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瑩歲月

關於部落格
在荒海與寂空的交界微笑面對考驗
  • 513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丹楓】(一)土銀

──每一次的離別,都是為了再度相遇。 人都會有運氣不好的時候,但總會有些人比另外一些人更倒楣一點。 一切是從早晨的氣象預報都會附送的星座解析開始的。 *……………………..*…………………..* 自從某局長從據說是九死一生的「前往晉見天人之旅」中存活下來後,土方十四郎,除了味覺奇怪到某種非人類的境界外算是完美的優秀青年就對星座預報這種東西保持微妙的態度──不過各位讀者都知道其實這趟旅程中90%以上的災禍都可以不用發生的。 開玩笑,相信那種東西?堂堂真選組副長迷信像什麼話?早上吃早餐刷牙洗臉不小心電視打開就瞄了一下是沒辦法的事,喂那邊那個誰竊竊私語在說什麼? 好吧,總之就是這麼回事。 今早是個大好天氣,土方按照慣例吃早餐看報紙聽電視躲沖田的大炮(以上這些事情全部同時進行),雖然晚秋了卻意外的有溫暖的感覺。耳邊傳來結城主播甜美的聲音: 「……今天金牛座的人運氣會降到谷底,而且起碼會持續一個禮拜。」土方眉頭微皺了下,不過立刻恢復原狀繼續看著報紙。預計十年來最盛大的祭典會在三個星期以後舉行,預計可趕上第一場落雪…… 「其中五月五日生的人運氣更差……」 ……植物專欄今天介紹的是楓樹,多年生植物。從秋天開始葉色轉紅並逐漸凋落,到了冬天葉子全部掉落以撐過寒冬,等待春天再抽芽新綠…… 「特別是平時抽菸特愛蛋黃醬,正在看著報紙的你,今天要小心被奇怪的東西纏上,還有可能會與戀人一陣子無法碰面。幸運色是銀色,放在皮夾裡戀人的照片要小心遺失。祝你有個美好的早晨。」 啪滋。 「他X的這是什麼樣的星座預測會不會太具體了!!!!這是有陰謀的吧!!!有陰謀的是吧!!!!」撕報紙掀桌拔刀狂吼劈電視一氣呵成。 「土方先生,你放心吧,我馬上就讓你脫離苦海。副長的位子我就接收了,不用太感謝我。」 那邊的沖田小弟,請把火箭筒收起來,不然那邊可憐的電視殘骸估計連灰都不會剩下…… 鬼之副長最倒楣的一日以沖田總悟的砲擊作為開端,波及人數零人,代價是真選組帳本上的修繕費用又多了一筆數字,以及據說再度締造傳說的低支持率。 真是好樣的。 *………………….*…….…………….* 啪嚓。 土方再抽出一根菸,想點上火卻發現打火機點不著。順帶一提,這個打火機已經是本日買進的第七個,煙也是換過了三包。 說是倒楣也不過如此罷了,不過就是剛好在巡邏的時候遇上了桂;在追捕的時候桂扔出了炸彈,剛好另一批攘夷浪人走私軍火的車輛被波及引發了爆炸。然後跟蹤阿妙被發現的近藤局長為了保護一般市民被水泥塊打昏,沖田又趁亂對土方進行例行暗殺,不巧轟到了鄰近的雜貨店。眼看將要到手的醋海帶就這樣被炸上天的神樂於是再度跟S星王子展開第N次的大戰,弄壞的民房估價再度創下歷史新高,不過是這樣。 當然他被爆炸的衝擊波震到河裡弄得一身濕,去商店買香菸和打火機卻沒辦法點菸;以及他去找銀時,卻發現他接了委託要離開江戶一個禮拜而暫時見不到面絕對和早上的星座預報一點關係都沒有,真的。 雖然他皮夾裡的照片也在爆炸中不知飛到哪裡去了。 現在他坐在酒店中,頭上包著繃帶的近藤依舊堅持要來跟……不,是探望阿妙,無奈的他於是在『那件事』之後第一次踏入這裡,室內的水晶吊燈散發柔和的光芒,卻刺得他眼眶酸澀。 該死,他心想。 今天果然很倒楣。 「菊屋的老闆你來啦,阿音好想你呦~~」 「阿妙小姐你放心,我近藤勳的錢包就是你的錢包!」 「既然如此冬佩利再來十瓶!這裡有人付錢!」 誰快來結束這一切吧。 上天似乎聽到了副長的請求,不過遺憾的是祂似乎沒有考慮用溫和一點的手法來實現土方的願望。 碰的一聲,隔壁據說是菊屋老闆的客人被扔飛撞到了牆上,那位不屈不撓的跟蹤……不,是夠資格登上好人卡收集數第一名的大猩猩不知爲何也受到了波及一起飛了出去。桌上價位估計是自己三個月以上薪水的名酒也灑了一地,雖然因為地上鋪著地毯酒瓶碎裂的聲音不大,但對於深知自己隊上欠債的土方而言那幾聲悶響可比晴天霹靂。 啊……真的到此為止了。 看著兩眼一翻昏倒在地的上司,土方很認真的考慮著丟下大猩猩然後走人這個頗具吸引力的方案。 不遠處一群女孩子早已喧鬧起來,原本氣氛歡樂的酒店順時變成了自由搏擊的擂檯,一旁不少人么喝著下注看誰會贏,也有的人早已逃之夭夭。基於帳本上龐大的紅字,土方也興起了多少去下個注看能不能賺一點回去的想法。 不過相信大家都記得今天早上的星座預測。 決鬥的結果是兩敗俱傷,做為莊家的老闆通殺。 土方算是幸運一點,起碼他身上的衣服還留著。看著三三兩兩只著一條兜檔布走出酒店的大叔們不禁打了個寒顫,他決定下一次再也不要來這種有著吃人不吐骨頭生物們的地方。 扶著近藤正要走出門,一旁走出了穿著祭祀服的酒店小姐,右眼一片瘀青是與阿妙打鬥過留下的痕跡,之前兩人下手之狠幾乎要讓人忘記兩人是要帶給人們慰藉的溫柔酒店小姐而不是從外星來的異型。她一手拿著冰袋冰敷,一邊似乎咒罵著些什麼。突然她抬起頭,看到土方的時候明顯一愣,面上帶著古怪的神情朝著他跑了過來。 「喂,你。」酒店巫女直視著他的眼睛。 「你今天是不是很倒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