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瑩歲月

關於部落格
在荒海與寂空的交界微笑面對考驗
  • 513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丹楓】(二)土銀

土方很怕鬼,縱使他自己打死也不承認。就好像現在,雖然心裡早已迸出慘叫,外表仍舊端正嚴肅。啊,也許要扣掉背後的冷汗以及放在刀上微微顫抖的手。 「附身?我爲什麼要相信你?」現在他坐在人家家裡,雖然茶泡得不錯椅子很舒適還有菸灰缸,但那不代表眼前的女人就值得相信。 阿音不再說話。 「百音,去把那面鏡子拿過來。」 他這時才注意到另外一個幾乎不說話、年紀略小的巫女,與眼前的阿音不同,百音似乎更有作為巫女的模樣。只見她點了點頭,打開一旁的壁櫥──棉被枕頭雜誌零食有如雪崩一般的氣勢傾盆而下。 ……這些人真的能相信嗎? 百音只是在雜物山裡東挑西找,最後捧著一個古老的木盒走了回來。阿音挑開鎖,取出一面微微銹蝕的銅質古鏡。 「你自己看吧。」 土方向前傾了傾身,鏡面因為歲月的關係顯得有些模糊,不過他還是可以分辨得出自己的臉,阿音嚴肅的面孔,百音面無表情站在一旁還有自己背後戴著般若面具的身影…… 土方往後一倒,連人帶椅翻滾在地。 副長大人你的反應也太大了吧……阿音和百音心想。 「那……那是什麼東西!」土方爬起來,鎮定了一會兒才開口,不過這次姐妹倆都聽到了略微顫抖的聲線。 「只知道不是人類的靈,也許是花草樹木一類的妖精吧,還是個女的呢……你的運氣真好。」 那個……是怎麼回事啊!還有這運氣哪裡好了!土方在心裡無聲的吶喊。 「要怎麼樣才能趕走她?」語調凝重有如將赴死地的戰士,縱使是阿音也忍不住想要爲眼前之人拍拍手。這種人不敲詐一番太可惜了! 「這個怎麼樣?可以將妖魔封印在自己左手的手環,某小學老師強烈推薦的實用物品喔!」 「我要封印妖魔在自己的身體內做什麼?還有那位老師每次找到的不都是贗品嗎?他的推荐可靠嗎?」 「那……這個如何?能夠讓妖精變為人類的浴衣,讓您跟妖精有段美好的戀情,為了拯救天下蒼生特別開放買一件送一件喔!」 「我說過了我是要趕走她不是要和她談戀愛!還有那個買一送一是怎麼回事啊?你們到底是在想辦法還是在做生意啊?」 經過一番激烈的討價還價,阿音終於確定眼前的人不是好金主。 「只好這樣了,先想辦法逼她現身,問問她有什麼目的再來談吧!」 逼她現身?土方打了個冷顫。 「不能直接驅走她嗎?」 「有一點難……你的運氣最近不太好給了這個妖怪附身的機會,而且你跟她似乎有些緣份。也許是有什麼共同認識的人或是你們上輩子見過之類的,所以她才會跟著你不放,就算是巫女也無法強行分開執念很深的妖怪。」百音在一旁做出詳盡的說明。 「那是什麼莫名奇妙的緣分……」 「緣分本來就沒什麼道理可言。」這次是阿音的回答。 「……沒有具體點的例子嗎……」 「不然你以為兩個味覺殘障者是怎麼碰在一起,大猩猩為什麼會遇見暴力女,虐待狂又是怎麼跟夜兔女孩互看不對眼的?」阿音如是說。 「雖然是夠具體了,可是不知為什麼讓人覺得很憤怒……」土方如是說。 於是土方只好正跪坐看著兩個巫女吹著直笛跳著奇怪的舞蹈……喔不是施法,一邊深深的後悔爲甚麼要利用休假時間來這種地方而不識去看最新上映的電影。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姐妹倆的舞蹈跳得越來越慢,土方更是昏昏欲睡,正考慮要不要叫她們停止下次再說,突然一線冰涼穿過脊柱刺入腦袋。他睜大了眼跳起,正好看見兩巫女驚愕的表情。 他轉過身,看見那個他在鏡中看到的,戴著般若面具,渾身楓紅的女子。 「我絕不離開……我絕不離開!」出人意料的悅耳聲音對著三人大叫宣示自己的決心。 土方也不多說,一刀直劈而下。 「啪卡」一聲,面具被一分為二落在地下。 「哎呀?」土方也楞住了。 眼前的女子有著素白的臉孔,一頭長長的紅髮如同流瀑般披在肩上。褐色的雙眼怯生生的望著三人,彷彿要哭出來一般。 「這樣看起來我們還比較像是壞人……」最早從驚愕中回神的百音下了結論。 *……………….*…………….* 「我是為了找尋一個人而來到這裡。」楓如此說著。 現在大廳上有四個人,阿音百音姐妹倆、土方,還有那名妖怪女子──她說自己叫做楓,是楓樹化成的妖精。 「真的非常抱歉……只是我是從很遠的地方一路找過來,找到這裡時斷了線索,正好發現您的身上有那個人的味道,於是便自作主張的附到您身上……」楓低著頭,細瘦的身影微微顫抖著。土方剛才劈的那一刀雖然沒有傷到她,不過也給她造成了不小的驚嚇。 雖然知道是擅自附身的楓不對,不過看著眼前的纖弱女子完全沒有半分妖怪嚇人的模樣反而顯得楚楚可憐,連土方自己都開始懷疑自己才是做錯事的人…… 「所以我最近一連串的不如意是妳的關係?」土方拿出打火機和香煙,想了一想還是放了回去。 「不、不是的……我之所以會選擇附在您身上是因為您的運勢最近比較差……要附身比較容易些。其他人雖然也有那人的味道,但是實在是不容易讓我跟著……」 ……天殺的星座預報…… 土方無語的轉過頭,一旁的巫女姐妹正不知道竊竊私語些什麼,他手心一陣汗直冒,總覺得不會是什麼好事…… 「既然這樣,土方先生你就幫幫她的忙吧!」結束討論,阿音下了個結論。一人一妖的反應截然不同──楓顯得歡欣雀躍,土方則陰沉著臉。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我不是請你們來幫忙趕妖怪的嗎?」 「有什麼關係呢?土方先生你也造了不少孽吧?做件好事不是很棒嗎?」亮麗的笑容配上甜美的聲音如果是在酒店一定迷倒一大票男人,可惜土方並不屬於上列人種。 「我說過了不可能!」 「土方先生,其實……」百音附在土方耳邊說了些什麼,只見土方的臉色由一開始的陰沉漸漸轉為皺著眉頭,最後回到平時的面無表情。他回頭看著楓,那種甜甜的、閃閃發亮的笑容在他請那傢伙吃甜食的時候常會出現,叫人毫無招架之力。 「……隨便你們吧。」他無力的吐出一句。 對於無法拒絕這樣笑容的自己,土方每次都覺得很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