟的銀白卷髮、永遠都不穿整齊的和服和別在腰間的木刀。 坂田銀時,他一個星期沒見的想念的人站在他的面前。臉上依舊是掛著懶懶的笑容和無神的眼。 ──啊啊,果然人生如戲就是指這種有如八點檔連續劇的時候嗎…… 土方一邊轉著沒有意義的想法,一邊朝樹上瞥去。果不其然看見楓驚喜的臉,和她眼中的淚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